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两处中皇山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林阳此问一出,整个大殿之中,为之一静,只听到砰砰的心脏跳动之声。

    现如今的丹鼎宗掌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拥有着巨大权利,拥有着超然地位。

    哪怕整个丹鼎宗的实力在这次观摩会中大损,但是,有林阳这个恐怖的靠山存在,控制整个大川省江湖,也是易如反掌,身为丹鼎宗的长老、护法,没有一个不心动。

    但是,想要成为丹鼎宗掌门人,却不是随意一人就可以,若是这个时候跳出来的人不对,即便得到林阳的认可,即便拿到了掌门之位,那么最终这人,可能在丹鼎宗内,也无法展开工作,无人能够信服。

    到头来,万一办事不利,惹怒了林阳,一刀砍了,也有可能。

    这也是个危险的位置。

    所以此刻,虽然都很心动,但是,没有人表态。

    林阳看到这样的情形,嘴角冷笑,手指敲着椅子扶手,再次开口。

    “若是你们不毛遂自荐,那么我就指定了,不管指定哪一个,你们都必须遵从,若是让我知道你们阳奉阴违,左丹智,就是前车之鉴。”

    “林宗师,我愿意坐这个掌门位置。”

    林阳的话音刚落,坐在右手边第一位的闫光锥就猛地站起身,朝着林阳一拜,坚定说道。

    曾经他与左丹智激烈争夺宗主之位,最终,左丹智踏入化劲宗师,使得他没有得到宗主之位,如今,虽然受制于林阳,仅仅能够成为执掌一宗的掌门,但也是个机会。

    “哦。很好。”

    点了点头,林阳看了眼闫光锥,嘴角淡笑时,手掌一翻,一枚白色玉简出现在他的掌中。

    “这是一枚灵魂玉简,一旦在上面滴上一个人的精血,那么,这个人的生死,就掌握在我的一念之间,所以,想做掌门,就需要把生死交出来。”

    “这……”

    闫光锥猛地抬头,看向林阳手中的白色玉简,脸上一片动容。

    而其他的丹鼎宗高层,也是在林阳这句话下,心中震动。

    果然这个掌门位置,是没有那么好坐的。

    “怎么,你不愿?”

    林阳轻轻一敲扶手的手指,猛然一顿,抬眼淡淡问道。

    此话虽轻,但落在闫光锥的耳中,却是让之心神轰鸣,脸色惊惧。

    此刻他若是敢说出不愿二字,以林阳的杀伐手段,说不定,直接就将他斩杀在当地。

    “林宗师要求,我自然遵从。”

    他暗暗一咬牙,走到林阳面前,咬破中指,逼出一滴殷红鲜血,落在那白色玉简上面。

    几乎刹那,这滴殷红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入到白色玉简之中,让得他身体一震,感觉冥冥之中,与这只玉简产生了莫名联系。

    林阳见此,手掌一翻,直接把玉简收入了储物袋中,然后挥手,让其退在一旁。

    白丽坐在白雄天身边,看到这一幕,心神摇曳。

    她把林阳带到大川省,哪里是带了一头狼,分明是一条霸王龙。

    称霸大川省千年的古老门派,竟然就这样,在那与她年龄相仿的林阳几句淡淡的话语之下,收入了囊中,果然人比人,气死人啊!

    却在这时,林阳目光一转,从白丽身上扫过后,落在白雄天身上。

    “现如今丹鼎宗内,那些武道家族子弟,白家能不能处理?”

    “林宗师,我们白家一家,恐怕无法独自担下,若是可能,希望得到丹鼎宗帮助。”

    白雄天听到林阳的问话,目中猛地一亮,知道这是林阳给他白家的机会。

    毕竟,那些武道家族子弟,都是大川省各个武道家族的中坚力量,若是白家能够处理此事,可以从那些武道家族中,得到许多好处。

    几乎没有犹豫,他迅速从椅子上站起,朝着林阳抱拳恭敬道。

    “你和丹鼎宗商量着来吧,这些事情我不再管,接下来,我即要离开大川省。”

    林阳摆了摆手,懒得过问这些琐事。

    然后,他挪了挪屁股,调整了一下更舒服的姿势后,扫视整个大殿中的所有丹鼎宗之人。

    “你们丹鼎宗既然已经传承了千年时间,那么你们可是知道,中皇山在什么地方?”

    那株羊皮图上记载的八百年人参所在之处,让得林阳念念不忘,若是能够得到,在化气境巅峰之时,将之炼成丹药吞下,先天可成。

    然而,对于那座存在于两千年前的中皇山,因为两千年山河变化的缘故,却是不能准确确定具体方位,所以,需要从那些有传承年数的武道势力入手,找出中皇山所在之地。

    此话一出,在大殿之中,许多丹鼎宗的长老、护法,都是沉神思索。

    片刻后,坐在林阳左手第一位的丹阁大长老金永炎抬头,朝着林阳抱了抱拳,说道:

    “林宗师,据我丹鼎宗所知,中皇山只有两处位置,其一,天河步县的中皇山,其二,西山平县的中皇山,就是不知道,这两处是不是林宗师所要寻找之处。”

    “嗯,我记下了。”

    林阳听到这话,轻轻点了点头,这两处地方哪怕不是,他也会去探查一翻,再做出判断。

    “你们还有没有什么事情?若是没有,我现在就要离开这里。”

    “林宗师,我金永炎有个不情之请。”

    金永炎听到林阳立刻要走,心中猛地一震,连忙从木椅上站起,朝着林阳单膝跪下。

    “你说。”

    林阳端坐在木椅上,淡漠看向单膝跪地,一脸虔诚,须发皆白,可以做他爷爷的金永炎。

    “我想拜在林宗师门下,学习炼丹之术。还请宗师成全。”

    金永炎再次一拜。

    “拜我门下,你,还不够资格,而且,你们本门的丹道,你的造诣,才刚刚起步。”

    林阳摇了摇头,让得金永炎老脸一暗,却在下一刻,他心中又是一喜。

    “不过,你们丹鼎宗老祖传下的丹道之法,我倒是可以把原本给你,至于你能在丹道上面走多远,值不值得我将来传你更精深的丹道之术,全看你自己了。”

    “谢林宗师,我必定努力!”

    金永炎惊喜,再拜。

    林阳没有多言,手掌一翻,一部帛书出现在手掌之上,然后再是一挥,这部帛书,直接出现在金永炎的面前。

    “这本帛书之上,不仅有丹道,还有阵法、功法,你们丹鼎宗可以研习。

    好了,此间事了,我也该走了。”

    说着话,他从木椅中站起身,抬步走向议事大殿的门口。

    丹鼎宗众人见此,亦是不敢有丝毫迟疑,连忙从木椅上站起,簇拥在林阳身后,走出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