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钱秘书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钱秘书,我刘家已经决定,大力投资柳絮县,初步投资一个亿,后续投资总和,在五十个亿以上,你感觉我刘家的诚意如何?”

    刘国民作为刘家二代老大,在此刻全权代表刘家,对钱秘书说道。

    这样的投资额度,在一个小县城,可以说极其的庞大,恐怕一个县城一年的招商引资,有时候,也没有如此恐怖的投资力度。

    “哦?若真是如此,那就太好了,我代表县府,先行感谢刘总了。”

    钱秘书听到这话,眼睛猛地一亮,有着十足的惊喜。

    他绝没有想到,在大年初一,带着县府客套一般的诚意,来到刘家,竟然能够取得如此的成果。

    可以说,若是刘家的承诺兑现,明年柳絮县招商引资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一大半。

    而且,这个重大项目,还是他钱同心率先拿到的,将来在升职的路上,这就是功绩,将会事半功倍。

    所以,他没有丝毫犹豫,说出了感谢。

    然而,他的话刚说出口,刘国民就是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一丝阴狠之色,说道:“钱秘书,想要让我们刘家投下如此巨资,县府也需要帮我们解决一个人,否则,一分钱也不会投给柳絮县。”

    “哦?什么人?有什么官方背景没有?”

    钱秘书听到此话,眼中露出凝重之色。

    能够成为县府大管家,他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是不弱,所以听到刘国民如此的话,便是心中一凛,谨慎起来,若是刘国民的请求能够办到,他自然会办到,若是办不到,也绝不会拼了他现有的职位搏一把。

    “就是曾经刘家的一个女子,与不知道什么人生的孽种,现如今这个孽种仅仅只有十七岁,但却有着黑色背景,与洛城的高飞等人混在一起,在刘家已经打死了好几个保镖,可谓罪大恶极,必须惩处,不知道钱秘书能不能帮这个忙?”

    刘国文接过话茬,开口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好说,我给你们刘家做主了,你们想要把此人怎么样?让我来听听。”

    听到仅仅只有十七岁的小子,而且还有黑色背景,钱秘书便是放下心来,呵呵一笑,拍着胸口答应下来。

    民不与官斗,更何况是有黑色背景,哪怕洛城里面的黑色,也要给他们柳絮县县府面子。

    “不需要他死,只要将之关起来十几年,便是可以。”

    刘国文说道。

    他相信,只要将林阳关进监狱十来年,林阳无论有什么样的背景,有什么样的人脉,有什样的么影响力,到时候,全都没有了用处。

    因为,树倒猢狲散,这是不变的真理。

    “嗯,很好解决,我同意了。”

    听到此话,钱秘书略微沉默了一下,便是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把一个没有强大背景,还伤了人的小子关起来,对他来说,仅仅是一句话的事情,所以,没有丝毫迟疑。

    “真是太感谢钱秘书了。”

    刘国民在一旁,听到钱秘书答应下来,立马脸上露出大喜之色。

    然后,他伸出手掌,请道:“钱秘书,前面请。”

    钱秘书点了点头,率先前行。

    而落后钱秘书一步的刘家三兄弟,宛若默契一般,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是看出对方眼中的兴奋和激动。

    终于,可以把林阳的嚣张气焰,给打压下去,想要让他们刘家倾家荡产,不可能。

    很快,四人走到刘家祠堂前。

    “钱秘书。”

    周所长用力撑着方桌,忍着胸口的疼痛,脸色苍白的站起,走了几步,对着走来的钱秘书笑着打招呼。

    “周所长也在啊,正好,接下来有事情吩咐你去做。”

    看到周所长,钱秘书诧异了一下。

    不过立刻想到刚刚答应刘家的事情,他就是点了点头,随口说道。

    而在此时,刘老太爷也是颤颤悠悠走出,与钱秘书套了套近乎,互相拜了年后,在刘家三兄弟殷切邀请下,钱秘书在一张太师椅上坐了下来。

    “你们说的那个孽种,到底在哪啊?”

    双手扶着椅子扶手,钱秘书一副大佬的做派,朝着身旁的刘家众人,颐指气使的问道。

    “就在那边,那个坐在椅子上的少年,他就是被我刘家逐出去的孽种林阳。”

    刘国民听到此话,立刻抬起手指,朝着林阳所在的方向,指了过去。

    钱秘书轻轻眯着眼睛,随着刘国民的手指,看了过去。

    旋即,他看到,一个大冬天穿着运动衣的少年,好整以暇的坐在一张椅子上。

    这名少年面目清秀,皮肤白皙犹如白玉,的确年龄不大,在十七岁左右的样子。

    而在这名少年身旁,还站着一些人。

    其中,有一些眼熟。

    如韩兵,他虽然没有见过真人,但是照片,却是有过一面之缘,这是一名洛城江湖的大佬,在洛城中,有着不一般的力量。

    至于其他人,他就是没有太多的印象了,毕竟洛城下属的县府大秘,也不是多么高的等级。

    “你就是林阳?”

    端着官架子,钱秘书淡淡的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还敢坐在椅子上,没有一点规矩,马上给我站起来。”

    “你是什么东西?”

    林阳抬起头,轻轻瞥了一眼,冷哼道。

    让他林阳站起来,这个所谓的钱秘书,真敢托大啊!

    当然,也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大胆。林阳,这是县府的钱秘书,县府的大管家,根本不是你那见不得光的身份可比的,立马站起来,不然,钱秘书一句话,就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刘国文站在钱秘书身边,听到林阳的话语,顿时怒目圆瞪,朝着林阳怒喝。

    这话说出,极度的抬高钱秘书的权利,贬低林阳的地位,让得钱秘书虽然脸上有些赫然,但是心中,却极为的受用,不由扬了扬脑袋,一脸傲意。

    “让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你可真是好大的口气啊。”

    林阳面色缓缓沉了下来,眼眸盯着钱秘书,冷声说道:“我若是你,现在就立马从椅子上滚下来,跪到我的面前,求我饶你一命,而不是现在趾高气昂,颐指气使的对我如此说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