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借刀杀人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你的手中,怎么可能有天书玉璧?你从哪里得来的?”

    刚刚扭转脑袋,西山次郎便是看到了林阳手中的冲虚真经玉璧,满是仇恨的双目瞳孔,猛地一怔。

    然后,他挂着黑色毒血的口中,沙哑的怒喝。

    “你知道这是什么?”

    林阳猛地抬头,眼睛死死盯着西山次郎,问道。

    他来日国,为的就是第三卷冲虚真经玉璧,既然西山次郎能够十分肯定的一口叫出天书玉璧,那么这个西山次郎,肯定是在哪里见过这样的玉璧。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见过。”

    西山次郎冷笑。

    但是,嘴角挂着的黑色毒血,却是让得他显得很是狰狞可怖。

    “在什么地方?”

    林阳眼睛一凝,急切问道。

    他虽然能够确定在这里附近,但是,却不能确定具体的地点,若是寻找起来,可能还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和精力。

    “在什么地方?好,我告诉你,就在你眼前,真正的伊贺神宫。”

    西山次郎嘴角阴险的一笑,竟是毫不犹豫,直接说出了玉璧的藏身位置。

    在目光一眨后,他轻轻回正脑袋,朝着不远处山脉,一眼看去。

    那里隐隐约约,能够看到有几座山峰,每座山峰上,都有恢弘的建筑,即便相隔这么远,也能够感觉出,这些建筑的沧桑古老,气势雄浑。

    “真正的伊贺神宫!”

    林阳盯着远处山峦之间,看起来如拇指大小的几处建筑,森冷一笑。

    西山次郎能够这么痛快,这么好心的告诉他地址,其中,肯定包藏着祸心。

    但是,为了第三卷冲虚真经玉璧,他肯定要去。

    “不管你心中有何恶毒的算计,但既然你告诉了我地址,引我前去,那么,我就不会让你这么快死去,我会让你知道,你的算计,在本尊身上,是多么的可笑、无知。”

    林阳忽然收回目光,偏转脑袋,看向西山次郎,仅仅一眼,就是让得西山次郎心中猛地一寒,感觉头皮发麻。

    他的确算计林阳,因为林阳插在他后背的匕首,直接让他毒入肺腑,根本不可能活下去了,而想要报仇,只能借助其他人的手。

    恰恰,伊贺神宫有这样的实力。

    在伊贺神宫之中,有着数名修为高深,不世出的化劲忍者,他们的修为,恐怖到无边,即便是他化劲初期的西山次郎,在那些故老的手中,也不能走过十招。

    若是林阳真的前去伊贺神宫,必死无疑。

    所以,他毫不犹豫说出了真正伊贺神宫所在之处,甚至,即便林阳不拿出玉璧,他也要想方设法,把林阳骗去伊贺神宫,只为了借刀杀人。

    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林阳竟然一眼看出,这是他的算计。

    但那又如何,他说的是实话。

    而在随后,林阳手掌一翻,把玉璧收入储物袋中,剑指一指点出,一道灵力荧光,瞬间从他的手指之上飞射而出,落在西山次郎的身体之上。

    西山次郎神情猛地一怔,发现体内的毒素,竟然不再扩散,如被冰封住了。

    还没等西山次郎反应过来,林阳右手抽出毒匕,左手抓着西山次郎的衣领,脚下轻轻一点屋脊,整个人如同大鹏鸟一般,向着那远处山峦之间的建筑,踏空而去。

    一路之上,林阳没有借助其他力量,直接提着西山次郎,横贯天空。

    这样的一幕,让得西山次郎看的心惊胆颤。

    在他的印象中,即便是化劲中期的宗师级忍者,也不可能一口气不喘,凌空飞渡吧。

    难道这个小孽畜的修为,已经返璞归真,如果那样,岂不是伊贺神宫,也无法制衡?

    西山次郎的心中,突兀闪出这个念头。

    而又在瞬间,他用力的摇了摇头,打消这个念头,返璞归真的先天境界,在俗世中,从来没有听说过,也只有那天书玉璧之上,才有记载。

    不过,自从这个念头出现后,他的心中就有些不平静,担忧伊贺神宫中的老家伙,无法斩杀林阳。

    林阳提着西山次郎,速度极快,转瞬间,便是出现在那座所谓真正的伊贺神宫之前。

    只见,这是一座与先前所见的伊贺神宫,几乎一模一样的宫殿。

    但是,这座宫殿又有些不同,古朴的砖石,沧桑的琉璃瓦,无一不留下岁月的痕迹,能够给人带来一种恢弘大气的感觉,根本不是那座仿制的伊贺神宫所能比拟。

    在这伊贺神宫前,也是有着一座小广场,而广场上面,铺着青砖。

    可能是因为修炼武道功法的缘故,广场上的青砖虽然凹凸不平,但是却被摩擦的光滑明亮,如同刷了一层油一般,闪烁着光泽。

    此刻,在广场之上,此刻也有着许多身穿武士服、脚踏木屐的武士,手中拿着竹子做成的简易武士刀,正在互相切磋,热闹非凡。

    林阳的出现,在瞬间,就是引起了这些武士的注意,全都抬头,向着天空中看去。

    “什么人,闯我神宫,立刻滚下来。”

    突然,有人在下方怒吼,用的日国语言。

    几乎在这人怒吼之下,有更多的怒吼声音,此起彼伏,极其蛮横。

    这里是伊贺神宫,这里是伊贺家族的大本营。

    而伊贺家族,在整个日国的忍者世界,乃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传承日久。

    他们向来嚣张、猖狂、横行霸道习惯了。

    林阳脚踏虚空,站在半空之中,听到下方的叱喝,眼中冷眸,朝着下方,淡淡扫了一眼。

    忽然,他左手手腕一甩,手中抓着的西山次郎,顿时如同炮弹一般,向着下方的人群,疾速砸落而去。

    刹那间,许多人散开。

    砰!

    西山次郎面朝下,狠狠砸在广场青石砖地面之上,让得地面都震了三震。

    然后,西山次郎抬起头,吐出一口腥臭的黑血,两眼之中,生命气息淡薄,但在一个时辰之内,绝不至死。

    “西山次郎上忍?”

    有人看到西山次郎的面孔,忍不住面色一变,惊呼了一声。

    西山次郎在伊贺神宫,也是有身份之人,排列化劲上忍之列。

    虽然只是上忍中的最低层次,但实力也不可小觑,是伊贺神宫的中坚力量,更是因为常年处理杂务的关系,所有伊贺神宫的子弟,都是熟悉。

    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身为化劲上忍的西山次郎,竟然在此刻,变成了如此模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