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站起来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继续向前行去,来到一座大宗祠前,近乎二十米的纵深,气势威严。

    这就是刘家的祠堂,祭拜先祖的地方。

    而在祠堂之前,还摆放着十几张大方桌,是为大年初一祭祖之后,与祖先共贺新年,开怀畅饮之用。

    “这里就是刘家宗祠。恐怕老爷子他们,已经进去了,我们也事不宜迟,赶快进去吧。”

    刘国丰带着林阳和刘茹,来到大宗祠前,指着许多刘家子弟进进出出的门口,嘴角带着笑意,开口说道。

    宗祠是每个古老家族信仰的凝聚,是每个家族子弟自豪的地方。

    当然,身为刘家子弟,刘国丰对于自己名字能够写在刘家族谱,心中也是充满着自豪。

    “嗯!”

    林阳和刘茹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旋即,刘国丰带着林阳二人,朝着大宗祠的门口而去,即将踏入宗祠门槛之内的时候,一个刘家第四代的青年,满面阴翳的从大宗祠之内快速奔了出来,张开双臂,拦住了刘国丰三人。

    “小超,你这是干什么?”

    刘国丰停下脚步,站在门槛之外,看着这个突然拦住他进入宗祠的青年,没有丝毫的动怒,憨厚笑着问道。

    在整个刘家,刘国丰都属于老实人,即便别人对他不礼貌,也不会和人发生冲突。

    林阳和刘茹看到这情形,不由轻轻对视了一眼,默不作声。

    但是,他们心中已经略有猜测,恐怕今年的祭祖,有了一些变化。

    “小超是你能叫的吗?哼……”

    这名青年听到刘国丰的称呼,眉头一皱,冷哼一声,然后说道:“太爷爷说了,今年祭祖,没有你们的份,更不允许踏入祖祠里面,现在,立刻,马上,你们后退十步!”

    话落,青年目光恶狠狠的在林阳和刘茹身上扫了一眼,在刘家大宅正门,他也是被林阳吓破胆,跪地求饶的一员,这份屈辱,他不会忘记。

    “什么!”

    刘国丰听到这话,身体猛地一震,面色直接苍白无血。即便是他的一双眼睛,也在瞬间空洞无神,整个人都不可抑制的向着身后倒去。

    不让刘国丰参加祭祖,是极严重的惩罚,等于没有将刘国丰当成刘家子弟看待。

    这对于把祭祖当做一年最庄严,最肃穆事情的刘国丰,可谓是非常严重的打击。

    林阳看到即将倾倒的刘国丰,连忙一步跨出,将之轻轻扶住。

    而在同时,刘茹走到另一边,扶着刘国丰的另一条手臂,三人一起,走到宗祠外的一张方桌旁边,将刘国丰扶着坐在一张椅子上。

    “为什么会这样,每年都是好好的,都能参加祭祖,为什么今年不行?”

    “老爷子不让,为什么不让,我是他的亲儿子啊,我是刘家堂堂正正的血脉,为什么不让?”

    刘国丰两眼呆滞着,口中呢喃,不停的重复,不停的絮叨,足以看出,不让他参加祭祖,对他的打击之大,让他难以接受。

    毕竟从小到大,刘国丰受到了刘老太爷封建思想极大的影响,对于祖宗,对于宗祠,对于家谱,对于礼教,非常的在意,根本不是21世纪的年轻人可以想象。

    然而现在,在他最在意的事情上,出现了如此的变故,比折磨他身体,还更加的难受。

    林阳和刘茹看到刘国丰几乎要崩溃的心境,不由心中有一些疼痛。

    这是他们最亲最近的人,如今变成了这样。

    都是刘家,没有人性的刘家,什么狗屁礼法家规,害人不浅。

    林阳朝着刘家宗祠方向看了一眼,目中有些冰冷。

    而刘茹,同样如是。

    “外公,今天这事情,很可能还是怨我和我妈,我们不应该从正门进入刘家,更不该对那些撵我们出去的刘家人动手。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些事情,才让得刘老太爷心中发怒,做出了今天这个决定。”

    不忍心刘国丰继续恍惚下去,林阳开口说道,希望能够开导一二。

    刘茹也在一旁,连忙帮腔,把所有过错,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小茹、小阳,谢谢你们,我也不是老古董,怎么会不知道刘家对你们的伤害,其他分支的孩子,过年回刘家,都是走的正门,凭什么不让你们走,这事情本就不对,你们不用自责,即便我今年参加不了祭祖,不是还有明年嘛,没啥。”

    听着林阳和刘茹的安慰,刘国丰摆了摆手,叹口气说道。

    十八年来,他们一家所受到的遭遇,十分不公平,哪怕刘茹未婚生子又如何,没看到网上现在,到处都是未婚先孕的现象,已经普遍,没什么大惊小怪。

    可是,在刘老太爷那里,却是死死揪住不放,有些太过分了。

    林阳和刘茹看到刘国丰说的很是轻松,不由心中一叹,他们知道,刘国丰的内心,绝对不像表面这样,只不过是不想让他们过多担心。

    ……

    一个小时后,太阳升到了半空。

    在大宗祠的门口,有一道道身影鱼贯而出,互相说笑着,看起来一派祥和的景象,与孤零零坐在一张方桌前的林阳三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站起来。”

    刘家老三刘国昌走到林阳三人所坐的方桌前,居高临下,嚣张傲气的冷喝道。

    这声音一出,整个祠堂前,变得雅雀无声,一个个刘家子弟,脸上都是露出似笑非笑的笑容,如看好戏一般,看着坐在方桌前的林阳三人。

    “三哥,你什么意思?”

    刘国丰扭头四处看了看,确定按照往年的排序,这处座位属于他刘国丰之后。

    刘国丰便是面色一沉,深吸一口气,压抑着怒火问道。

    哪怕平时再如何老实,这连翻的欺负,也让得他心中有了一股难名的怒火。

    “老东西,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这里不是你该坐的位置,立马滚开。”

    刘国昌身边,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听到刘国丰的反问,不等刘国昌回答,便是一步走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瞪大了眼睛,凶神恶煞的吼道。

    这是刘国昌的一个儿子,按照辈分,本来应该称呼刘国丰为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