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走正门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紧随着声音,一名中年满脸阴沉,从门房中走出,快步来到林阳二人面前,挡住了林阳二人的去路。

    “海哥!”

    刘茹看到这名中年,脚下猛地一顿,咬了咬嘴唇。

    这是她四叔刘国恒家的堂哥刘云海,应该是过年期间,刘家第三代轮流在门房值守,现在正好轮到她的这个堂哥在看门。

    林阳在旁边,冷漠看着这名男子,按理说,他应该叫舅舅。

    然而,整个刘家,除了他的外公刘国丰之外,没有一个人,正眼看待过他,想要让他叫舅舅,热脸贴到冷屁股上,绝对不可能。

    “刘茹,难道你是猪脑子吗,三四十年了依然记不住,刘家的正门,是不允许满身肮脏的你踏过门槛,想要进门,滚去一边的侧门。”

    刘云海满脸嫌弃的看向刘茹,语言凶恶说道。

    从其身上,丝毫感受不到同为刘家人的亲情。

    刘茹听到这话,眼睛直接红了,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十八年,她的儿子都长这么大了,刘家依然揪着不放,甚至进入刘家,必须走那与正门相比,如同狗洞一般的侧门。

    而且此刻,当着她儿子的面说出此话,她的自尊心可以不要,但是伤害林阳的自尊心,却是万万不可饶恕。

    为了儿子,她身为母亲什么都敢豁的出去,敢六亲不认,敢与天下敌。

    “如果我们今天非要从正门过呢?”

    林阳听到这话,双眸轻轻眯着,露出丝丝寒光。

    敢于阻拦他们进门,今天说不得,就要让得刘家,血染门庭。

    哪怕这个刘家,与他有血缘关系。

    话落后,他便是轻轻迈出了一步,垂在一侧的手掌,五指缓缓蜷缩,攥成了拳头。

    “小阳,你退后,今天让我来。这刘家正门,今天我非要昂首挺胸踏进去不可。”

    伸出手掌,刘茹忽然抓住林阳的胳膊,把林阳拉到身后去,女强人的风范,再次从刘茹身上出现。

    林阳脸上惊愕了一下,便是无奈的耸了耸肩。

    他都忘记了,在离开洛城去往东梁市之前,他把刘茹的修为,从无到有,直接提升到了引气境的巅峰,炼成了晶肌玉骨。

    以刘茹此时的实力,不要说区区一个刘家大门,即便是把整个刘家踏平,也是没有丝毫难度。

    既然如此,索性,他把舞台让出来,让得他老妈,彻底出一口恶气。

    “呵,想进刘家,刘茹,你得了失心疯了吧,凭你一个小小女子,想要踏进正门,有我站在门口,你就痴心妄想。”

    刘云海挽了挽袖子,面露狰狞之色,更是一步踏出,站在刘茹面前,微仰着脑袋,比刘茹高出个五公分,论及块头,刘茹更是拍马都赶不上。

    “让开。”

    刘茹面若寒霜,口中轻喝道。

    “滚!”

    刘云海冷哼一声,抬起蒲扇般的粗壮大手,便是向着刘茹的饱满胸口推去。

    刘茹见此,眸中寒光一闪,刘云海身为堂哥,竟然如此轻浮,她还有何必要留手。

    旋即,她抬起保养的细皮嫩肉的手掌,快若闪电一般,直接后发先至,拍在刘云海的胸口之上。

    “砰!”

    刘云海根本没有把这一掌放在心上,在他想来,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能够有多大的力量,即便他站在原地,让刘茹去推,也不一定能够推动。

    所以,他在听到手掌拍在胸口的声音之后,依然向着刘茹饱满的胸口推去。

    结果,就是那让他不放在心上,认为柔柔弱弱的一掌,在砰地一声之后,骤然爆发出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直接将之击飞了出去。

    最终,砰地一声,他魁梧的身体,直接摔在了五米之外。

    毕竟是刘家人,刘茹还是留了九分力道,没有让得刘云海受伤。

    “小阳,我们走。”

    刘茹冷冷瞥了一眼摔在五米外的刘云海一眼,便是对着身旁的林阳说道。

    话落之时,她抬起脚掌,一步跨进了刘家正门高大的门槛。

    几乎在她踏过门槛的那一刻,心灵之中,犹如有一道枷锁,在这一瞬间,直接崩碎,让得她整个心灵,彻底摆脱了束缚,一股难掩的情绪,在心中激荡而开。

    林阳站在刘茹身旁,自然感觉到了刘茹身上,在这一瞬间的不同,不由嘴角会心一笑。

    他老妈,终于是跨过去了这道坎。

    而另一道坎,呵呵,不在这里,在京城,他也会帮他老妈,跨过去。

    “臭表子,你敢打我,还敢跨进正门,你找死。”

    摔在地上的刘云海看到刘茹跨过了正门的门槛,脸色猛地一变,眼中露出难掩的怒火。

    在刘家,已经八十七岁的老太爷,思想非常守旧,对于门楣,看的极重。

    以刘茹曾经未婚生子的事情,放在古代,就是浸猪笼的下场,也就是在现代社会,有了一些法制,才没有把刘茹用族规处置。

    但是,刘家上下都知道,在刘老太爷的心中,一直都有这根刺,所以对于刘茹,对于刘国丰,一二十年来,都非常厌恶。

    如果,让得刘老太爷知道刘茹从正门走进刘家,恐怕要把老太爷气的火冒三丈,身体都要气出毛病来,若真是那样,没有哪个人能够担当的起。

    他一声怒喝后,便是从地上爬起,带着满面凶光,向着刘茹扑了过去,想要把刘茹重新撵出正门。

    林阳走在刘茹身旁,见到这一幕,抿了抿嘴,在刘云海来到面前那一刻,直接一脚狠狠踹出,踹在了刘云海的胸膛之上。

    这一下,可比刘茹那一掌重了许多。

    “噗!”

    刘云海只感觉胸膛如同撞击在高速行驶的复兴号上,巨大的冲击力,让得他感觉胸膛内器官激烈翻滚,无比的疼痛感觉,自胸口处,扩散开来。

    几乎瞬间,他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如同一只抛飞的破麻袋一般,划出一道抛物线,直接撞在影壁前一个小小花坛的边沿位置。

    “嗷!”

    刘云海口中发出一声惨嚎,感觉腰都被撞断了,两眼一黑,差点就晕了过去。

    但是,剧烈的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想晕晕不过去。

    “可恶的臭表子,还有狼崽子,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他咬牙牙齿,满脸扭曲,忍着疼痛,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快速找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片刻后,他打出的号码被接通。

    见此,他朝着手机怒吼道:“快来人,刘茹那表子和她那狼崽子,从正门打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