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恐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在李家所有人满含希望的目光落在那坐在李德山身旁的蔡元冲身上时。

    蔡元冲的一双老眼瞪得圆溜溜,一眨不眨的盯着显示器屏幕,老嘴更是轻轻张开,喉咙里出不可控制的呃呃额声音。

    他整个脸上,都是不可抑制的惊容。

    林阳一脚震杀四名武道暗劲,直接惊吓了他一颗苍老的心脏。

    林阳一指灭杀逃都不可能逃的陌刀中年,直接恐惧了他整个心灵。

    太令人惊悚了!

    他心中十分肯定,即便是他面对陶坤四人,也不可能轻松将之战胜,更何况是灭杀。

    这显示器屏幕之中,一脸稚嫩的少年,明显修为恐怖,已经脱了暗劲,必定是化劲宗师无疑。

    十六七岁的化劲宗师啊,这该是多么恐怖,多么瘆人的修炼天赋。

    想到此处,他不由身体颤抖了一下后,老眼一眨,恢复了神志,但是在看到四周李德山等李家众人满含期待的目光后,他心脏再次不争气的剧烈跳动,脸色直接苍白如纸。

    噗通!

    他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恐惧的全身一软,直接从沙上滑落下去,一屁股坐在了别墅客厅地板上,那刚刚高高在上的武道高手形象,彻底荡然无存,只剩下一个满脸惧意的糟老头子形象。

    这些人还想让他去抗衡那杀星,他玛的,他们不想活,他蔡元冲还想活呢!

    “你们你们别这么看着我,这个少年他玛的最起码是一个化劲宗师,凭我的实力,即便拼了老命,也肯定是无法搞定的,若是大家想要活命,那么现在就祈求这个少年,在登上山顶之后,不会来杀你们吧。

    算了,老子不和你们在一起,老子要请求这少年手下留情去。”

    蔡元冲哭丧着脸,气急败坏的吼道。

    在话落之后,似乎心中做出了某种决定,他苍老的手掌按着面前茶几,双腿软的从别墅客厅地板上站了起来,一脸惶恐的向着别墅门口而去。

    推开别墅房门,走到别墅门口一侧的石砖平台上,在别墅内李家众人的目光中,噗通一声,他双膝着地,低着脑袋,如同一名犯了不可饶恕错误的囚犯。

    宗师如九天神龙,轻易不可触犯,他必须拿出十分的诚意,才可有那么一丝活下去的机会。

    “嘶”

    在别墅之内,透过别墅房门,看到蔡元冲这样举动的李家众人,全都面色震惊中,倒抽一口凉气。

    若是刚刚他们还不能理解林阳的恐怖,那么在这一刻,通过蔡元冲的一跪,他们哪里还感受不到林阳的恐怖无边,这是一个能够让得半步化劲高手跪地求饶的存在。

    李德山双手握着龙头拐杖的手柄,老脸上也是惊愕的看着这个在他印象中极度高傲的蔡元冲,一时间脑袋里有些空白。

    事情的展,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的之外了。

    不过,在商场中摸爬滚打了一辈子,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十分可怕,仅仅愣神了片息,便是老眼一眨,目中现出一抹精明。

    看来,想要在这个少年面前活命,也只能如蔡元冲这样的做法了。

    李德山沉吟了一下,便是瞬间做出了决定。

    他双手撑着金丝楠木龙头拐杖,在四周众人再次诧异的目光中,从沙上缓缓站起,一步一步,走出别墅房门,来到蔡元冲对面的石砖平台上,缓缓跪伏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蔡元冲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这个老狐狸,果然是能屈能伸,在这么快的时间,便是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

    剩下的李家二代和三代,看着跪在别墅门口的二人,全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李有望用力的握了握手掌,眼中无比阴沉。

    他作为李家二代中的老大,比其他二人多吃了几年白饭,多长了几年经验,清楚知道他老爹的性格,能够一言不的跪在别墅门口请罪,就足以说明,其心中的取舍。

    按理说,他作为长子,也应该做出表率,跪在他老爹的身边。

    但是,那林阳是他的杀子仇敌,跪林阳,绝不可能。

    而在他的身旁,李立的老妈卫华,也是眼中闪烁着疯狂的仇恨,林阳越是表现的突出,越是让得他想到那惨死的儿子,恨意不可抑制。

    至于李家二代的另外二人,看了一眼李有望后,踌躇了几下,最后暗叹一声,跪别人,心中总是过不去那道坎,更何况是跪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算了吧,主谋又不是他们。

    一指灭杀了陌刀中年后,林阳抬起的右手垂落在身体一侧,轻轻转身,继续抬起脚步,缓缓向着天雾山山顶之上走去。

    五十米的距离,在林阳的脚下,仅仅用了三十秒时间,便是出现在了山顶别墅之前。

    “嗯?这是?”

    入眼看到别墅门前跪在门口两侧的两个老家伙,林阳眉头轻轻一皱,眼中刚刚露出疑惑之色,便是很快恍然,嘴角勾起冷笑。

    这二人必然是看到他刚刚在半路上的表现,心中惊恐害怕,跪在门口请求饶恕来了。

    但是,和他林阳作对,岂是那么容易可以饶恕。

    心中冷哼了一声,他没有停止脚步,向着别墅门口徐徐走去。

    脚掌踏上台阶,站在房门之前,两侧是跪伏在地,头苍苍的李德山和蔡元冲。

    “林宗师,刚刚多有得罪,请您饶恕。”

    蔡元冲跪在地上,朝着林阳抱了抱拳,额头上冒着大量的冷汗。

    化劲宗师本来就是性情捉摸不定,更何况是一名少年宗师,万一心情不爽,只用一掌,足以解决他的生命。

    “林宗师,老朽鬼迷心窍,做了不恰当的处置,请您高抬贵手,饶了老朽这一次,往后做牛做马,悉听尊便。”

    李德山在一侧,身体颤抖着,亦是表现的诚惶诚恐,开口说道。

    “哦?刚刚那五人,便是你们派出的吧?”

    林阳听着二人的求饶之言,嘴角冷笑,淡漠问道,听不出丝毫的情绪变化。

    “宗师恕罪!”

    “宗师饶恕!”

    听到林阳这话,两个老家伙脸色猛地大变,不知道林阳说出此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他们不敢有丝毫怠慢,连忙额头触地,姿态放得更低。s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