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矛盾重重的李家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李颜夕听着这道声嘶力竭的嚎啕声音,不由皱了皱眉头。

    这在别墅内嚎啕的妇女不是别人,正是李立超的母亲,她的大伯母。

    因为连生三个女儿,老来得子,她的大伯母对于李立超十分溺爱,被视为争夺李家财产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给予了厚望。

    同时,因为溺爱,李立超做事情横行霸道,在整个香岛,是出了名的恶棍小霸王,祸害了不知道多少岛内的和内地的女子清白。

    “看来今天,这个大伯母,必定会对我发难了。”

    抿了抿性感的红唇,李颜夕心中念头闪过。

    然后,别墅房门忽然打开,杨姓中年从别墅内走了出来,来到李颜夕面前,淡淡说道:

    “进去吧。”

    “嗯。”

    李颜夕点了点头,抬起脚步,便是走向山顶别墅的房门而去。

    手掌轻轻按在房门上,一把将之推开。

    立刻,那房间中妇女的哭嚎声音,在突然间,提高了几十分贝,直接灌入耳膜。

    “贱人,杂种,都是你,都是你为了争夺我家小超的继承权,引来了内地的武道高手,对付我家小超,让得小超失踪,你给我家小超偿命。”

    李颜夕在揉了揉眉心,终于适应了刺耳的哭嚎声后,却在抬头的瞬间,突兀的见到,一道身影从别墅之内,张牙舞爪向着她扑了过来,正是那李立超的老妈,她六十岁左右的大伯母。

    李颜夕下意识的扭身,直接躲过了妇女张牙舞爪的一扑。

    “哭,闹,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我李德山了……嗯?”

    在李立超老妈一扑之后,别墅内响起一阵强烈的木棍撞击地板砖的声音和一道苍老的呵斥。

    几乎在这道呵斥声音落下的瞬间,整个别墅中变得寂静下来,哪怕是张牙舞爪,扑了李颜夕一下的妇女,也是目中含恨的看了李颜夕一眼后,停止了哭嚎,不再扑向李颜夕。

    李颜夕见此,宝蓝色的眸中光芒一闪,低下眸子,缓缓走进别墅之中。

    旋即看到,在客厅之内,正中间的一张沙发上,坐着一名老者,头发和胡须雪白,没有一点杂色,但是脸色却很是红润,泛着健康的光泽。

    这名老者,正是李家掌门人李德山。

    他的手中,握着一把金丝楠木的龙头拐杖,坐在那里,不怒自威。

    而在李德山两侧的沙发上,坐着三名中年和两名妇女。

    他们是李家的第二代。

    在沙发的后面,还站着十几个年龄不等的青年。

    他们是李家第三代。

    “爷爷。”

    李颜夕走到李德山等人的视线之下,朝着李德山欠了欠腰,恭敬的叫道。

    李德山在李家威势很隆。

    “你还知道回来?”

    李德山老眼轻轻扫了一眼李颜夕,老脸严峻,沉声冷道。

    而在这话出口后,在他身旁两侧,一名头发花白,六十岁左右的男子,目光冷厉的落在李颜夕的身上,有着丝丝杀意蕴含。

    这是李家长子李有望,李立超的老爹,李颜夕的大伯。

    李立超是他寄予厚望的唯一儿子,现如今,却是落得消失不见的下场,一切罪魁祸首,都是李颜夕,还有那个李颜夕找回来的内地佬。

    他定要报复!

    而在李有望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两对夫妇,其中一对,是李颜夕的二伯李有天和她的二伯母,另外一对,便是李颜夕的父亲李有忠和她的母亲。

    此刻,这两对夫妇,四双眼睛,都是无奈的看着李颜夕。

    “爸,颜夕她……”

    忽然,才四十岁左右的李有忠扭头,看向鹤发童颜的李德山,踌躇了好几下,刚要开口为李颜夕说几句好话,却在瞬间,李德山手中的金丝楠木龙头拐杖猛地在地面上一磕,面含怒容。

    “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这话一出,李有忠脸色不由一僵,讷讷不敢再言。

    他本来就是忠厚,在整个李家,若不是有着李颜夕这个女儿一直在争取、拼斗,恐怕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而李德山,也对这个三儿子内心有着不喜,感觉没有他闯荡商海的锐气,朽木不可雕也。

    “爸,颜夕也许有什么内情,我们听听她怎么说,不要吓坏她了,让她组织不好语言。”

    李家二房李有天看了眼身旁性格软弱的三弟,轻轻摇了摇头,向着李德山说道。

    却还没等到李德山说话,那刚刚张牙舞爪扑了李颜夕一下的大伯母,这个时候跳了过来,面目狰狞,状若疯狂,指着李有天吼道:

    “有什么隐情,她这苟娘养的,明显是想要扫清她继承李家财产的障碍,才出此计谋,要我家小超的命,她就不得好死,必须给我家小超抵命。”

    如泼妇一般的叫骂,让得李有天目中寒光一闪,猛地抬头,看向李立超的老妈,冷声说道:“大嫂,注意你的身份,注意你的言辞,这里不是大街,不需要你骂街。”

    “我骂了又怎么样?李老二,我知道你和李老三穿一条裤子,一直看我们大房不顺眼,看我家小超不顺眼,想要让你那才八岁的儿子压我家小超一头,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可是,你休想,我们是大房,我们家小超是长孙,第一顺位继承人。”

    李立超的老妈,指着李有天的鼻子大骂。

    在这一刻,整个李家所有的矛盾,所有的脸面,所有的伪装,因为一个李立超,在顷刻间撕开。

    “够了,老大媳妇,你若是再这样口不择言,恐怕李家,容不下你。”

    李德山用手中的拐杖,再次狠狠撞击了几下地面,老脸阴寒着,怒声说道。

    李家的内斗,他也很头疼,都是财产惹的祸,让得整个李家,缺少了亲情。

    “卫华,你回来坐下,让爸处理这件事情,我相信,他绝不会放过不该放过的人。”

    李有望眉头轻轻一蹙,不得不开口,叫住了李立超的老妈卫华。

    以李德山的强势,若是他老婆真敢再多说,把她驱除出李家,李德山还真敢干的出来。

    卫华听到这话,满是赘肉的脸上,双目圆睁,怒瞪了李颜夕一眼后,狠命的咬了咬牙齿,还是走到李有望身旁,向着沙发坐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