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自生自灭吧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没有丝毫犹豫,周所长掏出手机,拨打了电话,通知外面的几个便衣,让他们带着武器,进入刘家大宅,前来逮捕林阳。

    而他,却是在放下电话后,直接狞笑一声,走向李楠而去。

    在他心中感觉,李楠是一个女孩子,应该没有什么实力,比之林阳,更容易拿下。

    “立刻束手就擒,不然,子弹不长眼。”

    来到李楠面前,周所长直接掏出了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楠,狞声说道。

    有了钱秘书的保证,他相信凭借手中的热武器,肯定能把这些顽固分子逮捕。

    然而,就在他掏出手枪,指向李楠的瞬间,李楠眉头轻轻一皱,插在羽绒服的右手猛然抽出,一把漆黑冰冷的手枪被玉手握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朝着周所长握枪的手腕,扣动了扳机。

    一整套动作,宛若练习了千百遍一般,异常的熟练。

    砰!

    如雷管炸裂的声音,在刹那间响了起来。

    然后,一颗金黄的子弹,从枪管里喷出,几乎就是眨眼间,便是射中了周所长的手腕,鲜红的血液,直接从伤口处喷射而出。

    “嗷……”

    凄厉的惨叫,从周所长的口中发出,响彻刘家祠堂前的空间。

    旋即见到,周所长另一手掌握着受伤的手腕,倒在地上,疼痛的打滚,大量的血迹洒落而下,在萧条的冬季,显得十分的刺眼。

    这样突兀的一幕,落入祠堂前刘家子弟的目中,全部都呼吸一滞,惊呆了。

    “她……她……好凶残!”

    “竟然掏枪就打,怎么会这样,在这里,可是有县府大秘坐镇啊,这个女孩,竟然丝毫不害怕,就这样当面行凶,不要命了吗?”

    “太凶残了,这一枪,恐怕直接把周所长的手腕给打废了吧。”

    ……

    他们心中直突突,没有预料到是这个结果。

    刘国民三兄弟,见此,也整个人震惊了,太血腥,太恐怖了吧,敢对周所长动手,难道不害怕后续的惩罚,要知道,那周所长可是官方的人,被枪打伤,可是惊天的大事情,惩罚必定严重。

    即便是林阳身边的李颜夕、吴东来等人,也是怔住了,怎么也没有料到,一个姑娘,如此干脆利落,直接掏枪,将周所长给干翻,这视觉冲击力,真是太大了。

    “你……你……你反了天了,敢打伤周所长,等待你的,将是牢狱之灾。”

    钱秘书也震惊了。

    他扶着椅子扶手的双手,都不由的颤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美丽的女子,竟然用出如此手段,他刚刚可还想着,要把这个女子收为己有。

    “呵,反了天吗?”

    李楠听到这话,俊丽的面孔上,露出一丝冷笑,抬了抬手中漆黑冰冷的手枪,指向钱秘书,说道:

    “胆敢冒犯林少将,威胁国家安全建设事业,没有要你的命,已经很看得起你了,怎么,你想死?若是想死,我可以成全你。”

    从来到洛城,李楠便是接受任务,所有冒犯林阳的人物,都要尽可能处理掉,不能让事态扩大,不然,以林阳的实力,恐怕动手后,就会血流成河。

    而在刚刚,她掏出手枪,把周所长手腕打废,虽然看起来很是血腥,但何尝不是保住周所长的性命,不然,让林阳出手,即便在明面上不要周所长的性命,在事后,也必定会下狠手。

    “你……你……我是柳絮县县府大秘,我是柳絮县大管家,你敢如此对我,你敢拿我怎么样?”

    看到那黑洞洞枪口带来的死亡威胁,钱秘书哪里还关心所谓的林少将。

    此刻,他心中忐忑,面色苍白,嘴唇颤抖着强硬说道。

    他希望这个女孩,对他的身份,有所忌惮,能够立刻悬崖勒马。

    “敢对你怎么样?”

    李楠脸上嘲讽一笑,对着身边一直一言不吭,如老仆一般慈眉善目的赵尘风说道:“赵老,他不是自称是什么柳絮县的大管家嘛,告诉柳絮县,我不喜欢,他们看着办。”

    “李小姐放心,我这就打电话,让他们处理。”

    赵尘风老脸一笑,躬了躬身,说道。

    这一次,他没有和吴东来、高飞等人一起前来,而是和李楠一起,心中自然是有着别样心思。

    京城李家,是和京城林家不相上下的大家族,若是能够得到李家的帮助,对于赵家地位的提升,有着无比的帮助,所以,和谁一起前来刘家为林阳拜年这件事情上,他经过了一翻深思熟虑后,最终,选择对赵家最有利的方案。

    不得不说,老谋深算,一切以利益为目标。

    就在话落,赵尘风从口袋里掏出了专门为此次前来柳絮县而准备的手机,在上面翻找了一翻,终于找到一个号码,拨打了出去。

    很快,电话被接通。

    “我是赵尘风,我告诉你,你们县府的什么钱秘书,得罪了京城来的李家小姐,你现在就给我想办法开除他,三分钟后给我结果。”

    他对着电话说了一声,没有等到回复,便是直接挂断电话,可谓霸道至极。

    “赵尘风?”

    钱秘书听到“赵尘风”三个字,不由在嘴中呢喃了一声,目中有着迷惑。

    这三个字,给他十分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听过,但是一时间,太过突兀,有些想不起来。

    然而,却在这时,他装在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间响了起来,是那么的突然,让得陷入沉思中的他,心中不由的一跳,感觉有一些心慌。

    难道?

    他没有犹豫,颤抖着手掌,在刘家三兄弟疑惑的目光中,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朝着手机屏幕看了一眼,面色不由一变,心中忐忑加倍。

    “喂,郑县,您找我有事情?”

    用力的咽了口唾沫,钱秘书依然感觉口中干燥。

    接通了电话后,嘴角艰难的扯出一丝笑容,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

    “都是你干的好事,得罪什么人都不知道,长了个猪脑袋吗。”

    手机里传来一声怒吼声。

    然后,这道声音话头一转,严厉说道:“过完年,你不用来上班了,自生自灭吧。”

    “啥?”

    钱秘书听到这话,眼睛直接一呆,手掌中的手机,不自觉间,从手掌中滑落而下,啪的一声,直接砸在地面,七零八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