第436章 血肉横飞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什么,怎么可能?”

    云伯看着眼前这一幕,两只老眼瞪得圆溜溜的,彻底惊呆了。

    自认为刺出的必杀一剑。

    自认为林阳一定无法拦截的一剑。

    自认为让林阳恐惧万分的一剑。

    竟然在这一刻,竟然被林阳的两个手指,如同筷子夹菜一般,直接给夹住了!

    我日个血亲奶奶,竟然用两根手指夹住了,这小子,还他玛的是人吗?

    云伯心里发颤,终于知道,林阳不是他想象中的弱鸡,而是一只雄霸天空的苍鹰。

    顿时间,他没有丝毫迟疑,直接丢开了手中长剑,并且手掌在剑柄上猛地一拍,借着反震之力,就要身形后撤,掠动而去。

    却在这时,林阳夹着长剑剑刃的手指猛地一震。

    铿!

    清脆的剑鸣之声,骤然在长剑上发出。

    然后看到,长剑剑刃在一瞬间,竟然如土块制作的一般,寸寸碎裂,化作无数的碎片,在天空之中坠落而下,洒在大地之上。

    同时,云伯身形如梭,倒退之间,靠近一株粗壮的紫竹,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一脚踏在紫竹之上,整个人如同大鹏展翅,朝着远处的山脉,飞射而去。

    这一刻,他没有了斩杀林阳的丝毫心思,没有了抢夺林阳手掌令牌的心思,只想逃离这里,越远越好,甚至他心中有种感觉,想要斩杀林阳,只有周康剑出关才能够做到。

    毕竟,仅仅用两根手指,就能够轻松夹住化劲后期的他,施展出大部分修为,刺出的一剑,已经足以说明,林阳的修为,十分恐怖,恐怕和周康剑都有的一比,真不知道林阳是如何以如此年龄,修到如此修为?

    但是,他已经没有了斩杀林阳的信心,唯有快速离去,才是正确选择。

    然而,他的逃离,他的速度,在林阳眼中,是那么的可笑。

    “毁我竹楼,还想走?”

    林阳冷冷一笑。

    没有丝毫的着急,脚下抬起,轻轻一步迈出,整个人化作了一道虚影,朝着忽高忽低,不断借力狂奔的云伯掠动而去。

    速度比之云伯,快了不止一个档次。

    云伯不断借力,朝着山林狂奔之中,感觉到林阳的速度,不断拉近的距离,他的额头上,立刻大汗淋漓。

    他的心中,对周燕珍和林轻阳很是怨恨,此来洛城,根本是让他前来送死而已。

    但是此刻,悔恨也晚了,逃出升天才是当务之急。

    没有丝毫犹豫,在狂奔之中,他手掌抬起,直接在一棵紫竹上扯了一根带着枝叶的竹枝,手腕猛地一震,竹枝上的枝叶瞬间变得绷直立起,宛若细小刀刃一般,看起来极度的锋利。

    “万剑穿心!”

    忽然,云伯在旁边一棵紫竹上狠狠踏了一脚,身形急速前冲至极,身体拧转,手中的竹枝朝着身后林阳狠狠一挥,口中爆喝。

    然后看到,竹枝之上,无数的竹叶,在这一刻,宛若化作万千细小飞剑一般,猛地脱离竹枝,铺天盖地,朝着林阳疾射而去。

    然而,这些看起来锋利无比,杀伤力极大的竹叶,却在林阳的一声冷哼之下,肉眼可见,直接化作了飞灰,消散在天空之中,没有对林阳造成丝毫的阻碍,林阳身形一穿而过,瞬间再度拉近与云伯的距离。

    云伯还未回身,看到这样的一幕,面孔再度惊呆,感觉脑袋之上,有炸雷轰过,头皮发麻。

    怎么可能,一声冷哼,就把我的万剑穿心毁掉,这是言出法随,只有主人才能够达到的境界吗?可这小子,才仅仅只有十六七啊!

    他心中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此刻,不敢有丝毫迟疑,身体回正,大踏步狂奔。

    只是,刚刚到达紫竹林的边缘位置,林阳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云伯的头顶。

    “逃,你是逃不掉的,不过,我会让你口中的林轻阳和大小姐,将来为你陪葬。”

    看着下方的云伯,林阳轻轻开口。

    话音传出的瞬间,他便是抬起脚掌,朝着下方猛地一下踏落。

    砰!

    一脚踏在虚空,响起强烈的震荡声音。

    然后看到,一圈圈恐怖的能量波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天空之中笼罩而下。

    能量波纹扫中紫竹,紫竹崩溃,扫中山石,山石成为齑粉。

    甚至,这能量波纹如同大钟,把云伯隔绝,四周声音,不入云伯耳中。

    “这?”

    云伯老眼瞪大,看着四周不断崩溃的紫竹,耳中寂静,听不到鸟虫鸣叫,如同失聪了一般。

    顿时,他眼中的恐惧,无限制的放大,老脸之上,再也不能从容淡定。

    “不,我不要死,我要活下去。”

    云伯老脸上青筋暴突,大声怒吼,体内的真气如同开闸泄洪一般,在他身体之上,以眨眼之间的速度,形成一道防护膜,以阻挡四周的诡异。

    但是,他身上的防护膜成型的瞬间,能量波纹却是袭击而来。

    “噗!”

    云伯张口,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两眼之中,惊惧更增,看了看身周,发现能量膜还在,但是他的内腹,却是受到恐怖的重创。

    几乎在第一口鲜血之后,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血中带着内脏碎片。

    “真是没想到,你小子竟然有如此的修为。无论何人,都无法想到,一个区区十六七的少年,站在了整个华国武道界的最巅峰,我悔也!”

    云伯猛地抬头,仰望头顶之上的林阳,口中怒吼。

    在他的怒吼声中,可以看到,云伯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厘厘,一寸寸,一块块,一片片,不断的崩溃,不断的碎裂。

    大量的血液,从崩溃的伤口处,倾洒而出。

    转眼之间,云伯成为了血人,但是怒吼声,依然不断。

    他心中后悔啊!

    堂堂化劲后期的强者,在整个华国大地上,几乎可以说,任意横行,没有人能够阻拦。

    但是,他刚刚下山,面对一个十六七的少年,竟然就折戟沉沙,面对如此情形,谁的心中能够接受?

    然而,一切枉然。

    随着能量波纹如潮水一般,不断的袭击,云伯身体终于再也承受不住,直接如炸弹爆炸似的,在一棵紫竹之上,轰然炸裂。

    血肉横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