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筷子夹菜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他就是……林阳。”

    林轻阳口中说道。

    声音中带着深深的仇恨。

    “这个名字,我怎么感觉这么熟悉?”

    云伯眉头一皱,沉思了一下,说道。

    “云伯,就是刘茹那个贱人的孽种。”

    周燕珍冷笑一声,接口说道。

    “他?”

    云伯听到这话,猛地惊愕,瞪大了老眼,不可思议的惊呼道:“他不是才十六七岁吗?”

    能够斩杀化劲强者,必然也是化劲强者。

    可是,有谁听说过,十六七岁的少年能够修成化劲?

    “就是他,斩杀了外公指派给我的三名化劲强者。”

    林轻阳咬牙切齿的说道。

    话落后,更是毫不迟疑,直接单膝跪地,朝着云伯恳请:“云爷爷,您一定要帮帮我们,如果再给那林阳一点时间,恐怕没有人能够对付他了,到时候,我妈和我在林家,就会有巨大威胁。”

    周燕珍也是弯下腰,朝着云伯恳请。

    看着面前二人,云伯的眼眸轻轻眯起,眸光一闪,点了点头。

    “好,我帮你们杀掉此子,一个时辰后,把此子的具体方位信息送来,然后,听消息即可。”

    他开口说道。

    “谢谢云伯。”

    “谢谢云爷爷。”

    周燕珍和林轻阳听到这话,脸色大喜,连忙诚恳的感谢,让得云伯面含笑意,捋了捋下颌的胡须。

    之后,周燕珍二人离开,发动关系,找到了林阳居住之地,并将信息,交到了云伯手中。

    “白龟山,紫竹林!好,老夫去走一遭,取尔项上人头。”

    茅屋中,云伯看着手上捏着的字条,眼中寒光一闪,背负着长剑,从木塌上长身而起,一步走下木塌,推开房门,走出茅屋。

    他抬头看了眼山顶之上,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个山洞,山洞洞口刻着“剑阁”二字。

    然后回头,抬步朝着山下而去。

    ……

    白龟山,紫竹楼。

    林阳盘坐木塌上,闭目掐诀,呼吸平稳,面色渐渐红润起来。

    “呼!”

    突然,他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双目睁开,显得平淡、质朴,从内到外,好似返璞归真。

    “体内的伤,已经基本无碍,再静养两天,就可以启程,前去镁国,寻找第四块冲虚真经玉璧了。”

    林阳轻语一声。

    然后,眉头一皱,手掌一翻,一块令牌出现在掌中,正是从丹鼎宗获得的那块升仙令。

    这块令牌,想必是和冲虚真经玉璧是一样的东西吧,不知是只有这一块,还是如冲虚真经玉璧一般,需要好几块配合着使用。

    林阳沉吟间体内灵力轰然而动,沿着手臂经脉,注入到手中的令牌之中。

    几乎瞬间,令牌散发出一道荧光,直冲天际而去。

    而令牌也不一样了,似乎变成了温玉,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如被激活。

    林阳见此,目中一凝,神魂力量透出眉心,覆盖令牌之上,顿时,一股信息涌入他的脑海之中。

    “果然和冲虚真经玉璧相同,也需要几块配合着使用,只不过,冲虚真经玉璧是合在一起,只能一人使用,而这种令牌,却是多人使用,就如入场券一般。”

    收回神魂力量,林阳嘴角淡淡一笑,正要将令牌收入储物袋中,却是猛地抬头,目中狠厉,一跃而起,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朝着紫竹楼屋顶直冲而去。

    砰!

    身形冲破屋顶,直接出现在外。

    却在同时,一道森然剑光,足有丈许之长,从空中落下,直接斩在紫竹楼楼顶之上。

    然后看到,紫竹楼在剑光之下,被劈成了两半,轰然坍塌,发出巨大的轰鸣之声。

    “毁我紫竹楼,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必死的行为吗?”

    林阳脚踏在一棵紫竹之上,看了眼成为一堆废墟的紫竹楼,面色冰冷,猛地抬头,朝着更高处看去。

    在他目光所望的方向,一棵紫竹上,站着一道老者身影,身穿麻衣,脚穿布鞋,手掌中握着一把长剑,后背背着一把剑鞘。

    正是云伯。

    “小子,你手中拿着的令牌,给我立马交出来。”

    云伯直接无视林阳声音,双眼死死盯着林阳手中的令牌,眼中有着无比的贪婪之色。

    这样的令牌,他曾经在周康剑手中见到过,据说是升仙令,一旦得到,可以参加升仙测试,将来鱼跃龙门,成为仙人,与天地同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哦?你认识这块令牌?”

    林阳手掌掂了掂令牌,嘴角冷笑,说道:“你想要拿,那就来吧,就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了。”

    区区一个化劲后期而已,在日国的时候,他已经如杀鸡一般,斩杀了好几个。

    “小子,你他玛的找死。”

    云伯怒目圆睁,狠声说道:“你和刘茹,本来就是贱种贱婢,本来就该死,如今,你手中又握有升仙令,那么我云在天来此一遭,算是没有白来。”

    “你是来自京城林家?”

    林阳听到云伯此话,眼眸猛地一凝,寒光炸裂,心中有着无比杀意,迅速弥漫而开。

    他从云伯的话中,怎么可能听不出其中意思。

    而能以贱种贱婢称呼他和刘茹的,也只有京城林家之人了。

    “嘿,小子,你知道又何妨,不错,我就是代表轻阳,代表大小姐,来取你项上人头来了。”

    云伯狞笑一声。

    然后,猛地一脚狠狠一踏紫竹,直接将紫竹枝干踩得弯折下去,进而借着紫竹枝干的反弹之力,整个人化作一道疾速的光束,朝着林阳疾射而去。

    他手中长剑,闪烁着森冷寒光,剑刃笔直,不偏不移,瞄准了林阳的胸口心脏。

    区区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在他的心中,即便能够斩杀化劲初期,那也不可能抗衡他这个化劲后期。

    要知道,想要修为达到化劲后期,需要吃许多的苦,而且需要大把大把时间的锤炼、积累,根本不可能是林阳这样的年龄所能达到的。

    “就凭你?”

    看着疾射而来的云伯,林阳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几乎在剑尖出现面前的那一刻,他才抬起手掌,剑指伸出,如同筷子一般,直接夹住了那快若闪电,疾速而来,无比锋利的剑刃,纹丝不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