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声音入耳,候七四人脸色猛地一变。

    不过,他们脸色的变化,却是并不相同。

    候七脸上露出的,是惊恐之色。

    身为摸金行当的一把好手,他历来行事都心细如发,不然,以摸金行当的危险,早已经不知道挂了多少次。

    就如此刻,他便是发现,林阳的声音,竟然能够通过湖水传递,这在常识中,那可是很难做到。

    仅仅从这一方面,他就可以十分肯定,林阳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名在江湖中实力强悍的武道修炼者。

    更何况,林阳没有携带潜水器具,只是一身孑然,就能够在湖底行走自如,更加证明他的猜测。

    然而,在他身旁,那三名一路保护李颜夕来此的壮硕保镖,却是还没有习惯这里是水下环境似的,听到林阳那道清晰无比的滚字声音在耳边响起,便是脸上不可抑制的露出了暴怒之色。

    其中一人,一步踏出,就要气势汹汹朝着林阳而去。

    候七见此,脸色大变,连忙伸出手掌,用力抓着那体魄健硕的保镖,急切的摇头,另一只手掌也在不断的比划。

    最终,这名保镖深吸一口氧气,算是脑子清醒,反应过来,对于八米外的林阳,投去了惊恐的目光。

    若是刚刚他真的冲了过去,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们四人不敢在这里停留,全都扭转身,四肢摆动间,向着补天湖的水面上游去。

    林阳见此,就不再理会,抬起的右手手掌毫不犹豫一震,便是有一股恐怖的劲力,自他手掌之中涌动而出,化作一张大网,笼罩了整块白玉石碑后,将之缓缓挪移开来。

    然后,在白玉石碑下面,一股浓郁的灵气在一瞬间铺面而来,露出一座不算太大的地宫,一只精巧绝伦的玉质盒子,安安静静的地宫正中间。

    除了这只巴掌大小的玉质盒子之外,地宫中再没有其他物品。

    而那浓郁的灵气,正是从这只玉质盒子中散发出来。

    林阳看到这只玉质盒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之抓了出来,放在手掌上后,能够清晰看到,在盒子上面,雕刻着精美的凤凰图案,极其传神。

    然后,伸手打开玉盒。

    旋即见到,在玉盒的四角,分别摆放着一只婴儿拳头大小的灵石,而在玉盒中间,却是一枚用修仙界灵玉制作而成的玉璧,在玉璧之上,刻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

    他仔细阅读之后,发现玉璧上的这篇小字,正是那冲虚真经的第二卷内容。

    “找到了一卷,还剩下三卷,那么,剩下的三卷在什么地方呢?”

    把手中玉盒的盒盖轻轻合上,林阳目中露出了沉思。

    仅仅片刻,他目中猛地一亮,缓缓偏转脑袋,看向了刚刚候七四人所站立的位置。

    刚刚那些人,应该就是冲着这一卷冲虚真经而来,那么,他们很可能就是知道,另外三卷冲虚真经的所在位置,何不从这些人身上下手?

    想到此处,他就嘴角轻轻一勾,另一只手掌一挥,那块刻满了文字的白玉石碑直接消失,收进了储物袋中。

    然后,他手掌中抓着那晶莹玉盒,脚掌轻轻一踏湖底地面,整个人如同一道离弦之箭,向着湖水上方疾冲而去。

    ……

    候七四人花费了几分钟时间,终于浮出了水面,然后在李颜夕疑惑的目光中,颇为艰难的爬上岸边。

    等到除去身上的潜水设备。

    “候七,那卷仙书,你们这么快就得到了吗?”

    李颜夕看着整理衣服的候七四人,目光冰凉,嗓音清脆,轻轻问道。

    自始至终,她身上的那股如看乡下人的优越感和自傲,就没有放下过。

    “李颜夕小姐,恐怕要让你失望了,那卷仙书被人捷足先登了。”

    候七扒拉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杏仁般小的眼睛里,满是无奈之色。

    他也没有想到,竟然在湖水中遇到林阳。

    按理说,以这卷仙书上千年都没有人来取的隐蔽程度,在现在这个科技发达,极少人从事古老行业的社会,更不会有人来寻找才对。

    但是,偏偏就是这么巧,他带着好不容易找来的大客户来此,却是遇到了林阳。

    真是晦气。

    “什么?被人捷足先登了?候七,你在耍我们李家吗,你要知道,我们李家若是想要你的性命,随时随地都可以,哪怕,这里是内地。”

    李颜夕柳眉竖起,宝蓝色的眼眸中充满着怒气,声音尖锐的叫道。

    她此次前来内地,正是听到候七手中有仙书线索,想要通过候七得到一卷仙书,可以凭此结交香岛风水界第一人陈长生,从而提高在李家的地位,以便在以后在李家争夺掌门人的时候,拥有雄厚的资本。

    甚至为此,她还推掉了一个极重要的聚会。

    然而现在,候七竟然告诉她,仙书被人捷足先登了,让得她白白跑了一趟,不仅浪费了时间,还损失了一次扩展人脉的机会。

    不可饶恕。

    “李小姐,我也没办法啊,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在打这卷仙书的主意。”

    候七听到这话,脸上直接苍白,眼中有着惊恐。

    对于李家能够杀他,他一点都不怀疑。

    “好,候七,本小姐可以允许你将功补过,只要你能找到拿走仙书的那个人,我可以给你三十万的辛苦费。”

    李颜夕深吸一口气,那急剧鼓荡,几乎要倒塌下来的两座山峰,终于是颤抖间,平稳下来。

    她冷声朝着候七说道。

    “咳咳,李颜夕小姐,那个拿走仙书的人,还在水下面,没有上来。”

    候七听到这话,因为激动,差点被自己的一口气给呛死。

    但也在同时,他的面色悄然转为了红润,忐忑而剧烈跳动的心脏,也缓慢降下了跳动速度,然后,他才尴尬的笑了笑,抬起手指指着补天湖,说道。

    “啥?”

    李颜夕猛地一怔,那浑身上下透着的优越感,在这一刻,因为这个没有想到的答案,直接荡然无存,不由轻轻偏转脑袋,朝着补天湖湖面看去。

    足足愣神了三秒钟后,她就又变得勃然大怒,想要呵斥身后保镖,为何不把仙书抢过来。

    却在忽然,那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猛地炸裂开来,水花四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