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付出代价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算你们识相。”

    林阳冷哼一声,没有再下狠手。

    他转身来到刘茹面前。

    此刻,刘茹神色淡漠,双眸平静,无喜无悲,丝毫没有因为刘家众人被林阳狠揍,而产生不悦。

    林阳曾经在刘家所受到的欺辱,她心中也很明白。而现在,仅仅是拿回了利息。

    毕竟,没有父母不疼儿子的,若是再有选择,她依然会站在林阳这一侧。

    “大姐,别愣了,走吧,去见外公。”

    “嗯,我们走。”

    听到林阳的声音,刘茹猛然从回忆中回神,点了点头,没有过多关注地上跪着的一片片,与林阳一起,向着刘家大宅更深处走去。

    等到他们二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内,跪在刘家正门处的刘家第三代和第四代,许多人都如变脸一般,露出暴怒之色,从跪地状态,直接一跃而起。

    “玛的,刘茹这个贱货,还有林阳那个狼崽子,这件事,和他们没完。”

    “我们有这么多人重伤,必须让他们付出代价。”

    “老八,你不是和派出所的周所长熟吗,让周所长带人,把林阳那狼崽子关起来,狠狠的打,必须出这一口恶气。”

    “好,我现在就去约请周所长,争取今天把事情敲定。不过,在这之前,你们要让老太爷知道,我刘家再也不能容忍一个贱货表子和狼崽子存在。”

    “嗯,我们现在就抬着伤者,去老太爷那里,非要找刘国丰讨一个说法不可。”

    此刻在这里的刘家第三代和第四代,全都聚集在一起,各个脸红脖子粗,气愤填膺,怒火高涨。

    只要他们把伤者抬到刘老太爷的住处,让得刘老太爷知道事情的始末。到时候,刘茹的老爹刘国丰,就休想有好日子过。

    甚至有可能,这一次刘老太爷愤怒之下,把刘国丰撵出刘家,断绝关系,任其自生自灭,也说不定。

    以刘国丰老实巴交,恪守礼法,孝子一般的性格,若是真被赶出了刘家,那比杀了他,都难受,

    旋即,这些刘家三代和四代,没有丝毫迟疑,兵分两路,一路去找寻刘家所在乡镇的派出所所长,一路抬着被林阳打伤的几人,满脸悲愤,朝着刘家大宅后方正堂而去。

    刘家大宅的建筑,如同古时大地主家庭一般,有着伙房、杂物间、客房、前厅、后宅、议事厅、会客室等等房间。

    在刘家三代和四代义愤填膺,群雄激愤之际,此刻的后宅一个房间中。

    正对着房门,是一张纯实木的方桌,方桌左手边,坐着一个手持拐杖的老者,满头白,胡须洁白,但是脸色红润,精神矍铄,似乎还能活个好几年。

    他正是刘家现存的第一代,刘老太爷。

    而在刘老太爷的左右手两侧,摆着六张纯实木的木椅,木椅上坐着五名中老年。

    其中,最靠近刘老太爷右手边的,是一名近七十岁的老者,头花白,身上穿着一身对襟的麻黄棉袄褂子,脚上蹬着一双黑色的棉布鞋。

    此人正是刘家第二代的领军人物,刘老爷子的大儿子刘国民。

    在刘国民下面,还有老二刘国文,老三刘国昌,老四刘国恒,老五刘国丰。

    他们五个人分坐在两侧的木椅上,与端坐在上位的刘老太爷拉着家常。

    与四个哥哥谈笑风生,趾高气昂相比,一直在刘家庄,在刘老太爷身边,从没有出过远门的刘国丰,坐在最末尾的座位上,略微低着头,沉默不吭声,在这间房间中,显得有些不存在。

    “老大今年的展不错,在经济下行压力之下,能够取得比往年高出两倍的收益,实在是难得啊。”

    刘老太爷听着大儿子的缓缓叙说,摸了摸雪白的胡须,眼睛眯着,一脸欣慰。

    “不过,老大你今年也六十八了吧,也该考虑退下来的事情了,多多培养你的子孙,让他们能够尽快独挡一面,毕竟刘家的未来,还是要在他们身上啊。”

    “爹,你放心,我早已经有了安排。”

    刘国民连忙说道。

    “如此就好。”

    刘老太爷点了点头,然后目光看向其他人:“你们也说说吧。”

    “呵,今年我可没有拿出手的成绩,也仅仅是把净资产,提升了百分之五十。”

    刘家老二刘国文轻轻一笑,随口说了句,然后目光看向刘家老三刘国昌:

    “老三今年展的不错,他的中药材生意,现在做的很大,而且今年展了一个大客户,直接让得老三的公司年利润提高了三倍,股价翻了一倍。”

    “二哥谬赞了。”

    刘国昌呵呵笑了一声,解释道:“的确没有想到,下边的业务员能在咱们洛城开出一个如此规模的客户。而且,这个客户是做中草药化妆品生意的,叫做雅美化妆品公司,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

    “雅美?和老五家那个不要脸的丫头开的公司,名称似乎一样吧?”

    刘国民忽然眉头一挑,目光看向坐在最末尾,穿着一身灰黑色大棉袄,一脸土黄色,老实巴交,十分拘谨的刘国丰,冷笑着说道。

    这话让得刘国丰身体一僵,他已经尽量蜷缩身体,放低呼吸,不引起这四个成就斐然的哥哥注意,却怎么没想到现在,还是没有逃脱。

    他不由心中一叹,默不吭声,不接腔。

    “绝对不会是。”

    刘国昌摇了摇头,嘲讽的看了刘国丰一眼,说道:“大哥可能不知道,想要开一个化妆品生产公司,可不是闹着玩的,仅仅一个配方,就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大量的资金,花费一两年的时间研,才有可能做出来,以老五家那个骚贱浪货,若是想开起来这样的公司,那都不知道要陪多少个男人睡觉,才能有那个资金。”

    “说的也是,陪男人睡觉,还生了个杂种,败坏刘家声誉的贱货,哪里有可能有如此的能力。”

    刘国民点了点头,目光再次扫过刘国丰,眼中充斥着蔑视。

    本来,十八年前,没有出现刘茹事情之时,在刘家之内,刘老太爷对于刘国丰这个最小的儿子,有着无比的宠溺、偏爱,惹得其他四兄弟,心中极度不满。

    所以现在,抓到了刘国丰这个把柄,怎么可能不年年如此落井下石呢?

    “好了,你们不要再说有的没的了。”

    刘老太爷听着老大到老四四个人明讽暗刺,再看看刘国丰畏畏缩缩的模样,不由眉头一皱,心中对刘国丰厌恶更甚,口中冷哼了一声,便是看向老四刘国恒:“老四,说说你今年的成绩吧。”

    “嘿,爹,你可是不知道,今年老四可是大展神威,和香岛的李家展开了合作,以后的路,那是康庄大道,比我们兄弟三个加起来,都要厉害的多了。”

    看到惹老爷子心中不喜,刘国昌连忙献宝一般,开口说道。

    “哦?香岛李家?”

    刘老太爷脸上一怔,有了一抹惊讶。

    虽然他身在刘家庄,但也不是不接触社会,从电视上,从络上,他可没少得到现代化信息。

    香岛李家,可是商界的巨无霸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