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三卷之地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一道身影如同利箭一般,从湖水炸开之处,冲天而起,又在清冷的圆月照耀下,踏着月光,身形如有清风托着,缓缓降落而下。

    最后,脚掌踏着湖水水面,落在距离李颜夕不远处的岸边。

    这道身影,正是林阳。

    他极其飒然的风姿,直接震呆了李颜夕等人。

    候七苦笑,若是林阳是一个普通人,他哪里容许林阳把那卷近在眼前的仙书取走。

    武道高手,最起码是暗劲修为。

    在震惊之后,李颜夕宝蓝色的眸中一闪,对于林阳的修为,做出了一些猜测。

    但是,借着清冷的月光,看到林阳的面容后,她直接在心中否定了是化劲宗师的选项。

    “李颜夕小姐,您看到他手中拿着的那只玉盒了吗?我可以肯定,那里面装的,就是仙书。”

    候七不动声色间,走到李颜夕身旁,悄悄说道。

    “哦?”

    李颜夕目光一转,在林阳左手手中托着的精致凤凰纹玉盒上面,深深看了一眼,心中已经有数。

    她不由跨出一步,嘴角勾着一丝冷笑。

    “小兄弟,你这做的有些不厚吧道,抢我们的东西,这是为何?”

    “你们的东西?你叫它一声,它会答应吗?”

    林阳左手托着玉盒,右手负在身后,站在补天湖岸边,身上的运动装,没有丝毫被湖水浸湿的痕迹。

    他听到李颜夕的话后,微微偏了偏脑袋,冷笑道。

    “你……”

    在这话落,李颜夕一下子语结,瞪着宝蓝色的双目,气的胸口起伏,咬着牙说道:

    “那你如何证明它是你的,你叫它,它能答应吗?”

    “这仅仅是个死物,我又不傻。我叫它,它当然不会答应,不过,它在我的手中,答不答应,有何关系?”

    林阳淡漠说道。

    这话中,充满了让人恨得咬牙切齿的霸道,让得李颜夕呼吸再次一滞,胸膛都快气炸了。

    “好吧,你手里的东西我要了,你开个价,多少钱卖给我?”

    “不卖!”

    “我李家在香岛……”

    李颜夕咬牙切齿,张口间,就要威胁一翻。

    却在忽然,林阳突兀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虽然我不卖,但是,这里面玉璧上的文字,我可以拓印下来给你们。

    不过,你们需要满足我的一个要求。”

    林阳缓缓转过身,看向那身材高挑,面容姣好,有着一抹异域风情的李颜夕。

    鱼饵已经抛出。

    “你真的愿意把仙书拓印给我?”

    柳暗花明,峰回路转,让得李颜夕脸上一愣后,露出极大的喜色。

    但在瞬间,眉头一皱,说道:

    “你想要什么?但是,不要太过分,若是让本小姐做一些无耻龌龊的事情,你休想。”

    对于自己的外貌,她有着极大的自信,所以,若是林阳对她身体有所窥觑的话,绝对不可能。

    “呵,放心,你的样貌,还远没有达到值得我用拓印交换的地步。”

    “你……”

    “好了,我的条件很简单,告诉我你们如何找到这里,还有,你口中所说的仙书,哪里还有?若是你给我的答案正确,且被我证实,那么,我手中的这卷仙书拓本,就可以给你。”

    林阳淡淡看着李颜夕,等着回答。

    “你……你野心真大!”

    听到这话,李颜夕不由深深看了林阳一眼,她如何会猜不出林阳此举的用意。

    但是,林阳有没有野心与她无关,她的目标仅仅是拿到那卷仙书,送给香岛第一大师陈长生,获得陈长生对她的支持。

    于是,没有丝毫犹豫,她对着候七斜了斜眸子,说道:“候七,把你知道的告诉他。”

    “出卖客户的事情,我……”

    候七一脸的为难。

    做他们摸金行当,都是隐蔽的买卖,需要对客户的身份进行保密,不然会惹出大麻烦。

    “想死吗?”

    李颜夕美目一瞪,很有母豹子的气势。

    候七缩了缩脖子,苦笑了一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然后看向林阳,踌躇了好几下,才开口。

    “在我金手门的资料中,有摸金界有关交易情况的记载,如你手中的仙书,其实还有三卷,其中一卷是两年前,我摸金门在西山省中皇山得到的,被卖到香岛那里,想来此刻,还在香岛范围之内,还有两卷,据说都在国外,一卷在日国,一卷在镁国。”

    候七看了眼林阳,声音停止。

    “冲虚真经竟然如此分散,竟然还出国了!”

    林阳听到这话,不由皱了皱眉头,感觉想要集齐四卷冲虚真经,花费的力气,恐怕要很大,不像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

    不过,香岛那里的那一卷,还在国内,就先将那一卷拿到手再说。

    他这想法刚落,在候七身旁不远处的李颜夕却是脸色一怔,她绝没想到,香岛还有一卷仙书。

    “候七,香岛还有一卷仙书,为什么你不告诉我?那一卷仙书在谁的手中?”

    李颜夕急切问道。

    若是能够得到两卷仙书,那么她在香岛的风水界,就可交好许多的风水大师,到那时,她在李家的地位,将会如日中天,蒸蒸日上。

    “李颜夕小姐,那一卷你就不要想了,若是我没有料错的话,它在陈长生大师的手中。

    而且,若不是陈大师这段时间不在香岛,恐怕也轮不上我和你交易。”

    候七偏转脑袋,看了一眼李颜夕,无奈说道。

    本来按照他们金手门的想法,是想把这卷仙书卖给香岛第一风水大师陈长生的。

    毕竟,在香岛最有钱,且一掷千金的不是那些富豪,而是那些风水大师。

    为了一些法器,为了一些风水书籍,这些风水大师可是毫不吝惜金钱。

    但是,苦等了月余后,依然不见陈长生从东南亚交流回来,又被李颜夕听到了仙书的消息,出了一个符合金手门心理的价位,所以最终决定,把这卷还没有挖出的新鲜仙书,以三千万的价格,卖给李颜夕。

    只不过,让得他们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在补天湖湖底存放了千年都没有人理会的仙书,竟然在凑巧的时间,被林阳拿到了。

    李颜夕听到这话,无奈苦笑。

    她购买仙书,正是为了讨好陈长生,如今听到另一卷在陈长生手中,她更不可能得到了。

    如今唯一能够得到的,也只有林阳手上这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