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精日渣子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中午,林阳怀中揣着飞机票,坐着赵尘风派给他的一辆宝马轿车,经过两个小时的高速奔驰,径直来到东梁国际机场。

    没有耽误时间,到机场时,已经到了检票进站的时间。

    他直接去往进站口,排队进站。

    春节期间,借着小长假去往外地旅行的人很多,整个机场都显得热闹非凡,特别是此刻的进站口安监处,排队等候的人,更多。

    林阳排在队伍中,穿着随意的运动装,与那些妆容精致,拿着大包小包,准备去国外买买买的人们迥然不同,宛若鹤立鸡群一般。

    在林阳前方,一名面容精致的女孩,一只手中拎着一个大箱子,另一只手中提着一只小箱子,肩膀上背着一只小背包,行走起来,十分艰难的样子。

    “哎呦!”

    到了安检口处,行礼要过安检时,女孩就手忙脚乱起来,那只半人高的大行李箱,忽然被女孩身体碰到,直接向着林阳的脚掌倒了过去,女孩不由发出一声惊呼。

    林阳眼疾手快,手掌瞬间抬起,一把托住了即将倒下的行李箱,并帮忙将之放在了安检机的传送带上。

    “谢谢,真是不好意思。”

    女孩见此,长舒了一口气,朝着林阳歉意的笑了笑,说道。

    她此次前往日国,一是为了履行,二是为了去看望她的姑妈,所以,在她的这只大行李箱中,放着大量为姑妈准备的老家土特产,刚才要是砸在林阳的脚上,那就有些不妙了。

    “没事,走吧。”

    林阳点了点头,淡漠说道。

    女孩听到这话,怔了怔,怎么也没有想到,以她的容貌,这个男孩竟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热情,似乎很冷漠,拒人千里之外,有些奇怪了。

    她不由的在林阳身上扫了一眼,更加的奇怪。

    在大冬天,只穿了一身运动装,而且是那种地摊货的远动装,若是说林阳没有钱,那肯定又不可能。能去日国旅行的少年,会是没钱吗?

    女孩摇了摇头,感觉林阳是个怪人。

    不过,现在已经轮到她过安检,也没空再多理会林阳,连忙走到安检人员面前,在一翻探测之后,走了过去。

    然后,林阳紧随其上。

    经过一翻折腾,终于上了飞机,林阳找到自己位置,把飞机椅子伸开,戴上空姐提供的眼罩,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等着飞机的起飞。

    “不好意思,麻烦您让一下,让我放一下行礼好吗。”

    仅仅躺在椅子上三分钟,林阳耳中便是听到一道女孩柔美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声音,有些熟悉。

    他不由取下眼罩,朝着声音发出之人看去,不由轻轻一愣,真是好巧啊。

    这对他说话的,正是在安检口处,在他前方的那个女孩。

    “咦,好巧啊。我们坐挨着。”

    女孩看到林阳取下眼罩,不由的一愣,精致的面容上,有着一些惊讶。

    随即,她变得很是激动,如同自来熟一般,把行礼放好后,便是和林阳闲扯起来。

    经过一翻了解,林阳发现,这名叫程晓燕的女孩,竟然是日国语言专业,每年都要去往日国,看望姑妈的同时,在日国旅行,顺便练习口语交际能力。

    几乎可以说,她如今的口语能力,十分的不凡,在同学之中,属于佼佼者。

    不过,自始至终,林阳都很淡漠,没有透露过多信息给程晓燕,仅仅只是告诉了名字。

    “不说算了,才十七八岁,就装的和老夫子一样。”

    程晓燕发现从林阳口中问不出什么,不由嘟了嘟嘴,有些气馁。

    然而,林阳依然淡漠,轻轻拉了拉眼罩,重新躺在了椅子里。

    见此,程晓燕更加的无语。

    “美女,我叫孙自言,为这样不识抬举,loser一般的人生气,不值当,不如我们随便聊聊,权当旅途解闷,你感觉如何?”

    不知道何时,程晓燕的另一侧的位置上,坐上了一名西装革履,头发油光发亮的三十岁左右男子,似乎是成功人士,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特别的气息。

    “和你有什么好聊的。”

    程晓燕扭了扭头,看了一眼孙自言,撇了撇嘴说道。

    “我是公司日国区的总裁助理,对于日国比较熟悉,比如北海道哪里有好吃的,哪里有好玩的,我们可以交流交流。”

    孙自言微微一笑,很是绅士的说道。

    但是,他那扫过程晓燕胸口的双眼,却是偶尔露出贪婪的光芒。

    “咦,你会日国语言吗?”

    程晓燕一愣,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坐在她身边的男子,竟然还是总裁助理。

    这可是很重要的职位,在整个公司里面,算是核心层次,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想要成为跨国公司的总裁助理,足以说明这名男子的优秀。

    不由的,她心中对这名男子产生了一丝欣赏。

    “当然,当年我可是曾经在日国的留学生,用日国语和日国人聊天,他们都感觉不出来我是华国人,甚至,我现在都加入了日国国籍,为我是日国人而自豪。”

    孙自言点了点头,有着一些骄傲。

    “我们用日国语言交流如何,我是京城外国语学院的,学的就是日国语言。”

    程晓燕有些兴奋。

    她旅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学日国语,现在在飞机上就可以开始,自然不会浪费。

    “当然。”

    孙自言用日国语说道。

    “其实,我一直有个好奇,日国的忍术,真的有电视上演的那样厉害吗?”

    程晓燕好奇宝宝一般,同样用日国语问道。

    虽然她去过日国很多次,姑妈也在日国,但是对于日国的传统忍术,了解的不够多,也接触的不够多,所以一直好奇,到底是不是比华国武术厉害。

    “华国武术算个屁,哪里能和日国忍术放在一起比较,你把它们放在一起,本身就是对日国忍术的侮辱。”

    孙自言嘴角轻轻一翘,摇了摇头,轻视说道:

    “华国武术仅仅就是花架子,一点攻击力量都没有,垃圾的一逼,但是日国忍术就不一样了,它们威力特别强大,我有幸参加伊贺神宫的大场会,曾经看到过表演,那忍者真是太厉害了,我现在都崇拜的要死,用一根手指,就把一公分厚的钢板给穿透了,这样的力量,华国武术炼一辈子,也休想到达。”

    话到此处,他目露神往之色,似乎在不断回味,那震撼的场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