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狠辣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跪下还是倒下,你们选一个吧。”

    林阳前走一步,刘云鹤等人便是心中一颤,齐刷刷的向着身后倒退一步。

    但是最终,林阳还是走到了这些人面前,目光冰冷的说道。

    前几年他还这些所谓的舅舅、堂哥、堂姐,没少欺负他,甚至有一次过年,差点被鞭炮炸死。

    在手掌鲜血横流,剧烈疼痛刺激着神经,他哇哇大哭之时,与之相对应的,却是这些堂哥、堂姐、舅舅们的哈哈大笑,在当时,是那么的讽刺。

    亲情,在这些人心中,根本不存在。

    “狼崽子,我们是你的舅舅,你敢让我们跪下,你要造反吗?”

    有一名刘家第三代,终于忍受不了林阳一步步逼迫而来,忽然面色狰狞,大声怒骂道。

    他们一直以来,都是欺负林阳的角色,此刻不仅突然间转换,还他玛的要让他们跪下来,如何能忍。

    其他刘家第三代和第四代,也是怒目看向林阳,气的咬牙切齿,被一个下贱的杂种威胁,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屈辱。

    “是吗?”

    林阳目中一寒,冷哼一声。

    他的脚下,骤然迈出一步,缩地成寸一般,直接出现在那名大声怒骂的刘家第三代面前,毫不犹豫,一脚飞踹而出,腿影随行。

    砰!

    脚掌重重落在这名刘家第三代中年的胸口上,在一瞬间,爆出恐怖的力量,直接将之踹的飞了起来,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最终砸在十米之外。

    这一脚,虽然按照老妈的意思,林阳没有下杀手,但是,所造成的伤害,也不可小视,足以让这个倚老卖老,丝毫没有亲情人性的所谓“舅舅”,从此下半生,在床上忍受全身痛苦的度过。

    噗!

    中年砸到地上后,脸色苍白间,直接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感觉双眼黑,便是脑袋一歪,直接晕死过去。

    刘云鹤等人全都扭头看到这一幕,嘴角不禁一抽,心中一片冰寒。

    林阳真的敢出手,敢对他们刘家第三代,敢对他们这些长辈出手,反了天了,狼崽子。

    “再说一句,跪地,还是像他一样,倒地?”

    林阳收回脚掌,目光清冷,绽放着丝丝杀意,朝着身旁一名刘家第三代,一眼看了过去。

    就是这一眼,让得这名刘家第三代心中一颤,惊恐在他眼中,在他心中,急剧的放大,最后无法承受恐惧带来的压力,双腿直接一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而林阳的目光,如同激光一般,再次扫向其他人。

    在第一个刘家三代跪地后,犹如连锁反应一般,所有目光与林阳目光接触的刘家三代,全都面色一变,含恨中,双腿一弯,跪了下来。

    转瞬间,所有刘家三代,全都跪下。

    如今,在刘家三代四周,只剩下处在叛逆、嚣张、跋扈期的刘家第四代,也是林阳的同代,更是在前些年,对于林阳欺负最狠,侮辱最狠,折磨最狠的一代人。

    当年那炸裂的手。

    当年那冻裂的脚。

    当年那被烧光的头。

    当年在冰雪覆盖的大冬天,被脱光,被拍照的事情。

    一桩桩一件件,在林阳的脑海中,所有的屈辱,所有的侮辱,在这一刻,犹如幻灯片一般,犹如泄洪闸门一般,不断的涌现出来。

    今天,他要拿回来曾经的尊严。

    “林阳,你他玛的能打又如何,这里是刘家,不是你林家,你再凶,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你马上束手就擒,不然,我们立刻打电话报警。”

    “你麻痹,小爷就是不服,就是不跪,你能如何,你能杀了我吗,你若是杀了我,整个刘家,不会让刘国丰,不会让刘茹,有一天好日子过。”

    刘家第四代,都是十七八或十**岁的青年,火气正旺,最要脸面的时候,怎么可能在林阳一句话之下,直接跪地求饶。

    此刻他们一个个叫嚣起来,吃定林阳,法不责众。

    毕竟,他们都是刘家人,和保镖不一样。也许林阳敢重伤一个刘家第三代,但是,代表着刘家未来的第四代,林阳敢全部都重伤吗?

    绝对不敢。

    然而,他们想错了,以林阳如今的地位,以林阳如今的实力,哪怕把整个刘家踏平,也无人敢来指责,也无人敢于出头找林阳麻烦。

    在整个江省江湖,林阳最大。

    “你们不该威胁我。”

    林阳眼眸一凝,寒光闪出,咬着牙轻轻吐出满是森意的声音。

    他便是毫不客气,身形一晃,直接出现在一个与他同龄的少年面前,手掌抬起,猛地五指蜷缩,攥紧了拳头,朝着这名少年的胸口,一拳砸下。

    砰!

    “当年,你让我手中抓着鞭炮,在大冬天,看我双手炸的血肉模糊,笑的很开心是吧。”

    林阳冷声说道,如同阎罗。

    噗!

    这名少年在拳头之下,直接喷出鲜血,身体直接重重砸在地面。

    他眼睛里全是不可思议,没有想到林阳敢真的动手,而且朝着他动手。

    他躺在地上,想要挣扎起来,却是现,胸口上的疼痛,眨眼间扩散全身,让得他全身上下,如同神经全部断裂了一般,不能动弹分毫。

    少年心中恐惧,早知道,不该招惹林阳,不该说出那热血上头的话语。

    然而晚了。

    林阳在这一拳砸出后,没有丝毫停留,身体一转,再是一拳,砸在另一个少年身上。

    顿时,这名少年口中喷血,身体如同破麻袋一般,也是倒在了地上,一动也不能动。

    所有刘家第四代,呼吸猛地一滞,看向林阳的眼眸中,渐渐浮现出强烈的恐惧。

    林阳太凶残了,对待刘家的未来,竟然敢于下死手,下狠手。

    接着,第三拳。

    第四拳。

    林阳第五拳提起时,却是猛地一怔,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赫然现,在他身周,所有的刘家第四代,在这一刻,再也没有那骄横的气息,全都身体颤抖着,满眼惊恐看着林阳,跪倒在地上。

    恐怕自此以后,林阳的狠辣形象,将在他们心中扎根,即便给他们三个胆子,也不敢再在林阳面前耀武扬威,更不要提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