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不,一起去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什么?爸,谁干的?”

    刘茹听到林阳的话,直接炸开了锅,把腰间绑着的围裙解开,一把摔在一张漆面斑驳的椅子上,着急问道。

    他们一家,这么多年来,容易嘛。

    当年,她母亲因为她未婚生子的事情,感觉脸上无光,一走了之,剩下刘国丰与她相依为命,才走到了今天,可以说,打她刘茹可以,但是打她老爸刘国丰,不可饶恕。

    林阳也是目光看着刘国丰,等着回答。

    一旦知道是谁,他一定不放过。

    “你们不要大惊小怪的,就是挨了一脚而已,没事儿的,没事儿的,我们吃饭。”

    刘国丰摆了摆手,就是走向八仙桌,明显不想细说。

    看到这一情形,林阳抿了抿嘴,说道:外公,你承受的这一脚可不是小事,这一脚,把你脾脏都踹出了出血点,若是三个小时内没有妥善救治,恐怕性命堪忧。

    “什么?”

    刘国丰刚刚坐在八仙桌旁边的一张破烂椅子上,听到林阳的话,就是身体一震,脸色猛地苍白。

    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老爹的一脚,把他踹出了生命危险。

    刘茹也是身体一颤,向后退了一步,感觉整个心脏如被人狠狠攥紧了一般,难以呼吸。

    脾脏出血,怎么会这样?

    “爸,是谁?”刘茹缓缓扭头,再次问道。

    这一次,她脸上很是坚决,大有不问出结果,誓不罢休的样子。

    “哎,好吧,我说。就在刚刚”

    刘国丰叹了口气,缓缓道来。

    从在刘老太爷那里闲聊,再到那名第四代青年告状,最后到刘老太爷一脚踹在他肚子上。

    林阳和刘茹听到这话,面色阴沉无比,心中对于林家的最后一点归属感,也彻底消失。

    若不是有刘国丰的原因,他们会立马离开刘家,从此不再踏入。

    “小阳,你帮你外公治一下伤。”

    刘茹深吸一口气,说道。

    这仇,她记下了。

    “嗯,我这就治疗。”

    林阳点了点头,脾脏出血,若是普通人面对,就需要赶快送到医院,进行手术治疗,但是在他这里,只要一些灵力,就能够治愈,没有丝毫难度。

    旋即,他走向刘国丰。

    但是,刘国丰不知道林阳的手段,听到刘茹和林阳的谈话内容,以及走过来的林阳,两眼都有点蒙。

    林阳帮他治疗,开什么玩笑,那可是脾脏出血,需要手术的大伤,在这里,如何治疗?应该赶快拨打12救护车才对。

    不过,他心中虽然有疑惑,但是却没有说出,只是静静看着林阳走到面前,拉起他的一只手臂,然后,便是感觉到一股暖流顺着手臂,缓缓流到他的肚腹之间。

    片刻之后,肚子上的疼痛感消失。

    这就好了?

    刘国丰彻底的懵逼了,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肚子,不再感觉到疼痛。

    刹那间,他呆住了,即便是轻微的外伤,也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就毫无痛感。

    “已经全部解决。”

    林阳松开手掌,后退了一步,看着刘国丰略显得呆的神情,微微一笑说道。

    “既然已经解决,我们就吃饭吧。”

    刘茹点了点头,开始安排碗筷。

    年前的几天,整个刘家,出邪一般的平静,似乎刘茹从正门进入刘家大宅,以及林阳对着刘家众人大打出手,并没有造成丝毫的波澜。

    在这平静中,大年初一的太阳,绽放出了第一道光束。

    “小茹,小阳,走吧,我们去祠堂那里,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按照惯例,是需要祭祖,开家宴的。”

    刘国丰换上了一身干净整洁的外套,对刚刚吃过早饭的林阳和刘茹说道。

    “刘家对我们这样,没必要参加祭祖了吧。”

    林阳看了一眼刘国丰,嘴里嘟囔了一句。

    却在话音落下的瞬间,坐在他旁边的刘茹,眼疾手快,连忙朝着林阳的手臂上拍了一巴掌,使了个眼色。

    虽然她恨刘家的侮辱,但是,不代表她不在乎刘国丰的感受。

    刘国丰听到林阳的话,苦笑一声,知道林阳心中的不满,但是刘家,他还是难以割舍。

    旋即,他沉吟了一下,说道:

    “小阳,小茹,若是你们不想去,就在家里待着吧,的确,在祭祖时,可能他们不太友好。”

    “不,我们去,我们为什么不去,我倒要看看,他们现在能拿我们怎么样。”

    刘茹一反往年常态,从椅子上站起,坚决说道。

    她不可能放心让刘国丰独自一人去祭祖。

    毕竟,前两天刘国丰被刘老头踹出了脾脏出血,若是现在让刘国丰一个人去,鬼才知道在祭祖典礼上,刘国丰会被其他人如何欺负。

    几乎此话落后,刘茹又给林阳悄悄传了个音。

    林阳心中一凛,终于也是想到了刘茹所想,毫不犹豫,他也要参加那所谓的祭祖。

    见此,刘国丰自然欣喜,答应下来。

    三人走出这外墙壁布满青苔的三间破瓦房,向着刘家专门修建的祖祠而去。

    越是靠近祖祠,路上见到的刘家人越多,都是成群结队,前去参加祭祖典礼。

    这些刘家第三、第四代子弟看到刘国丰三人,均是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冷笑,并互相之间,小声嘀咕,让得刘国丰感觉到,这刘家的情形,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他具体说不上来,只在心中有着隐隐的不安。

    然而,拥有化境修为的林阳,却是清清楚楚听到了这些从身边而过的刘家人口中,那显得极其小声的低语。

    “把老太爷都气的一佛升天了,还有脸去参加祭祖,真是不知耻。”

    “这次祭祖,老太爷要对刘国丰处分,看着吧,等下他们就有好果子吃。”

    “刘家不能再容忍这样不知廉耻的东西,必须赶快剔除,对大家都有好处,毕竟,我们生活在刘家庄,不是在大城市中,总需要一些脸面,不然,回来就要被庄子里的人指指点点,浑身不自在。”

    这一道道细小的声音传入耳朵,让得林阳心中不由得一沉。

    这些人口中的对刘国丰处置,难道要将刘国丰从刘家族谱中除名?

    若真是那样,恐怕他外公刘国丰整个人都要瘫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