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异象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三天后,丹鼎宗。

    拥有地火火井的山体石室中,林阳盘坐在蒲团上,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悍,也越来越缥缈,有一缕缕仙灵般的韵味,不断的环绕在他的身周。

    丹田海中,灵雾的覆盖面积,已经达到了丹田海的百分之九十九,再有百分之一,就可覆盖整个丹田海,到那时,就可做出突破,把整个丹田海的灵气,凝缩成一滴灵液,踏足化气境。

    “第六颗凝灵丹,一定可以!”

    林阳手掌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抹,炼制而出的六颗凝灵丹中的最后一颗,出现在手掌中。

    他仅仅看了一眼,就毫不犹豫塞进口中。

    轰!

    凝灵丹入口瞬间,直接化作雄厚的药力,直接在舌尖爆发而开,化作道道药力细流,沿着经脉,向全身各处滚滚而去。

    炼星神功在这一刻,也爆发出了强大无比的炼化之力,在仅仅片息间,就把一半的药力炼化为灵力,狠狠注入了丹田海之中。

    几乎在注入那一刻,丹田海中,那已经占据了百分之九十九空间的灵雾,突然间剧烈翻滚,把所有的丹田海空间,全部笼罩,形成白茫茫一片。

    却在此时,那由第六颗凝灵丹药力炼化而来的灵力,继续滚滚而来,在进入丹田海的瞬间,化作了灵雾,直接突破了丹田海所能容纳灵雾的极限。

    挤压!

    挤压!

    再挤压!

    轰!

    此刻林阳的丹田,犹如一只压力锅一般,终于在压力达到一定程度后,整个丹田海中,开始渐渐出现惊天动地的变化。

    一部分灵雾,向着一起融合,渐渐出现了如针尖般大小的灵液因子。

    而这些灵液因子的出现,犹如在整个丹田海中投下了催化剂,更多的灵雾汇聚起来,渐渐融合,越来越多,使得林阳丹田海对灵气的渴望,忽然增强起来。

    只见到,在他的身体上,一股莫名强大的吸力,散发而出,震动整个石室。

    有一根根比之头发丝还要细上百倍的黑色细丝,从他全身各个窍穴,飘忽蔓延而出,扎进了四周石壁上,探入了山体中。

    然后,林阳所在的山体之外,惊人景象发生。

    天地之间,如同丹鼎宗的阵法再次以百倍的威力启动,剧烈的风声,在整个山体上空以及四周,突兀的升腾起来,有一块块白云,疾速而来,在山体上空凝聚,如同穹盖一般,看起来壮阔。

    而在更远之处,那刮来的风中,有着清新气息,铺面而来时,让得人心旷神怡,根本不像平时见到的那种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令人窒息。

    这突兀的变化,让得盘坐在山洞洞口的金永炎二人,全都猛地睁开双眼,惊讶莫名。

    他们明显感觉出,在那呼啸的风中,有着一种令他们全身细胞活跃的能量,极度的浓郁。

    “这是?”

    金永炎感受着身周风的流动,老脸上露出一抹惊愕之色,本能的感觉到,这风,十分不正常。

    他不由抬起枯老的手掌,下意识按在身旁山体的一块岩石上,想要借之力量从蒲团上站起来,却在忽然。

    噗!

    那本来坚硬无比,轻易用刀剑无法一次性劈开的石头,竟然在这一刻,在他的手掌之下,直接如土块做成的一般,刹那间四分五裂。

    “这?”

    金永炎再次一呆,完全懵逼了。

    这座为丹鼎宗祖师闭关炼丹而开凿出石室的山体,其坚硬程度,在丹鼎宗人人皆知,十分不凡,但是,仅仅手掌按在上面,就直接把一颗岩石按的四分五裂,这样的情况,根本不可想象。

    “大长老,你……你修为突破化劲了?”

    在洞口另一侧,闫光锥看到这一幕,面皮不由一抖,不可思议的叫道。

    对于这座山体上的山石硬度,他也是一清二楚,甚至曾经踏入暗劲,还在这里找了一块石头测试,当时一拳都没有砸开。

    然而现在,金永炎看起来轻轻一按,直接让得一颗坚硬石头四分五裂,看起来太轻松,也只有化劲武道修炼者,才能够做到。

    “没有啊,要是突破,我怎么不知道。”

    从呆滞中回过神来,金永炎摇了摇头,重新抬起手掌,尝试着再次按在另一颗岩石上。

    噗!

    依然如故,岩石四分五裂。

    “卧靠,这是怎么回事?出邪了。闫长老,你也试试,是不是我们都一样。”

    “嗯,也好!”

    闫光锥听到这话,点了点头,从蒲团上站起后,抬起手掌,轻轻按在身旁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没有怎么用力,就是见到。

    噗!

    岩石四分五裂。

    “嘶!”

    闫光锥倒抽一口冷气,这种情形,太诡异了。

    他不由轻轻扭头,与金永炎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骇。

    然而,还不等他们惊骇太久,就忽然感觉到,风更大了,竟是从他们身边蜂拥而过,直接冲向那山洞洞口而去。

    而在那山洞之中,唯有一间炼丹室,林阳在炼丹。

    “难道是那林阳宗师引动的?”

    他们二人心中一震,就不能淡定。

    若是林阳能够让一座山的山石,都如出现了骨质疏松一般,变得轻轻一按就能碎裂,那么林阳的恐怖,绝对比灭杀左丹智之时,更加恐怖上几倍。

    虽然心中很不想相信这个猜测,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幕,却是让的他们不得不信,不得不惊恐。

    向山洞中涌入的不再是风,而是一缕缕如同水蒸气一般的雾状气体。

    偏偏这些雾状气体,在经过他们身边之时,让得他们整个身心,犹如浸泡在温泉之中,从上到下,从内到外,无一处不在舒坦。

    同时,整个山体之上,也在飘荡着一缕一缕白色是雾状细丝,摇曳飘忽之间,如同喷吐出的细细烟丝一般。

    这样诡异的风,诡异的能量流,不仅震惊了他们两个,甚至惊动了整个丹鼎宗中所有人。

    那些无所事事,十几天来不见惩罚降下的武道家族子弟,在这席卷了整个丹鼎宗,引起了天空中白云变化的呼啸风中,也来到此地,仰脸望着如仙雾升腾的山体,眼中闪烁着莫名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