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请饭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陈长生?

    听着对面李颜夕二人的对话,林阳目中光芒一闪而逝,悄悄记下了这个名字。

    李颜夕收回思绪,看向林阳。

    “你也听到了,仙书有四卷,你得到了一卷,但是想要把另外三卷的准确地方证实,恐怕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你再换个条件。”

    她真的很想让身后跟随来的保镖动手,把林阳干倒,然后将那精美玉盒中的仙书夺过来。

    但是,这明显是奢望,以林阳刚刚的华丽的出水身姿,足以表明,她身后这些手无寸铁的保镖,根本不可能是武道修炼者的对手。

    因为,在他李家,就请有十几个暗劲武道修炼者。

    甚至,还用重金请来了一名半步化劲,保护已经九十岁高龄的李家家主李道开的安危。

    所以,对武道修炼者的恐怖,她李颜夕虽然不是武道江湖中人,但也并不陌生。

    “不需要全部确定,你只要带我见到香岛的那一卷,就算你完成交易,我把拓本给你。”

    林阳沉默了一下,也感觉到短时间把另外三卷寻找到不现实。

    “好,成交。”

    李颜夕听到这话,不知道脑袋中想到了何处,目中光亮一闪后,便是立刻答应下来。

    “那么,请你和我们走一趟吧。”

    “这是自然。”

    林阳点了点头,在李颜夕带着一众保镖转身向景区大门走去之时,他亦是抬步,跟随而去。

    ……

    乘坐着李颜夕等人来时的车辆,林阳与李颜夕几人来到甘单市区的一座五星级酒店,李颜夕便是下榻在这家酒店之中。

    “林先生,酒店的住宿费用,还有你的通关手续,我可不会帮你办理,你自己自费吧。”

    临走入酒店大门之时,李颜夕忽然停住脚步,目中鄙夷的看了一眼林阳身上的寒酸运动装,毫不客气的说道。

    在话后,也不等林阳有什么回应,就是转身抬步,径直带着保镖和候七,走入酒店之内。

    林阳看着那前行的身影,不由摇了摇头,这女人的优越感真是很强大啊!

    不过,他也不在乎这点住宿的钱,卡里面的几个亿,一直还没动。

    旋即,他抬起脚步,徐徐走进酒店之中。

    酒店的服务态度非常好,没有因为林阳的穿着寒酸而小瞧半分,很客气的为林阳刷了卡,开了一间与李颜夕同一个楼层的房间。

    ……

    一晚上在安静中过去。

    因为昨晚半夜去中皇山景区做了一次夜猫子的原因,李颜夕起床特别的晚,几乎到了中午,才揉着眼睛,在保镖的随同下,走出了酒店房间。

    林阳一直微微闭着双目,盘坐在酒店的床上。

    在李颜夕走出房间那一刻,他直接张开了双眼,身体一跃,从床上跳下,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突兀面前有一道人影出现,李颜夕朦胧的眼中猛地一震,连忙抬头看去。

    当看到林阳从一间档次不低的房间里走出后,她的脸上,便是露出了无比的诧异的表情。

    在她心中,林阳已经被认定是一个连贵重衣服都买不起的武道江湖独行客,根本不可能住得起五星级酒店。

    然而,却在此刻,林阳竟然从一间连她都感觉到豪华的房间中走出,真是让的她心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犹如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李颜夕小姐,你起床如此的晚,是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前往香岛?”

    林阳依然一袭灰色运动装,朝着李颜夕等人走去,淡淡的说道。

    “今天晚上天云机场有一趟去往香岛的航班,你若是能够办下来通关手续,今晚就走。”

    收敛了心思,李颜夕丢下这句话,便是转身走向电梯。

    林阳见此,沉默了一下,亦是抬步,走入电梯,电梯直下一楼。

    叮!

    电梯门打开,李颜夕身后带着一群保镖,从电梯内走出,一看就是身份不凡的样子。

    刹那间,就是引起了酒店大厅中的所有人注意。

    “李颜夕小姐,您来了甘单市,怎么不让人给市里通知一声,我们也好做出安排,如此怠慢,心里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啊!”

    在酒店大厅中,一名西装革履,头发梳理的油光发亮,坐在一张沙发上的青年,看到走出电梯的李颜夕,连忙站起,手中拿着一束粉百合,快步迎了上去,不由分说,把手中的花束,递到了李颜夕的面前。

    “你是?”

    李颜夕看了一眼花束,并不是想象中的玫瑰,不由放下提防的心思,伸手将花束接了过来,但眼中依然疑惑的看向这突兀而来的青年。

    “哦,我爸是市府主官余同生,我叫余庆丰,是奉了我爸的命令,来这里接待李颜夕小姐的。现在正好中午,我们一起去吃个饭,都是一群和我们同龄的年轻人,想必交流起来会很轻松。”

    青年绅士风度,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原来是余先生,不好意思,我这次来不是搞投资,而是来办私事,所以,不想叨扰贵地官方,真是没想到,还是让得你们知道了。”

    李颜夕嘴上带着微笑,淡淡说道。

    作为大家族子弟,若是不懂得交际,如何能够在家族中立足,所以,李颜夕的交际能力,不比任何人弱。

    只不过,面对那些一眼看去,就如林阳一般寒酸的人,实在没有必要浪费精力去打好交道。

    而在她这话出口后,林阳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身随意,缓缓走上前来,站在了一旁。

    “李颜夕小姐多虑了,您是贵客,即便不投资,我们接待也是应当的。”

    余庆丰扫了一眼走上来的林阳,眉头轻轻一皱。

    他怎么也没能想到,在这样的五星级大酒店里,竟然出现林阳这一号穷酸,真是败坏环境,就如一只臭苍蝇,趴在了进口牛排上面,倒胃口。

    但是随即,他就又把注意力放在了李颜夕身上。

    “不知道李小姐的私事办好了没有,若是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帮忙,别的不说,在整个甘单市,还没有我余庆丰办不到的事情。”

    “哦?是嘛,那就太好了。”

    李颜夕听到这话,目中狡黠一闪,眼角余光扫向走上来的林阳后,说道:“我想出钱买下这位先生手中的一件古董,可惜,这位先生不卖,让我也很是无奈。”

    说着话,她捏了捏眼角,一副楚楚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