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一脚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和香岛李家合作了一个能源项目,若是正式生产,产值在十亿镁元左右,而这,仅仅是开始,我们更大的合作,还在洽谈之中。”

    刘国恒摸了摸鼻子,看了眼四周哥哥们和老爷子的震惊目光,心中不无得意。

    香岛李家,家产千亿计,和这样的巨无霸家族合作,还愁没有展前途吗?

    “好好好,我刘家家族兴旺,你们干的都不错。”

    刘老太爷心中大喜,对着他四个儿子,大赞了一声。

    但是,目光扫到坐在最后的刘国丰的时候,却是不可抑制的皱了皱眉头,恶心!

    十八年前的事情,一直是他心中最大的一根刺,每时每刻,他都不可抑制的想要拔出来。

    却在这时,忽然房间之外,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有哭嚎,有惨哼,有义愤填膺。

    “怎么回事?”

    刘老太爷手掌抓着拐杖重重在实木地板上一顿,冷声喝道。

    这里是他静养的地方,平常的时候,所有刘家子弟,都不敢在这里大声喧哗,甚至走路,都要轻轻的,生怕出太大的声响。

    然而现在,却是有噪杂的声音传来,惹人心烦。

    刘国民几人,也是眉头轻皱,朝着房间门口看去。

    他们平时可没少叮嘱子孙辈,不要来打扰老爷子休息,怎么今天如此鲁莽?

    在所有人疑惑之时,一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面目怒容,咬牙切齿的走进了房间中。

    “太爷爷,刘茹那贱人和林阳那个狼崽子,从正门进了刘家大宅。”

    这名青年名叫刘冬,是刘家四代中的领军人物,也是深得刘老太爷喜欢,被视为刘家未来之星。

    然而,现在这位未来之星,从脸上到身上,无不透出一股难掩的怒气。

    “什么,她敢!”

    刘老太爷听到这话,一双老眼猛地大瞪,忽的一下从木椅上站起来,双手握着拐杖,狠狠在地面上一磕,啪的了一声后,他怒喝道。

    正门,代表着他刘元忠的脸面。

    以刘茹那未婚生子的行径,哪怕是十八年过去,也不允许从正门踏入刘家大宅。

    而从正门踏入刘家大宅,就是在才他刘元忠的老脸。

    是的,他叫刘元忠,但是,二十年来,没有人敢再叫他名字,只能称他如今的尊号刘老太爷!

    坐在两侧木椅上的刘国民五人,在听到这话后,也是脸上猛地愕然。

    这刘茹和林阳,还真他玛的大胆啊,难道不知道,这是作死的节奏吗?

    正门对现代大多说家庭来说,可能意义不是太大。

    但是,对于刘老爷子这样固执且遵守古制的老古董来说,正门就是脸面,看的极重,哪里可能允许一个未婚生子的贱妇从正门踏入。

    小茹,你是何必呢,十八年都忍过来了,怎么在这个时候,非要刺激老爷子呢,在等个十年八年,老爷子归西,一切都会改变的。

    刘国丰心中暗叹了一声。

    他一直以来,忍气吞声,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让他唯一的女儿,有翻身的机会。

    可是现在,一切成泡影了,可以想象,老爷子的怒火,一定会把天花板给烧成灰烬。

    然而,他心中的感叹还没落下,前来告状的青年,再次说出惊天之语。

    “太爷爷,他们不仅从正门踏入了刘家大宅,还大打出手,把海叔打伤,把怀叔打成了重伤昏迷,更是把子文他们,打得口吐鲜血,不能动弹,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青年咬牙切齿的说道,脸上表现的都是悲愤。

    而他这话,犹如重磅炸弹,果然在瞬间,让得房间之中的刘老太爷和五个刘家二代,全都心中一跳,脸色大变,几乎同一时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他们还真是无法无天了,把握刘元忠根本不放在眼中啊!”

    刘老太爷深吸一口气,满脸阴鸷的说道。

    “太爷爷,本来我们是去阻拦他们二人,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动手。”

    青年脸上悲愤。

    “受伤的人在哪里?”

    再度深吸了一口气,刘老太爷强迫自己镇静,缓缓开口问道。

    虽然他没有再度暴怒,但是谁都可以听出,那平静的话语下,是汹涌的怒火。

    “在外面,我们抬过来了。”青年回答。

    “好,去看看。”

    刘老太爷抬起指了指房间之外,拄着拐杖,缓缓向着门口走了出去。

    在他身后,刘国民五人连忙跟上。

    等到走出房间房门,顿时间,惨哼之声更加大了起来。

    然后看到,一个个嘴角挂着鲜血,脸色苍白的刘家第三代和第四代,正双目无神的躺在地上,甚至有一些,完全失去了意识,宛若躺着的一具尸体。

    “可恶,贱人。”

    看着刘家子弟一个个凄惨的模样,刘老太爷老脸阴沉的乌云密布。

    忽然,他手掌中的拐杖朝着地面狠狠一磕,怒吼了一声,猛地扭头,看到身边站着的刘国丰,心中的怒火更是无法抑制,抬起老腿,直接踹在了刘国丰的肚子上。

    虽然刘老太爷已经是近九十岁高龄,但是,含恨之下,这一脚力量也是极大,直接将刘国丰踹到在地,使得刘国丰因为肚子的剧烈疼痛,身体蜷缩成了虾米,面颊扭曲间,额头上冒出细密冷汗。

    “滚,立马给我滚。”

    刘老太爷暴怒吼道。

    都是这个老五儿子生了个好女儿,十八年前让他在整个刘家庄抬不起头来。

    现如今,在即将过年期间,又是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从正门踏进刘家大宅,更是对他刘家的未来一代和中间一代大打出手,决不能再容忍。

    刘家二代的刘国民四人,冷冷看着地上如虾米一般的刘国丰,嘴角勾着冷笑,目中冷漠中带着嘲讽,根本没有前去拉起亲弟弟的意愿。

    刘国丰听到刘老太爷的这声怒骂,咬了咬牙,佝偻着身体,艰难从地面上爬起,没有吭一声,在众人冷漠的目光中,踉跄着离去。

    “太爷爷,我们不能这么算了,您得给我们做主啊。”

    “是啊,爷爷,您做主啊。”

    “爸,您看我们怎么办,难道忍气吞声,任老五家那个贱丫头无法无天?”

    刘家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在刘国丰消失在视线之后,全都转头,向着刘老太爷看去。

    本章完s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