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等待的焦虑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在江省已经铺开一张大网,等着林阳往里面钻的时候。

    大川省,丹鼎宗之内,林阳闭关炼丹,已经持续了六天时间。

    此刻,林阳因为持续高强度的炼制,体内灵力急剧消耗,脸色有些苍白,但在他的双眸之中,却是有着强烈的光芒在闪动。

    紫金色丹炉内,六颗拇指大小,不规则的丹丸,正悬浮在药材化作气态药力,布满整个炉腔的丹炉中,在热浪的催动下,不断高速旋转,吸收着药力,使得丹丸表面,逐渐变得光滑圆润起来。

    这六颗丹丸,正是凝灵丹的雏丹。

    只可惜,没能达到一炉九颗。

    不过,这样的结果,也达到了心理预期,突破到化劲,应该没有什么难度。

    时间流逝,在三天后,丹炉炉盖,忽然轰的一声,直接被强横的热力,狠狠冲的飞起。

    然后,六颗带着药香气息,表面光滑圆润的丹药,从丹炉之中,化作六道荧光,飞射而出。

    林阳苍白的脸上露出喜色,猛地抬头向着两米高的丹炉炉口看去时,手掌猛地抬起,凌空一抓。

    呼!

    恐怖的吸拽之力,在刹那间,从林阳的手掌心中,扩散而出,向着那飞出的六颗丹药,笼罩而去。

    旋即见到,那六颗想要四射而去的凝灵丹,在林阳的这一抓之下,直接倒卷而回,出现在林阳的手掌之间,不断盘旋,散发出淡薄的药香。

    把手掌抽回到面前,看着那六颗丹药,林阳苍白色脸上露出一抹会心笑意。

    化气境!我来了!

    他心中激荡的低吼。

    但是,在此刻,他却依然还是压下了心中急切想要吞下丹药的冲动,而是手掌一翻,把凝灵丹收入储物袋中,盘坐在蒲团上,轻轻闭上双目,捏出修炼手印,一股强横的吸力,自他身体内散出,吞噬着四周所有靠近的灵力。

    三个时辰后,他张开双眼,脸色重新变得红润起来,体内的灵力,重新恢复到巅峰状态,凝气境后期。

    然后,他没有丝毫停顿,手掌在储物袋上轻轻一拂,一颗凝灵丹出现在手掌中后,没有丝毫犹豫,轻轻一抛。

    嗖!

    这颗凝灵丹化作一道残影,直接冲入林阳的口中。

    林阳再次缓缓闭眼,只感觉到,凝灵丹入口之后,直接融化,化作一股澎湃无比,超出原来药材本身,有了质变,更加强横的药力。

    这股药力,顺着咽喉,涌入腹腔,扩散开来。

    体内炼星神功刹那间运转起来,强大的炼化力量,变成强烈的吸拽之力,把这些强横药力拽入经脉之中,经过一圈周天炼化之后,注入丹田海。

    旋即,林阳那比之普通修炼者大上十倍的丹田海中,灵力化作的灵雾,再次浓郁,再次扩散,从原来的四分之三覆盖到整个丹田海的六分之五后,劲头才渐渐降下,直到七分之六,才全部停止。

    林阳感受至此,没有丝毫犹豫,再次吞下一枚凝灵丹,继续疯狂炼化。

    时间再次在林阳闭关突破中,缓慢流逝。

    ……

    同时,在山洞洞口,如两个门神一般,盘坐在洞口两侧的金永炎和闫光锥二人,在这一日,忽然睁开了双眼,互相对视苦笑一声。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炼丹,林阳竟然能够花费如此之久。

    “大长老,你感觉这个林阳宗师,有多大可能,能够凭借自身之力,炼制出丹药来?毕竟,我们丹鼎宗炼丹,可是用人不少啊!”

    闫光锥开口,朝着丹鼎宗炼丹的权威金永炎问道。

    他心中有些怀疑。

    “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这个林阳,很可能如老祖一般,得到有古练气士的修炼之法,甚至可能,他得到的,比之咱们丹鼎宗老祖的,更加高深莫测。”

    听到问话,金永炎沉吟了一下,说道。

    林阳能够施展出火龙术,能够在不破坏丹鼎宗护宗法阵的情况下,控制护宗法阵,足以说明问题,林阳的恐怖,恐怕不是仅仅用化劲宗师的实力能够形容的。

    “就是不知道,他出关后,会怎么对待丹鼎宗,若是大开杀戒,我们的努力,我们的恭谨,我们的效忠,恐怕都白费了。”

    闫光锥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我想,只要丹鼎宗放低姿态,向其投诚,想来,在斩杀了左丹智和左天宗这两个主谋后,他会放过我们。”

    金永炎向着山洞之内看了一眼,慎重的说道。

    “但愿如此了。”

    ……

    在丹鼎宗内,除了白家之外,那些武道家族子弟,忐忑等待了十天之后,依然不见惩罚,心中平静下来,不止于以前在丹鼎宗内游走,更是和丹鼎宗弟子打成一片,互相切磋,互相交流。

    而在江省,吴东来等人联系了林阳十天,依然没能联系上,心中的不安强烈起来。

    等待,往往能让人崩溃。

    在张世平的别墅中,这个道理依然可以行的通。

    “张先生,五天前你告诉我等待,可是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等来毛瑟旺宗师,依然没有等到林阳踏入我们设置好的陷阱中,反而让得洛城那些人,逍遥了这么久,要我说,不如下定决心,直接把洛城的吴东来等人干掉,再来等那林阳上钩。”

    林大为在别墅客厅中来来回回转动,把地板踏出砰砰巨响。

    如此多天的等待,早已经把他等疯了。

    若是五天前听他的,洛城的江湖势力,早已经扫清,吴东来早已经斩杀,刘茹那个女人,也已经干掉,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除了等,还是等,一事无成。

    “林公子,冷静,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乱了阵脚,说不定那林阳已经悄悄回来,只是在观望,在和我们比耐心,一旦我们没有坚持住,分散开来,恐怕到那时,就是他出手的时机,那样,我们会后悔。”

    张世平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欲要喷发的怒火,好言劝说这个在他眼中十分弱智的青年林大为。

    “少给我说这些,我只要你一个准信,那洛城之人,什么时候动手斩杀,若是你再拖拖拉拉,那么我林大为,就带着我林家之人,自己动手。”

    林大为世家公子哥脾气爆发,怒瞪着张世平,说出暴戾之言。

    张世平听到这话,脸颊猛地一抽,握着唐刀刀柄的左手手掌狠狠攥紧刀柄,手背森白一片。

    十年以来,除了林阳,还从未有人对他如此不敬过。

    但是久久后,为了大局,他还是用力压下心中怒火。

    “再等待五天时间,若是五天后,林阳依然不出现,林公子想要如何做,悉听尊便。”

    “好,这是你说的,我再给你五天。”

    林大为猛地停止脚步,大袖一甩,直接转身,走出张世平别墅之内。

    看着离去的背影消失,张世平再也忍受不住,左手握着唐刀刀柄,一把抽出唐刀。

    刷!

    一刀斩在客厅实木茶几上,怒吼:“竖子,不足与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