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录音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话音落下后,余庆丰用轻蔑的眼神俯视着坐在对面,身旁两侧无人,被不友好孤立对待的林阳,等待其诚惶诚恐,畏畏缩缩的模样。

    李颜夕坐在余庆丰的一侧,听到这对林阳充满轻视、鄙夷的话语,玉手端着红酒酒杯,轻轻抿了一口,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一幕。

    若是能够通过这几个公子哥把林阳手中的那卷仙书买下来,虽然花费一些金钱,但会少很多的麻烦。

    毕竟,把林阳带到香岛第一风水大师陈长生的面前,哪怕是为了林阳手中的仙书,也必定会引起陈长生心中对她的不满。

    若是直接在这里解决,就可以少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丰哥,你太抬举他了,这样高档的菜品,他哪里会见过,恐怕听都没有听过。”

    云东漫不经心用筷子夹了一口菜后,翻了翻眼皮,冷笑看了眼林阳说道:

    “小子,立刻、马上把你手中的古董卖给李颜夕小姐,否则,你无法走出甘单。”

    “就是,李颜夕小姐是甘单,乃至全国的贵客,不要说一件古董,即便是十件八件,你也需要让出来。”

    云东身边的一名青年,在云东话落之后,傲慢说道。

    “拿出来吧,不要让我们四个多费口舌,不然,我们会让你知道,有些时候死心眼,会让你在未来寸步难行。”

    另一名青年开口,对林阳不屑的说道。

    几乎在这一瞬间,他们四人,自认为在林阳面前是巍峨的四座大山,借着满桌珍馐,讽刺、贬低林阳之际,强迫林阳屈服。

    “这些菜品,还真别说,我还真没有吃过。正好肚子饿,填一下肚子。”

    看着你一言我一语,处处表现出高高在上姿态的四人,林阳撇了撇嘴,对于仗着家里势力来作威作福的官二代,还真没兴趣一掌拍死,给自己找麻烦事。

    旋即,他无视四人,直接把手掌伸到餐桌中间澳洲龙虾的盘子中,抓起来一只,毫不客气拿了过来,剥开之后,沾着酱汁,大快朵颐。

    还真别说,龙虾很是美味。

    “小子,你他玛的找死,我说出的话,你竟敢无视。”

    余庆丰看到林阳对于那让出古董的建议,竟然丝毫无动于衷,在他们还没有动筷子品尝龙虾之际,林阳就用肮脏的手掌抓了一只,毫不顾忌形象,如猪一般吃个不停,他心中就有一团炽烈的怒火,汹汹燃烧,也不再顾忌什么风度,直接怒吼道。

    而在其旁边,云东三人亦是暴怒。

    在甘单市,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嚣张的穷酸,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们均是纷纷出声,呵斥不断。

    几乎在刹那间,林阳眉头一皱,这些噪杂的声音,打扰了他品味美味的心情。

    旋即,他把手中的龙虾头丢在桌子上,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亦是随意的丢在桌子上。

    然后,他后背往后一躺,随意靠在椅背上,剔着牙,冷漠说道:“你们以为你们是谁,有什么权利对我大呼小叫,你们是不是想死?”

    这略显得冰冷的话语,直接让得余庆丰四人一愣之后,差点仰天大笑。

    他们是谁,他们是甘单四少,无人敢惹。

    即便是李颜夕,在听到这话时,宝蓝色的眼眸中也是有了一丝惊愕。

    在她的记忆中,大陆的体制决定着,轻易之人,根本不敢和官家机器对着干,哪怕是半步化劲的武道修炼者都不敢,难道林阳这个穿着打扮十分lo的家伙,就敢吗?

    “我们是谁,小子,你可听好了。我是余庆丰,我爸是甘单市市府的主官。”

    余庆丰深吸一口气后,胸膛一挺,一脸骄傲的提起右手,大拇指指着自己说道。

    然后,他手指再是霸气一挥,指着身旁的云东。

    “这位家里那位,乃是市府的副官,主抓经济建设,权利仅仅在我爸之下。”

    话落后,他眼眸轻瞥了一眼林阳,继续手指滑动,指着云东身边的青年。

    “这位家里的那位,乃是甘单市府政法主官,主抓治安建设,若是想把你送进局子里,也仅仅只是动动嘴的功夫而已。”

    手指再移。

    “还有这一位,家里是环保部门主官,一手掌握着整个甘单市工矿企业的生死。”

    话音到此,余庆丰偏转脑袋,再次轻蔑的看向林阳,不屑说道:

    “以我们的身份,想要捏死你这个穷酸,根本不用直接对你动手,只要张张口,就有无数人上赶着解决你,哪怕要了你的命,想来也是一句话的事情。怎么样小子,你怕了吗?若是怕了,乖乖把古董交出来。”

    林阳听到这话,目光淡淡扫了余庆丰四人一眼,脸上没有丝毫震惊表情的伸手轻轻拿起餐桌上的手机,随意看了一眼后,便是淡淡的说道:

    “呵呵,你们的背景可真是强横啊。可惜,刚刚你说的话,我已经通过手机录了音,等一会发出去,不知道效果会如何?”

    这话一出,让得余庆丰四人猛地一愣,有些没有想到,林阳竟然会突兀有这么一个手段。

    哪怕是李颜夕,都不得不另眼相看这个穿着一身运动装的少年。

    “行啊小子,竟然还知道录音。但是,那又如何,你敢发出去吗?即便是发出去,要不了三分钟,你信不信,你的这个录音就会被封杀,若是不信,你可以试试。”

    余庆丰在愣了一下后,嘴角轻轻勾起,一脸冷笑。

    处在他们这样的地位,自然知道一些秘密,为了保持社会的稳定有序发展,官方不会让这种引起动乱的音频,出现在人们视野之中。

    所以,一旦林阳发出这个录音,他们完全可以以权谋私,通过官方的这个特有机制,将网上的所有录音删除,消除影响。

    对他们,不会造成丝毫困扰。

    云东三名青年亦是冷笑,乡巴佬而已,根本不会知道他们的手段有多么的高明,他们的触手有多么的宽广。

    这也许就是地位的差距!

    “是吗?”

    林阳淡淡冷笑,手指在手机上划动,找到了魏辉的手机号,通过手机号,将刚刚录下的录音,直接发到了魏辉的手机邮箱中。

    并在最终,发了一条短信给魏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