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独特的嘴脸(下)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这个不要脸女人,竟然还带着那个小杂种,大摇大摆的回来了,真是不知道廉耻,刘家庄的脸,都被这俩不要脸的东西丢尽了,害的我儿子也跟着找不到媳妇。”

    “三四十岁了,都没有人敢娶,真是活该,这样的女人,刘家真该将之浸猪笼,留着只会败坏名声。”

    “你看那屁股一扭一扭的骚样,也不知道和几个大老板睡了,才能够穿的这么好,一看就不是好东西,难怪当年能够干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

    ……

    一道道显得恶毒的言语,从身后八米之处,传了过来,即便声音很小,仅仅八米的距离,也足以传入耳中了。

    刘茹面色铁青,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的捏了捏保养的极好的手掌。

    林阳也是目露冷光,这些娘们的嘴巴,真是太臭了。

    背后说人坏话,就不要让人听到。

    而这些愚昧的娘们,真的把背后当成了背后,刚刚转身,刚刚走过,就肆无忌惮的嚼舌根,似乎巴不得走过的人听到,真是品质低劣的可怕。

    呼,臭娘们。

    林阳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双目一眨,有着一抹狠辣之意,他猛地转身,在刘茹蓦然一惊中,向着那些嚼舌根的老娘们走去。

    “啪!”

    “啪!”

    ……

    转眼间,林阳来到这些恶毒女人身前,在这些女人惊愕的目光中,林阳出手极快,手掌抽出,在所有口出恶毒之言的女人脸上,留下一道鲜红的手掌印。

    “管好你们的嘴,不要再嚼舌根,不然,我让你们没有舌根可嚼。”

    林阳满面阴冷,沉声说道。

    以前,他还小,没有实力,对这些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恶毒女人没有办法。

    但是现在,有着超强武力,他怕谁。

    若是连自己老妈的脸面都无法维护,连老妈的名声都无法保全,如何身为人子?

    刘茹看到这一幕,满脸震惊之后,眼睛都湿润了。

    林阳再一次为她出头,虽然打了刘家庄的女人,会让这些女人变本加厉嚼舌根,但是,作为儿子,维护老妈,亲情体现,也代表着,他们的反击。

    “你这个狼崽子,你敢打老娘,老娘和你拼了。”

    一名五十多岁的妇女十分泼辣,摸了摸被林阳抽的生疼的脸颊,立刻疯狂了起来,张牙舞爪,朝着林阳的脸上狠狠抓了过去。

    其他的妇女,也是目光冰冷,一脸不善,凶狠的看着林阳,也有着想要化作泼妇,朝着林阳扑去的想法。

    “啪!”

    林阳朝着扑来的妇女,毫不犹豫,反手就是一巴掌。

    对于泼妇,可以不当成女人,该打,绝不手软。

    旋即,这名手爪抓向林阳的妇女,脸上再挨了一记,前扑过来的身体猛地一个趔趄,直接倒在了地上,嘴角流出鲜血,有森白的牙齿,顺着鲜血,掉落在地上。

    “啊啊啊,杀千刀的,该死的,你打老娘……”

    妇女摸了摸嘴角的血迹,顿时如丧考批,盘着双脚坐在地上,双手拍打着地面,变成撒泼的女人,痛哭流涕,大声喊骂。

    林阳听到这一声声哭喊,眸中露出杀意,垂在一侧的手掌缓缓抬起,猛地捏出剑指。

    “小阳,不要,你外公还要在这里生活。”

    刘茹看到林阳的动作,心中一震,连忙走上前来,一把抓住林阳的手臂,摇了摇头。

    在刘家庄杀人,虽然以林阳如今的身份,如今的实力,不用担什么责任,但是,她的父亲刘国丰还要生活在这里,若是林阳真杀了这个嘴巴恶毒的女人,恐怕刘国丰会被整个村子的口水淹死。

    “好吧。”

    林阳扭头看了眼拉住他手臂的刘茹,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

    但是下一刻,他却是一脚把这名哭嚎的妇女踹翻,直接让之晕了过去。

    “我告诉你们,以后若是再让我听到你们嚼舌根,你们的下场,就如这颗石头。”

    目光冰冷的在这里所有妇女身上一一扫过,林阳忽然抬起脚掌,朝着放在道路一侧,供人闲坐的一块青石,一脚跺了下去。

    砰!

    青石应声而碎,成为齑粉,很是惊人。

    几名农村妇女看到这一幕,全都脸色一变,畏畏缩缩起来,看向林阳的目光,也变了。

    她们历来欺软怕硬,只敢背后放狠话,哪里见过林阳如此凶残。

    林阳警告之后,冷哼一声,便是扭转身,与刘茹一起,向着刘家方向走去。

    一路上,再次警告了几波妇女。

    但是,等林阳二人走远,这些妇女却是脸上狰狞起来,在村子道路上蹦着怒骂,极度难听。

    ……

    终于,林阳二人穿过一段不是太长,但在他们心中太长的路,走到了刘家园林的大门。

    这是用青砖以古时地主家庭模式,建造而出的一座大宅,青砖蓝瓦,三进三出。

    正门,是一座用青砖蓝瓦搭建的门楼,最引人注意的,是正门的大门,是两扇四五米高的榆木大木门,看起来高大气派,透露着地主老财的龌龊气息。

    此刻,因为过年的原因,大门敞开,欢迎着为刘家带来名望的刘家精英回来。

    而在大门的两侧,其实还有两个小小的侧门,平时的时候,刘家人走动,都是从侧门出入,只有重大节日,以及有贵客临门,才会打开大门。

    “妈,我们进去吧。”

    林阳站在刘家大宅子门前,指了指正门,偏头向着身旁的刘茹说道。

    “走正门?”

    刘茹看到林阳所指方向,脸上露出一抹纠结。

    长久以来,她每次回到刘家,都不被允许走正门,如今,林阳想要走正门,她有心抗拒,但是又感觉,这样的抗拒不对,心中陷入了矛盾。

    “不走正门,难道还如以前一样走侧门。呵,他们长久以来如此对待我们,难道到得现在,还要逆来顺受?”

    林阳冷笑一声,看着正门之内,一堵影壁正对着门口,写着大大的福字。

    让刘茹走正门,是自信、自尊、自强的开始。

    若是一个人没有自信,没有自尊,如何能够行的更远。

    而这次回刘家庄,也必须把老妈心中的那抹痛,给抚平。

    “好,走正门。”

    刘茹深吸一口气,挺了挺胸膛,眼眸中迸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光芒。

    在说出这句话后,她便是抬起脚步,向着正门方向,踏出了坚实一步。

    然而,刚走到正门门口,一声冷喝,突兀从门房处传来:“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