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见血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在别墅客厅之中,李家二代三人以及李家三代二十来人,虽然有别墅房门阻挡,他们看不清楚在别墅门口,到底生了什么情况。

    但是,那从李德山和蔡元冲口中出的痛苦嚎叫,却是让得他们身体一颤,心脏咚咚狂跳之间,面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到底林阳会不会大开杀戒,斩尽他们所有?

    谁也不知道。

    不过,在林阳一步迈进别墅的那一刻,坐在沙上的李家三兄弟以及他们身旁的夫人,都在一瞬间,脸色陡然变化,连忙从沙上站起,快走到那些李家第三代之中,看着林阳缓缓走来。

    在林阳快要走到沙之时,蔡元冲忽然从林阳一侧快步走出,来到正中间的沙前,在李家众人嘴角抽搐中,用衣袖擦了擦沙坐垫,又小心把沙整理了一翻。

    然后,他一脸谄笑的扭转身体,躬身道:“林宗师,您请坐。”

    看着这曾经高高在上,现在完全相反的蔡元冲,李家所有人,再次感受到来自林阳的恐怖,那是让得半步化劲都要小心对待,生怕伺候不好,而引来杀身之祸的人物。

    林阳丝毫没有在意蔡元冲的谄媚之意,如这里是他的主场一般,来到沙前,就要坐下来时,忽然他的眉头轻轻一皱,抬头看向一处方向。

    在那里,他感受到了一道毫不掩饰的仇恨气息。

    在他展现了如此实力之后,依然有人对他毫不掩饰仇恨之心,那么这样的人,根本死不足惜,没有哪怕是丝毫的存活价值。

    这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妇女,站在一名头花白的男子身后,不时露出一双恶毒的眼睛,向着林阳投射出仇恨的目光。

    “林宗师,这是李立的老妈,她对您杀了他儿子,心中很是有些怨愤。”

    看到林阳目光所望之处,蔡元冲目中光亮一闪,便是阴恻恻的在林阳身旁小声说道。

    “哦,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让她活着。你去处理吧!”

    嘴角轻轻冷笑一声,偏了偏脑袋,林阳看着讨好似的说出妇女神身份的蔡元冲,淡淡说道。

    “是!”

    蔡元冲听到这话,不由抿了抿嘴唇,目中狠辣光芒一闪而过。

    然后,他毫不犹豫的从原地一跃而起,化作一道疾寒风,直接跨过沙,出现在李有望身后的卫华面前。

    他宽大的衣袖之中,瞬间滑出一把寒光四射的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这把匕,直接插进了卫华的胸膛中,然后拔出。

    噗!

    刺目的鲜血在眨眼间,如同小巧喷泉一般,从那伤口处喷涌四溅。

    那藏身在李有望身后的卫华,感受着胸前的疼痛,不由两眼一呆。

    怎么也没有想到,会突然遭到袭击。

    等到她回神时,却是感觉到全身上下的力气,正在以恐怖的度流逝而去。

    然后,她丝毫不能控制的脑袋往后一扬,整个人如同木桩一般,直接砸在地面上,丧失了呼吸。

    “你干什么?”

    同时,李有望看到这样的一幕,长久以来的颐指气使,让得他在这事关生死的关键时刻,没有多想,直接勃然大怒,大吼道。

    但是,在这吼声落下时,他心中便是后悔。

    今时不同往日!

    他的一吼,等于站在那少年宗师的对立面。

    然而,此刻已经晚了,那有几滴鲜血溅射到脸上的蔡元冲听到这声怒吼,猛地偏转脑袋,一双眼睛如同恶狗一般,舔了舔嘴唇,直勾勾盯着李有望。

    几乎没有犹豫,他手中的匕一翻,雪白闪亮的刀刃,在电闪石火间,刷的一下,又是插进了仅仅是个普通人的李有望胸口中。

    匕拔出,鲜血喷溅。

    李有望两眼无神的看着胸口处喷涌的血泉,脑袋里一片空白。

    在香岛商场纵横几十年的他,竟然有一天,会是这样一个死法。

    一个儿子死了,他私下还有三个私生子,根本没有必要为了那已经死去的李立,搭上他的性命。

    然而这一刻,一切悔恨都已经晚矣。

    他只感觉意识渐渐的消失,身体向着后方仰躺而去,最终砸在地面,成了一具尸体。

    连杀二人,整个过程,仅仅在一两秒内生完毕。

    浓郁的血腥气味,这时候才扩散开来,让得李家二代的李有天和李有忠,全都呼吸一滞,面色苍白,眼中有着深深的恐惧。

    平常他们虽然与李家老大李有望争权夺利,甚至恨不得对方死去,但是在这一刻,李有望真的死在了眼前,他们却是有一种刀架脖颈的感觉。

    即便是那些历来在李家巨大羽翼之下,生活的无忧无虑,流连于花红柳绿的李家第三代,在这一刻,看着躺在血泊中的李有望夫妇二人,也是呼吸猛地一滞,脸色苍白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恐惧。

    他们从来没有想到,死亡距离他们这些公子、小姐,竟然如此的近。

    其中,李颜夕手指用力的捏着衣角,对于李有望夫妇的死去,眼底深处有着一抹解恨。

    同时,悄悄望向林阳的眼眸中,也有着一抹迷离。

    虽然这是一个比她小了两三岁的少年,但那一身的霸气,那一身张狂,那一脸的狠辣,那碾压众生的姿态,还是狠狠的触动了她的心灵。

    这,明显是一个比之柳新元更加优秀了千百倍的男孩!

    跟随林阳走入别墅,此刻颤颤巍巍站在沙不远处的李德山,看到李有望倒在血泊中,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握着金丝檀木龙头拐杖的双手,也在瞬间颤抖。

    虽然多年来的争权夺利,家族内斗,父子之间,兄弟之间,都已经没有多少亲情味道,但是在看到李有望倒下之时,心中还是有着难言的悲痛。

    香岛李家从他李德山手中兴旺,也在他李德山手中逐渐败落。

    都是一念之间啊!

    林阳没有在意那弥漫开来的血腥,也没有在意四周李家人心中所想。

    他轻轻坐进了客厅正中间的沙里。

    从李德山窥觑他手中的冲虚真经第二卷开始,已经注定,必须有人为之付出代价。

    今天,若是他林阳实力不济,恐怕倒在血泊里的,必定会是他林阳,而笑到最后,也将会是李德山。

    没有人可以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s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