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打脸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三分钟内,处理好我发到你手机邮箱中的那条录音中的四人。”

    林阳的短信,仅仅只有这么一句。

    弄好了之后,他将手机装进口袋中,淡淡的扫了一眼对面,说道:“等着吧。”

    话落之后,便是不理会几人,拿起桌子上的筷子,挑选着既好看又美味的菜品,那轻松随意的姿态,让得对面的余庆丰几人,恨得咬牙切齿,眼中都是寒光。

    “好,好,好。”

    咬着牙连说三声好,余庆丰阴沉着脸,说道:“我倒要看看,你一个穷酸,到底有何胆量,敢于如此嚣张,若是等到餐后,你的这个录音依然没有砸出水花,那么本少会让你的脑袋砸出血花。”

    然而,他这略显得发狠的话,没有得到林阳的丝毫回应,林阳依然大快朵颐,吃的香甜。

    李颜夕嫩白细腻的手指捏着酒杯杯壁,宝蓝色的眸光淡淡看着这一幕,心中有了一些讶异。

    林阳那里竟然有那么的自信,难道林阳的身份,并不是她想象中没有丝毫背景的武道散修吗?

    时间在包间中沉闷的气氛中渐渐流逝,两分钟后,一道极有个性的手机铃声,忽然在包间中铃声大作,让得沉闷气氛中的李颜夕和余庆丰等人,全都神情一震,向着那手机铃声响起位置看去。

    赫然发现,手机铃声是从余庆丰的身上传出。

    余庆丰见此,不由朝着李颜夕歉意一笑,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朝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看了一眼。

    仅仅这一眼,他脸色便是露出了惊愕,这个电话,竟然是他身为市府主官的老爸打来的。

    按理说,今天他招待李颜夕,是他老爸授意的,而且用脚趾头去想也知道,中午这个时间点正是招待李颜夕的时刻,若是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情,他老爸绝不会打来电话。

    想到此,他也来不及离开餐桌,直接接通了电话,还未开口,里面就传出了怒吼声音,把他耳朵都震得嗡嗡乱响,一秒钟后,才听清楚。

    “余庆丰,你小子是打算把你老子害死是不是?平常你胡来,老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理会你,可你他玛的不能变本加厉,什么人都给老子招惹吧?你他玛的想死,老子还不想死呢,赶快、立刻、马上给我争取林少将的原谅,不然,老子把你送去挨枪子。”

    色厉内荏的声音,让得余庆丰丝毫不怀疑,他家这位向来稳重、睿智的老头似乎对那所谓的林少将产生了极度的恐惧,真有可能大义灭亲,送他一颗枪子,让他去见阎王爷。

    突如其来的惊恐,让得他额头冒出大量冷汗,另一只手掌一抖,手中抓着的筷子,直接掉落在了地上,都没有丝毫发觉。

    “爸,那位林……林少将,到底是谁啊?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他的。”

    余庆丰对着手机,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他玛的在三分钟前得罪的人,现在就他玛的给老子忘记了,你是猪吗?”

    手机里再度传来咆哮。

    也许今天,是这位市府主官有生以来,脾气最暴躁,脏话最多的一天。

    毕竟,那林阳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少将身份,更是一个杀星,洛城的人头滚滚,他们在甘单市,也是有所耳闻,躲还来不及,谁敢招惹?

    “啊?”

    余庆丰听到这话,僵硬的脖子如同机械节点一般,缓慢的抬头,傻眼的向着对面那穿着廉价运动装,依然优哉游哉吃着菜肴的林阳。

    是他?

    也只能是他。

    不要说两分钟前,哪怕是五分钟前,他都没有走出这间包房,得罪的人,只有一个,就是林阳。

    却在这时,在他相邻的位置,云东等三名青年的身上,宛若商量好的一般,在突兀之间,全部响起了手机铃声,那铃声急切的,几乎想要把天花板震塌掉。

    正在注意着余庆丰打电话的云东三人,顿时间全都心中一惊,连忙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之后,心中更惊,毫不犹豫接通了电话。

    一连串的怒吼声,在一瞬间,如同井喷一般,从电话里传出,冲入三人的耳中,让得三人如同余庆丰一般,脸色逐渐苍白。

    李颜夕看着这几乎在同一时间,余庆丰四人身上响起的电话铃声,以及接听后,四人脸色的变化,不由眉头轻轻一皱,宝蓝色的眼眸中有了一些疑惑。

    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余庆丰四人同时变得惊惧?

    她想到此处,下意识的朝着林阳所在之处轻轻扫了一眼,难道真的是他?

    就在这时,余庆丰一脸惨白,满眼惊恐,把手中的手机装进口袋中,与云东三名青年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恐惧和不可思议。

    他们四人几乎没有犹豫,手掌颤抖着站起,把酒斟满酒杯,双手捧着,一脸苦涩的看向林阳。

    “林……林少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刚刚多有得罪,还请海涵,不要和我一般见识,我给您赔罪了,还请放过我爸,一切都是我的错。”

    余庆丰说出此话后,便是把满满一杯酒倒入口中,仰头吞下。

    然后,他一边用手背擦着嘴角的酒渍,一边看着依然埋头苦吃,似乎丝毫不在意他这里的林阳,眼中露出一抹屈辱的神色。

    就在刚刚,他还对林阳十分轻视,口中嘲讽。

    然而现在,便是要以最低的姿态,向林阳道歉,打脸的速度,快的让他手足无措,今天可以说是他余庆丰的耻辱日,巨大的耻辱!

    云东三人与余庆丰一般,说出相似的话后,便是仰头把手中酒杯中的酒水,直接灌下,眼中蕴含着屈辱,向着林阳看去。

    在他们想来,他们这样做,已经放低了姿态,这个如可恶的林阳,他总该给他们四个,给他们四个背后的大佬面子了吧?

    看着余庆丰四人的举动,听到余庆丰四人口中的话,坐在旁边,玉手中端着透明玻璃红酒杯的李颜夕宝蓝色眼眸中,充满了震惊。

    少将?这个其貌不扬,看起来仅仅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竟然会是少将身份,开什么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