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完了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我,被开除了!

    钱秘书睁着呆滞的眼睛,感觉他的整个身体,都犹如处在九幽地狱一般,到处都是黑暗,到处都是森冷,到处都是恐惧。

    从柳絮县大秘的位置上倒下,他足可以想象,将来在柳絮县,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危机。

    那些曾经被他欺负过的同事,那些曾经被他侮辱过的女人,那些曾经被他敲诈过的企业,那些曾经被他逼死的一些人的家属……

    一旦知道我被开除,一旦知道我倒下了,那么可以想象,我将面临的报复,绝对会如洪水猛兽一般,一波接着一波,一浪接着一浪,源源不断,直到把我完全吞吃的一干二净,丝毫不留。

    钱秘书浑身一颤,轻轻抬头,向着李楠方向看去。

    他终于想了起来,“赵尘风”三个字所代表的意义,那是洛城重量级家族赵家的老爷子,洛城最有权势之人,不可招惹的存在。

    特别是几个月前,洛城市府的很多重要官员,被人灭杀后,整个洛城的人事,全部落在赵家的手中,让得赵家对洛城以及下属县府,有着近乎百分之百的控制权。

    然而,这样的人物,却是如老管家一般,跟随在这个英姿飒爽的女子身边,完全听从这个女子的吩咐,那么这个女子的身份,以他十来年从政的眼光,足以看出,定然比之赵尘风还要恐怖。

    想到此处,钱秘书近乎绝望。

    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想出,大好的形势,为何在片刻之间,变成了无助的深渊。

    此刻看到钱秘书吓得脸色发白,手机摔在地上,直接七零八碎,都没有意识到,即便刘家三兄弟,也是能够感觉出,恐怕面前的这名女孩和老者,身份不一般,是让钱秘书都十分恐惧的存在。

    难道,他们是为了林阳而来?怎么可可能,仅仅十七岁的林阳,何德何能,能够引起这样的官方人士重视?

    几乎下意识的,他们三人,向着林阳方向看去。

    刘老太爷也是老脸阴沉,活了大半辈子的他,如何看不出,此刻他们刘家,有着一丝不妙,似乎踢到了铁板,让得县府大秘都惊恐的铁板。

    刘家其他的子弟,在此刻,也沉静了下来,默不作声,气氛压抑到可怕。

    这个时候,哪怕是一根针掉落在地上,发出的声响,都能够让人清晰无比的听到。

    李楠见钱秘书吓得冷汗直冒,脸色苍白,不由嘴角轻轻一勾,冷哼一声,她手掌中的黑色小手枪,便是收了起来,重新塞进口袋里。

    然后,她脚下一动,身体一转,在众目睽睽之下,向着林阳所在位置走去。

    而在她身后,赵尘风紧紧跟随。

    “林少将,我代表我爷爷,代表军部,向您拜年来了。这是军部给您的军事贡献奖章,我也给您一并带来了,权当新年礼物了。”

    来到林阳面前,李楠展颜一笑,如冰冷雪莲在瞬间开放一般,完全没有了刚刚杀伐果断的状态。

    从怀里掏出一枚奖章,递到林阳的面前,轻启红润小口,朝着林阳说道。

    她的声音,在一瞬间,传遍寂静无声的刘家宗祠前的空间,让得所有人,都是听到。

    而跟随在后的赵尘风,没有了刚才打电话时的颐指气使,也是一脸堆笑,朝着林阳欠了欠腰,看起来十分恭敬。

    这个画风,转折的太快,让得刘家的所有人,大脑都是蒙圈,反应不过来。

    少……少……少将?

    有刘家子弟,终于听清了李楠口中的那三个字……林少将,直接惊呆。

    哪怕是脑海中的念头,都如同口吃了一般,打着颤,在脑海中闪现。

    若是说林阳和李楠交好,不知用什么手段,与官方也有着很深的关系,他们的内心,还可以勉强接受。

    但是现在,眼前的事实却是实实在在的告诉他们,林阳拥有着少将的身份。

    这他玛的开玩笑吗?

    华国有十七岁的少将吗?

    他们感觉,自己的想象力,在林阳身上,已经完全落伍了,完全了。

    “那林阳刚刚不是说,要让刘家倾家荡产吗?以他黑白两道的实力,以他少将的身份,还有谁能阻止他。”

    “刘家完了。”

    “欺负,侮辱,取笑了十七年的小子,竟然在这一刻,有着这样的身份,老天爷啊,你是要耍刘家吗?”

    ……

    所有刘家子弟,心中突然有着无比的哀嚎。

    他们发现,对待林阳保持了十七年的高高在上心态,在这一刻,彻底的崩塌了。

    怎么可以这样。

    林阳怎么能是少将,还是江湖大佬?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们。

    而回答他们的,将是来自林阳的碾压。

    “刘家完了,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以林阳这小子仅仅表露出来的身份地位,就足以把刘家砸入十八层地狱,若是其身后还有势力,不敢想象。”

    刘国民扬了扬脸,尽量不让老眼中不甘心的泪水,从眼角流下来。

    他刚刚嚣张的神气,刚刚狰狞的姿态,在这一刻,从身上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老态龙钟的颓废。

    刘家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刘家败了,彻底败了。

    而这个失败,让他感觉耻辱,感觉不忿,因为败给的这个人,竟然是刘家厌恶的孽种。

    “怎么会发展到这样,谁能告诉我,这个林阳孽种身上,在这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让他取得如此恐怖的成就?”

    刘国文两眼呆滞,如同一条死鱼。

    他素来认为是刘家的智囊,刘家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然而现在,他才发现,他所谓的智慧,是如此的可笑,在林阳的面前,完全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即便是刘国恒,也是脸色苍白,如丧考批。

    事情发展到现在,再明显不过了,林阳胜了,而且是碾压一般的胜利。

    接下来,刘家所要面对的,将不再是财产损失,脸面丧失的问题,而是生死存亡的问题。

    “孽种,可恶的孽种,当年没有让老五将之在尿盆里溺死,真是最大的错误。”

    刘老太爷看着李楠和赵尘风对林阳躬身行礼,他枯老的手掌抓着拐杖,手背森白一片。

    他面色铁青,痛恨的咬牙切齿。

    他从没考虑过,在对待林阳一家的方式上,有什么错误,有什么不妥。

    这是个以自我为中心,十分自私的人。

    刘家有此畸形的家风,败在他手,丝毫不冤。

    即便今天没有林阳,以后也肯定会有赵阳、李阳、周阳来给刘家教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