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苍老声音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支那猪?”

    林阳听到高桥大钟的话,面色猛地一沉,冷若寒霜。

    这是当年日国侵略之时,对华国民众的侮辱用语,可以说,是所有华国人心中永远也抹不去的忌讳。

    此刻,他亲耳听到,哪怕拥有千年的修仙经历,心中已经漠视苍生,也是忽然一股莫名的杀意,在胸中激荡而开,双手不自觉的攥成了拳头。

    “立马跪地道歉,并自断双臂赎罪,否则,你死!”

    冰冷的声音,从林阳口中传出。

    哪怕是普通游客,都能够从林阳不含感情的声音中,听出森冷的杀意。

    “猪,你脑子坏掉了吧,让我这个神圣无比的忍者大人跪下道歉,你,还有你们华国,都不配。

    你不要以为刚刚斩杀了黑龙帮的九十九人,就可以耀武扬威,以为这里没有人能够制伏你这头支那猪,实话告诉你,那些黑龙帮的废物,你忍者大人我,凭手中的武士刀,可以一个呼吸,砍掉三百人,岂是你所能比。

    现在,你马上跪到我的面前,让我用手中的刀,斩下你的脑袋,否则,此地所有听到你刚刚话的支那猪,都要……死。”

    高桥大钟话到最后,死字十分凶厉。

    顿时间,四周所有的华国游客,都是心中猛地一颤,脸色苍白无色。

    他们感觉有些绝望,一个呼吸斩三百人,可是比林阳斩杀百人强悍太多了。

    “既然不跪地道歉,那么,你就去死。”

    林阳听到高桥大钟所言,眼眸忽然凝聚,寒光乍射。

    一个呼吸斩三百算什么,他若展现全部实力,一根手指,即可碾压千人。

    话说出口,林阳猛地一踏地面,身体如同一片狂风一般,跨过尸山血海,出现在高桥大钟的面前。

    高桥大钟脸色猛地一惊,没想到亲自面对林阳时,林阳的速度如此之快。

    他没有丝毫犹豫,手中带鞘的武士刀,下意识的举起,挡在了胸前。

    却在这时,林阳猛地抬起本已经攥紧的拳头,凶猛的灵力,自丹田涌出,沿着体内经脉,飞速汇聚在拳头之上,恐怖的劲气,顿时波荡起来。

    这是林阳在日国,第一次动用灵力。

    轰!

    毫不犹豫,林阳的拳头,狠狠砸出,在瞬间,便是如同狂龙出海,砸在了高桥大钟横在胸前的武士刀的刀鞘上,似乎是有意为之。

    高桥大钟看到这一幕,震惊的脸色,稍显平静了下来。

    在他看来,林阳也不过如此,虽然速度够快,但脑子不够用,明明看到他用刀鞘抵挡,却是不知道变通,依然把拳头砸在了刀鞘上。

    拳头岂有刀鞘结实?

    心中摇了摇头,高桥大钟正要手掌用力,将林阳的拳头从刀鞘上荡开,却在这时,他面色猛地一变,眼中露出难以抑制的惊恐。

    赫然感觉到,一股恐怖到极点的力量,竟然在刀鞘之上,在林阳所轰击之处,骤然澎湃汹涌爆发了起来。

    在下一刻。

    就是一道道喀嚓喀嚓的清脆碎裂声音,在刀鞘上此起彼伏,连成一片。

    然后见到,自林阳拳头所落之处开始,武士刀的刀鞘,竟然一寸寸的崩溃开来,转眼就是弥漫了整个刀鞘,最终砰地一声,整个刀鞘成了碎片。

    而这,仅仅是开始,更恐怖的力量,犹如冲破了束缚一般,骤然凶猛。

    林阳拳头上的灵力,化作了一只拳芒,在轰碎了刀鞘之后,猛地冲出,犹如摧枯拉朽一般,轰碎了高桥大钟的手臂,轰在了高桥大钟的胸口。

    然后。

    砰!

    高桥大钟整个身体,在拳芒之下,如同被恐怖的火箭弹正面轰击到一般,紧随刀鞘之后,骤然崩碎开来,化作了漫天的血雨。

    这一幕,太恐怖,一拳轰碎一具身体,只有那种神剧之中,才会出现如此画面。

    但是在这一刻,在林阳的拳头之下,再现神剧情形。

    轰碎高桥大钟身体后的林阳,傲然立在血雨之中,血雨却无法落在其身上,整个人宛若魔神降世一般,让得四周所有人,下意识后退了一步,面色苍白。

    他们从来没有想到,一个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即便是躲在人群里的孙自言,也完全惊呆,心中那股兴奋的心情,也在这一刻,被林阳的逆天强悍,给一盆水浇的透心凉。

    “怎么可能这么强?一拳把人打爆?难道这是在拍摄抗日神剧?”

    他两眼呆滞,讷讷自语。

    眼前的景象,把他往日的常识,都完全打破了,让得他的脑袋中,直接混乱了起来。

    而在这时,林阳目光一转,看向面露惊恐,浑身发抖,本是在高桥大钟身后的几名身穿武士服的武士。

    “你们是跪下道歉,自断双臂,还是让我送你们一程,下地狱?”

    林阳声音冰冷,配合着他身周散落的无数血肉,在这一刻,宛若阿修罗在发话。

    几乎瞬间,面前这几名武士,便是双腿一软,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他们惊恐之中张口,还未说出一个字,就是突然,凄厉的惨叫发出,嘴角溢出乌黑血渍,倒地抽搐了几下,彻底没有了呼吸。

    然后见到,在这几名武士的后背上,均是插着一根乌黑的竹针,一眼就能看出,这些竹针,都是拥有着十分恐怖的剧毒。

    看着死去的这几名武者,林阳无动于衷。

    甚至,毒竹针射向这几名武者之时,他就是感觉到,但却没有阻拦,因为这些人,死或者不死,与他没有关系,不值得他出手去救。

    反倒是,这个射出毒针之人,竟敢阻止这些武者道歉,其心可诛,让得林阳在心中,生出了一丝杀意。

    “是谁?出来。”

    林阳面色冷漠,抬头看向伊贺神宫的方向。

    刚刚,那毒竹针射出的方向,就是在这座做旧的伊贺神宫的方向。

    四周之人,也是在林阳此话出口至极,屏住了呼吸,顺着林阳的目光,朝着伊贺神宫看去。

    “华国小子,你杀我神宫之人,杀我日国之人,今天,你必死无疑,若是不想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你的爱人,受到你无知的牵连,那么现在,你拿起地上的刀自裁吧,不然,我伊贺神宫,必然将你以及你身边所有人,碎尸万段。”

    苍老的声音,从这座壮观的伊贺神宫里面,沉沉传出,充满了狂妄傲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