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盲目自信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噗!”

    周所长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满是肥肉的脸上,剧烈的抽搐。

    在后背上,他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不用想就是知道,后背肯定擦出了血痕,有了不小的伤势。

    而在胸口处,更是在一呼一吸之间,能够感受到传来的剧烈疼痛,席卷全身,让得他痛不欲生,恨不能眨眼间,把林阳碎尸万段。

    “崽子,你找死!”

    周所长深吸一口气,就是手掌摸向腰间,那里是他的配枪。

    然而,手掌刚刚摸在腰间,便是听到,从刘家正门方向,一道大嗓门,传了过来,周所长猛地一怔,摸枪的手掌停了下来。

    其他人,也是愣了一下,没有现,林阳这小兔崽子的仇人,还真不少。

    “林阳,你他玛的敢打我妈,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老子今天非要把你大卸八块不可,你在哪,给老子滚出来。”

    骂骂咧咧的粗嗓门,声音不断的传过来。

    旋即见到,一名脸上有着一道伤疤的青年,手中提着一把杀猪刀,骂骂咧咧的从远处大踏步走来,浑身上下,都透着凶悍气息。

    “曹冲雁,我去,竟然是他。”

    有刘家第四代的青年,看到这名提着杀猪刀的青年男子,不由惊呼了一声。

    曹冲雁在刘家庄很有名,是刘家庄走出去的一个大混混,在柳絮县的道上,以敢打敢杀著称,算是一名排的上号的人物,轻易之间,没有人敢招惹。

    “林阳那**,是怎么招惹的曹冲雁,真是没有现,这混蛋作死的能力,直线上升啊!”

    有人提出疑惑。

    “好像是曹冲雁的老妈在背后说了什么坏话,惹得林阳这小子大打出手,把曹冲雁的老妈打成了猪头,而且,一口老牙,也打掉了一半。”

    有人解疑的说道。

    “难怪呀,难怪!”

    听到这话,四周的刘家子弟,不由啧啧出声,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周所长也是知道曹冲雁这号人的,拼死不要命。

    既然曹冲雁和林阳这小子有仇,就让曹冲雁收拾吧,等到打得半死不活,老子再将之扭送到所里去,毕竟子弹,可不能乱打,而且林阳这小子,看起来还不满十八岁。

    心中有所计较后,周所长手掌从腰间挪开,并招了招手,让两名刘家子弟把他搀扶起来,坐到一张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看着事态的变化。

    “林阳,你他玛的是找死,敢打我妈,你是不是忘记了五年前,老子是怎么教育你的了吗?你说吧,今天你想要怎么个死法?”

    曹冲雁手中抓着杀猪刀,用刀尖指着林阳,破口大骂,凶悍至极。

    今天从县城里回来过年,他竟然看到,老妈躺在床上半死不活,一口牙齿,被打掉了大半,一问才知,是林阳所为,那还了得,他直接暴怒之下提着杀猪刀,就是找来了。

    听到曹冲雁口中的话,林阳双目寒光乍射。

    那是五年前,他和刘茹回到刘家庄过年,在外面玩耍时,与一个刘家庄的少年起了冲突,撕打起来,正好被这个曹冲雁碰到,什么话都没说,这个曹冲雁,直接狠狠抽了他一巴掌,骂他杂种,至今记忆犹新。

    “怎么,害怕了?不敢吭声了?早他玛的干啥去了。”

    看到林阳沉默不语,曹冲雁狞笑一声:“晚了,哪怕今天你跪到老子面前求我,也必须付出代价,也不多,用一只手臂,作为你以下犯上的惩罚,现在,给我跪下。”

    “曹冲雁,你也是在找死啊。”

    林阳猛地抬头,盯着曹冲雁,眼眸中露出狠辣。

    “你现在跪下,我可以饶你一命,否则,你的尸体,会出现在洛水河底。”

    “哈哈,你他玛的得了失心疯了吧,让我跪下,还让我沉尸洛水河底,你以为你他玛的是谁啊?洛城的高飞,还是洛城的赵家?”

    听到林阳的话,曹冲雁仰天大笑,十分的嚣张。

    在洛城整个江湖上,他也就害怕洛城的高飞、韩兵、赵家等人,至于其他人,甚至是官方人士,他都是心中不屑,照样敢硬杠。

    即便是刘家众人,以及周所长,都是冷笑,感觉林阳如曹冲雁所说,得了失心疯。

    几乎在他们心中想法落下的瞬间,在刘家正门方向,又是传来了一声高昂的唱名。

    “洛城高飞高先生,吴东来吴先生,韩兵韩先生,为刘老爷子恭贺新年!”

    这道声音传来,正在张狂大笑的曹冲雁,笑声戛然而止,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猛地朝着刘家大宅的正门方位,看了过去。

    洛城高飞?

    吴东来?

    韩兵?

    这他玛的都是洛城的大人物,即便是他曹冲雁,也仅仅是跟随着柳絮县大佬,曾经有幸见过一次韩兵,而那吴东来和高飞,在他的心目中,就是传说中的人物,轻易之人,根本没有办法见到。

    然而现在,这三人结队而来,而且是来为刘老爷子恭贺新年,刘家什么时候,有了这样恐怖的人脉关系?

    周所长也是愣住了,对于洛城江湖上的顶级人物名姓,他可是极度熟悉,高飞、吴东来、韩兵身份都是不凡,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这三人,在大年初一,专门登门拜年,所代表的意义,堪称恐怖。

    “高飞、吴东来、韩兵?这三个人,怎么没有听说过。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这三个人是你们的朋友吗?”

    刘老太爷坐在太师椅中,苍老枯皱的手指,轻轻敲着椅子扶手,忽然偏转脑袋,朝着刘国民四兄弟看了过去,并开口问道。

    在整个刘家,有所成就,有所地位,能让他自豪的,也只有身边这四个好儿子了。

    至于刘国丰一家,直接被他无视。

    更何况,这一家,已经被他毫不客气逐出了刘家,任其自生自灭,不属于刘家人。

    “爹,不是我的朋友,不知道是不是老二他们的朋友。”

    刘国民摇了摇头,说道。

    然后,他看向身侧的刘国文三人。

    “不是。”

    “我的朋友中,没有这三人。”

    “没有印象。”

    刘国文三人看到刘老太爷和刘国民的目光,沉思了一下,都是摇了摇头,脸上也是疑惑不解。

    “哦,看来这三人应该是有求于我刘家,不打招呼,径直上门来拜年,是想要让我们刘家对他们产生好感吧。”

    见到四个儿子都不认识,刘老太爷呵呵一笑,带着无比的傲气,自信的说道。

    毕竟整个刘家,在四个有本事的儿子努力下,实力不同凡响,有人巴结,自然是正常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