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各方动态(二)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旋即,赵元光掏出手机,当着赵尘风、赵元龙等人的面,拨通了高飞的电话。

    赵元光以上位者的语气,没有丝毫商量,让高飞调集人手,为赵家所用,并让之包围雅美公司工厂,美其名曰,特殊时期,特殊手段,保护林先生的财产。

    “不好意思,赵二爷,这件事情,我高飞人微言轻,做不到。”

    电话里,高飞没有丝毫犹豫,回怼了过来。

    林阳对他高飞有大恩,把他从一个三四线小城市的小舞台,带到了省级的大舞台,作为江湖人物,不能忘恩负义,不然,他会瞧不起自己。

    更何况,谁又能够百分百确定,那神出鬼没,实力深不可测的林先生,已经死去,仅凭一个视频,仅凭日国的言之凿凿,怎能信?

    尸体呢?

    残尸呢?

    n检测呢?

    这些统统没有,何来可信。

    而这赵家,昏了头脑,这个时候跳出来,很明显,从始至终,赵家内心,就没有对林阳真诚相待,所以此刻,稍有风吹草动,就有了二心。

    实乃其心可诛!

    “你”

    赵元光没有想到,曾经的一条狗,竟然在此刻,不听从命令,不由的脸色一沉,怒火上升,还要再说一些狠厉之语,却是听到,在手机里,传来电话挂断的盲音。

    从耳边拿开手机,赵元光脸色黑青,沉默不语。

    “怎么回事?”

    赵元龙看到赵元光沉默的脸色,不由沉声问道。

    赵尘风故作沉稳,端起桌子上已经有些凉的茶水,轻轻抿了一口,等着下文。

    “那高飞,拒绝了我赵家的命令。”

    看了眼赵元龙,最后把目光落在赵尘风的脸上,赵元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出师不利。

    “无妨,没了高飞,影响不是太大。”

    放下水杯,赵尘风摆了摆手,自信说道:“如今的洛城,在林阳那一翻屠杀之后,已经完全落入我赵家的手中,你可以通知洛城军备余司令,让他带人,以保卫战略物资为名,把雅美工厂给我围了。然后”

    赵尘风转头,看向赵元龙,说道:“元龙,以你现如今的地位,给江省下达扫黑除恶的指示,点名道姓,对高飞以及高飞手下的势力,进行专项严打,既然高飞想要脱离我们赵家的掌控,那么,我们赵家,就没有什么好仁慈的了,尽可能一打尽。”

    “嗯,好,我马上下达指示。”

    赵元龙点了点头,对这样的安排,没有丝毫的异议。

    甚至,那脑海里,已经瞬间想出了下达指示的理由。

    赵元光也在此刻,和赵尘风告辞,前往那余司令家中,带去赵家的决定。

    然后,其他赵家子弟,也6续离开别墅。

    转瞬,整个别墅之内,只剩下赵尘风一人。

    这个时候,他才喉头滚动,用力吞了一口唾液,伸出枯老手掌,颤抖着端起桌子上的水杯,难以掩饰此刻,心中情绪的波动。

    在两个儿子面前,他努力克制,没有表现出来。

    但是此刻,无人之时,他心中却有着一丝担忧,那林阳,真的死了吗?

    没有见到尸体,他总是心中不安。

    可是,他不能等待,必须立刻做出选择,不然,雅美工厂的这块肥肉,就会被别人攫取,譬如李家,譬如魏家,譬如京城林家,这些巨无霸的实力太强,若是实打实的抢夺,赵家肯定无能为力。

    不过,赵家也有优势,近水楼台,先下手为强。

    一旦雅美工厂控制在手中,别的家族势力想要抢夺,就要掂量掂量鱼死破的后果。

    “只希望,那林阳死了吧!”

    颤抖着手掌,把水杯放下,赵尘风直接后仰,躺在柔软沙上,老眼闭起,满面沧桑。

    与此同时,在大川省,丹鼎宗,议事大殿。

    “各位,你们说一说,如果林阳死,我们应该如何应对,我们要不要出手报复,或者出手把他的家人朋友,保护起来?”

    闫光锥坐在丹鼎宗掌门位置上,看向下方的金永炎等丹鼎宗长老们,开口问道。

    林阳控制着他和金永炎的灵魂玉简,掌握着他们的生死,如今林阳身死的消息,在地下世界传开,让得他和金永炎都是长舒了一口气,死亡的压力消失。

    但是,林阳的余威还在,林阳的恐怖实力,还印在他们心中,他们此刻,面临着选择。

    “我感觉,我们应该趁此机会,报复那林阳,将他的所有势力,一打尽。”

    有长老开口说道。

    闫光锥看了这名长老一眼,默不作声。

    他已经认出,这名长老曾经是左丹智嫡系。

    对于他闫光锥坐上丹鼎宗掌门的位置,私下里有许多不满和牢骚。

    “我感觉,应该派人帮助林先生的亲朋,度过这次难关,也许,我们能够结下善缘。”

    又有一名长老开口。

    这是在林阳灭掉左丹智之后,借机上台的长老,对于林阳,心中有感激之情。

    “你们所说,其实都欠稳妥。”

    金永炎突然开口,说道。

    在他开口瞬间,所有人都是看过来,等着下文。

    “不管林先生如今是死还是活,我们只要老老实实,按部就班,该怎么生活修炼,就怎么生活修炼,不参与,不后退,如此即可。

    如果林先生的亲友送信前来,要求我们保护,那么,我们可以派人,力所能及的保护。如果没有人请求,我们对于江省的事情,可以不予理会,这样一来,我们不会陷于被动。

    毕竟,谁又能够打包票,那林先生一定死于导弹之下?要知道,林先生可是能够打开老祖留下储物袋之人,其手段通天,不是我们能够想象,也不是普通世人所能够想象。所以,老夫意见,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金永炎继续说道。

    声音在大殿之中回荡。

    大殿内的所有长老,包括闫光锥,都是沉默不语,静静思索此事的可行性。

    “好,就依大长老所言,不参与,不后退,我们丹鼎宗,依旧如常。”

    忽然,闫光锥猛地抬头,一拍椅子扶手,铿锵说道。

    林阳在与不在,对于丹鼎宗的影响,都不是太大,所以,没有必要冒险。

    本章完s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