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震杀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手拎着陌刀的中年,也在陶坤四人围攻林阳之际,提着陌刀,脚下快步移动,寻找着合适契机,给予林阳最是致命的一击。

    在山顶别墅之内,李家所有人看着显示器屏幕,神情都很紧张。

    “陶师傅他们四个的度好快,竟然连高清摄像头都跟不上他们的度,让得我们在这里,可以看到他们身后一连串的黑影。”

    有人忽然小声议论了一声。

    很快,得到了身周等人的认同。

    “陶师傅当然厉害,徒手劈砖,一次可以轻松开六砖。”

    “拿了钢枪的陶师傅,更加帅了,让得那个少年都两眼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动都忘记动了。”

    “嘿,这少年,敢和我李家对抗,明显就是找死,恐怕现在这是直接吓傻了吧。”

    李家子弟看着屏幕上静立不动的林阳,一个个交头接耳,小声的冷笑,对于林阳那里极度的冷漠,似乎林阳在四人合击下重伤,在他们眼中,就如观看斗鸡表演时斗鸡死亡一般平常。

    听着身后后辈小声的议论,李德山苍老的嘴角轻轻勾着,眼前的形势,一眼看去,一片大好。

    只要拿下了林阳,就能得到仙书,就能让得他的长寿,有了无限希望。

    至于林阳灭杀李立所引起的仇恨,根本没有放在他的心上,因为他的孙子,明的暗的,实在不少,缺一个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不错!气势很足。

    老眼随意的瞄着显示器屏幕,蔡元冲轻轻点了点头,眼中有着一抹如师傅看徒弟表演的满意。

    他感觉,这陶坤四人与林阳一个照面,应该就能将林阳重伤。

    而那坐在李家老大李有望身旁的大媳妇卫华,却是两眼盯着显示器的屏幕,嘴角勾着解恨的狞笑。

    她就李立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却死在林阳手中,对林阳的仇,对林阳的恨,不可能轻易的消除,除非林阳死在她的面前,才有可能稍微缓解。

    反倒是李颜夕满脸苦涩,心中满不是滋味。

    那仙书是她最先找到,却在此刻,不仅做了别人的嫁衣,而且还让得她自己,受到了李德山有些太过于不公平的禁足惩罚。

    得不偿失啊。

    她这一刻,心中甚至有一种扭曲的渴望,渴望林阳能够狠狠的杀掉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给李家来一次彻底的清洗,让她活的不是那么卑微。

    看着袭击而来的四人以及四把寒光绽绽的兵刃,林阳嘴角的冷笑越来越盛,眼中的杀意,陡然如同实质。

    他一身飒然,背负在身后的双手,快掐出一道奇异的印诀,手指轻轻一弹,这枚印诀落入地面上,含而不。

    直到四道身影出现面前,四把兵刃劈到头顶上空。

    “死!”

    陶坤双目怒瞪,满面狞笑,在出现在林阳面前后,身体猛地一跃而起,手掌中握着的钢枪在挥动间,几近弯曲成半圆,向着林阳的脑袋抽落。

    而其他三人,手中握着的长剑和唐刀,也是带着强烈的破风之声,向着林阳的双肩劈砍。

    似乎想要一击之下,敲晕林阳的脑袋,卸去林阳的双臂。

    在这兵刃寒光临头的时刻,林阳忽然抬起右脚,在地面上轻轻一跺,张口轻喝。

    “震杀!”

    几乎在声音落下的瞬间,自他的脚掌所踏落之处,一圈圈恐怖的能量波纹如同水中涟漪一般,向着林阳的身体四周,轰然扩散而去。

    几乎在眨眼间,这些显得恐怖的能量波纹,直接波动到了陶坤四人的面前。

    在他们四人看到这一幕,心脏猛地一抽,感觉到危险那一刻。

    “噗!”

    “噗!”

    他们突兀的张口,一蓬蓬血雾,竟是不可抑制的从口中狂喷而出。

    脸色直接苍白。

    甚至,他们用尽了全身力气,向着林阳狠狠砸下的手中兵刃,竟然在这一道道宛若水波涟漪般的能量波纹冲击中,不仅剧烈颤抖,无法向着林阳的身上再砸落而下,而且在那兵刃之上,还出现了一道道如同蜘蛛一般的细微裂纹,且这些裂纹蔓延的越来越多。

    “怎么可能?我是暗劲后期!”

    “他到底什么修为?怎么这么恐怖。”

    “我感觉,这小子如深渊一般不可见底。”

    陶坤四人心中惊骇到恐惧,再也不能保持刚刚对林阳的藐视。

    在这一刻,林阳那仅仅只有十六七岁的年龄,在他们眼中,是那么的讽刺,刺痛了他们的心脏。

    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武道修炼能够这么容易,可以让得一名少年,可以达到比他们还要恐怖的修为。

    然而,恐惧已晚。

    从林阳右脚轻轻一跺地面,到四人口喷血雾,停顿在林阳面前,仅仅只有一秒钟。

    然后,这四人手中布满了细密裂纹的兵刃,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以肉眼可见的度崩溃成一片一片,如同雪花一般,洒落大地之上。

    而陶坤四人,却也是在同时,被那如水波一般连绵不断的能量波纹,直接轰击在身体之上,让得他们四人如同溺水之人一般,大幅度挥舞着双臂双腿,口中喷着血雾,从空中划过,狠狠砸在林阳四周五米外,抽搐了几下,便是不再动弹分毫。

    “嘶”

    在外围,手中拎着陌刀,准备伺机攻击林阳的中年,看到这电光石火间的一幕,直接震惊的张着大嘴,眼睛里全是不可思议神色。

    陶坤四人即便是败,可也败的太快了一点吧!

    他知道,凭借他的暗劲巅峰的实力,哪怕拼了老命,也不可能在陶坤四人联手之下讨到半分好处,十有**会殒命在四人的围攻之中。

    然而,这样强悍的联手攻势,竟然对这名仅仅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没有丝毫的威胁。

    甚至,这名少年依然双手负在背后,仅仅是脚掌轻轻一跺地面,便是达到了如此的结果。

    很是明显,这名少年还未尽全力。

    这就更加恐怖了。

    他玛的,在这一刻,我是该退呢,还是该退呢?

    手中拎着陌刀的中年,面色苍白,毫无血色,他的心中更是弥漫寒意,弥漫了恐惧,林阳带给他的视觉冲击,让得他心中产生了浓烈的撤退之意。

    几乎在这撤退想法出现脑海的瞬间,他便是毫不犹豫,直接手掌轻轻一提长柄陌刀,身体一转,猛地一踏地面,拼尽所有度,沿着别墅区的主干道,向着天雾山山脚下,疯狂奔逃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