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一刀两断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刘老太爷的话,宛若是一颗巨石砸进了湖水中,在顷刻间激起了丈许的水花。

    “早该如此了,十八年前,就应该狠下心来。”

    “玛的,敢打老子,这就是下场。”

    “没有了刘家的庇护,没有了我们这些刘家精英提供的金钱、地位,他刘国丰狗屁不是!”

    ……

    许多刘家子弟,在刘老太爷话落,顿时交头接耳起来,一个个脸上布满狞笑,说出幸灾乐祸的话语。

    刘家二代的刘国民四人,也是嘴角含笑,眼中露着舒坦的意味。

    十八年前,刘茹的事情,让他们脸上很是没有光彩,甚至在那个思想不是太开放的年代,还影响到了他们的生意,若是不然,他们现在的家财,恐怕还要多出许多。

    所以,在他们心中,这个惩罚,刘国丰是活该。

    “爹,您……您要把我……赶出刘家?”

    刘国丰听到刘老太爷宣布的决定,身体狠狠一颤,面色苍白的如大病之中。

    他扶着没有座板,破烂不堪的椅子扶手,艰难站起来,抬起头,向着刘老太爷的方向看去,声音沙哑,几乎颤抖着,一字一句,艰难问出。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刘老太爷竟然会决定把他给撵出刘家,这可是深深刺痛了他的内心。

    “不错!”

    刘老太爷听到此问,老脸上一脸决绝,毫不犹豫,直接说道。

    这两个字宛若重锤,狠狠的击打在刘国丰的心头,让得刘国丰两眼瞬间绝望,身体一软,直接倒坐在没有座板,需要小心翼翼就坐的破烂椅子上。

    随即,便是听到,一声“喀嚓”,椅子在刘国丰整个身体重量的冲击下,发出一道清脆的碎裂声音。

    然后,椅子应声而碎,刘国丰顿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甚至一根木刺,把刘国丰的手掌刺破,鲜血染红了屁股下的这堆破烂木头,和土地。

    “外公。”

    “爸。”

    林阳刘茹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呼了一声,连忙从椅子上站起,将刘国丰搀扶起来,眼中全是心疼。

    他们也没有想到,刘老太爷会如此狠心,这可是他的亲儿子。

    “呵,真是没有想到啊,十八年来,为了弥补我和小茹的过错,我任劳任怨,任打任骂,细心照顾老爷子,竟然在今天,沦落到这样的下场,好,真好。”

    刘国丰在林阳二人的搀扶下站起来,双眼呆滞的口中呢喃,话到最后,真好两个字,几乎是完全吼了出来。

    也就在吼出这两个字后,刘国丰两眼一眨,整个人的精气神猛地一变,双眼怒红,宛若修炼者打破了境界束缚一般,连番的打击,连番的歧视,连番的侮辱,终于,打破了他心中的幻想。

    “既然这样的刘家不留我,那么我刘国丰,就与这样的刘家断绝一切关系,从此之后,此刘非彼刘。”

    “嘁,不自量力,你刘国丰算什么东西,还此刘非彼刘,若不是有大哥、二哥、四弟和我刘国昌这些年的努力奋斗,发展事业,有了让无数人羡慕的家产,让得刘家如今的地位天翻地覆,就以十八年前你们家的肮脏事情,整个刘家庄的唾沫星子,完全可以淹死你们,而且,你记着,是我们刘家不要你,把你踢了出去,不是你刘国丰不要我们刘家,你记清楚了。”

    刘国昌十分的傲慢,冷笑的看着刘国丰,毫不吝啬他的恶毒语言。

    毕竟,他在南方省份,有着一家大公司,生产、销售中药材,有着不菲的身家,自然看不上刘国丰这样老实巴交的农民。

    “你……”

    刘国丰气的满面通红,伸出手指,颤抖着指着刘国昌。

    他在刘家庄,放弃了外出闯荡的机会,全心全力,花费半辈子时间,照顾刘老太爷的生活起居,只是为了让刘国民四人放宽心,不用担心刘老爷子的生活,能够放开手脚发展事业。

    然而,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舍弃了事业,放弃了未来,付出如此之多,竟然到头来,在刘国昌的嘴中,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令人厌弃的一无是处之人。

    这样的冷血无情,让得他对刘家最后的一丝感情,也烟消云散。

    “刘国昌,你马上闭嘴。想要唾沫星子淹死我们家,我看谁有这个能耐,即便是你,我一言之下,也能让你倾家荡产。”

    林阳听到刘国昌的讽刺,目中冰冷,猛地扭头,朝着刘国昌看起,寒声说道。

    以他如今的实力、地位,即便刘国昌不在江省,不在大川省,不在香岛,他也能够一句话,让之家破人亡。

    然而,林阳的话,却是在刘家三代和四代之中,炸开了锅。

    “林阳,你他玛的杂种,你想让三爷爷倾家荡产,真是痴心妄想,你还是好好想一想,你接下来的牢狱之灾吧。”

    “不错,你把那么多刘家子弟打成重伤,还有十三名保镖,如今已经死了八个,你等着吧,你必死无疑。”

    “周所长马上就会过来,要不了多久,你就该去吃稀饭了,嘿嘿,没有我刘家,你林阳屁都不是。”

    ……

    许多刘家子弟,从椅子上站起,对着林阳指着大骂,在顷刻间,有一种千夫所指的景象。

    “哼,大言不惭。”

    刘国昌也是冷哼。

    让他倾家荡产,这样的人物,恐怕在他的生命之中,还没有出现。

    “这小子,不知道是这么多年贱人生活的原因还是其他,竟然心理扭曲到如此,太不自量力了。”

    刘国恒在旁边随口说道。

    他三哥的资产虽然不如他,也没有和香岛李家合作的大好机会,但是,那么多年的打拼,在南方可是有中药材大王的称号,想要让他三哥倾家荡产,一般人,还真就没有那个实力。

    “何必和一个下三滥计较,他此时纯属死鸭子嘴硬,逞口舌之快而已。”

    刘家老二刘国文说道。

    他看向林阳的目光,充斥着厌恶,犹如洁癖女看到了一坨翔那样。

    “不错,大家都坐下等着吧,那位周所长拿了我们的好处,就在今天,他必然登门,一旦到来,呵呵,还有那小子的活路不成?”

    刘国民摆了摆手,朝着他的三个弟弟随意说道。

    在他,甚至是整个刘家二、三、四代看来,林阳的最终结果,早已经注定,一颗子弹从头颅穿过,必然是跑不了的事情。

    而在他话落瞬间。

    刘家大宅正门之处,负责接待来宾拜年的门子、仆人,接连不断的唱和声音,从远及近。

    “周所长到,为老太爷恭贺新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