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身后事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林阳跟随金永炎二人走出广场,隐入沧桑巨木和密密麻麻建筑群之中。

    寂静无声,落针可闻的殿前广场上,众人看到林阳身影完全消失,忽然,许多人吐出一口憋闷了很久的浊气,各种声音噪杂起来。

    “怎么办,那林阳凶残,可能不会放过我们。”

    “他太恐怖了,若是待在这里,就是等死。”

    “趁着他离开,还顾不上我们,不如我等一起,趁此机会,离开这里,远走高飞。”

    ……

    十三个武道家族子弟,渐渐聚集在一起,心思转动间,说出担忧,说出心中想法。

    很快,所有武道家族子弟都表示出同意,没有丝毫犹豫,他们一起簇拥着,形成一支庞大的队伍,向丹鼎宗山门方向涌动而去。

    在丹鼎宗高层所在位置,执法堂和丹阁的一些长老看到这一幕,脸色猛地一变,眼眸中闪出寒光。

    “在没有得到林宗师赦免之前,不能让这些武道家族子弟离开,否则,我们可能会因放走武道家族子弟,而被那林阳牵连屠戮,不能让金永炎长老争取来的机会,白白葬送在这些武道家族子弟身上。”

    有一名丹阁老者,猛地从椅子上站起,开口说道。

    “不错,闫光锥长老能对那林阳跪地效忠,已经做出了极大牺牲,我们不能让这些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转机,白白糟蹋了。”

    执法堂的一名老者,此时站起,附和丹阁老者,坚定说道。

    他们都是金永炎和闫光锥的忠实支持者,哪怕金永炎二人从做出臣服林阳决定到随林阳离开,一句话指示也没有说出,但作为嫡系,他们心中完全明白。

    听到这话,丹鼎宗的许多高层都沉默,若是能够不死,谁都喜欢活着,如今,虽然臣服林阳很难让人心中接受,但是,却是没有其他办法的办法。

    不臣服即死。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屈从那林阳,我们可以和其他武道家族一起离开,难道那林阳还能追杀我们到天涯海角不成?他恐怕,没有那么大的精力吧。”

    见到四周丹鼎宗高层在林阳带来的死亡压力之下,都有些意动,石杰猛地站起,看着他的同门,冷笑说道。

    在白家之时,林阳打他脸面,而他,也多次当面嘲讽林阳,可以说,若是林阳秋后算账,他必定是死亡名单的第一批。

    他绝不可能把自己生死,寄托在林阳一念之间,哪怕这些丹鼎宗同门决定留在丹鼎宗内,他也不会留下,只会和其他武道家族一起离开。

    但在此刻,他想做一番努力,若是能够带走更多的人,以后在江湖上,他会更容易得到一些地位,不用寄人篱下,过的苦不可言。

    “生活了五六十年的宗门,石长老说舍弃就舍弃了吗?难道在石长老心中,没有家的眷恋,更何况,在金永炎长老和闫光锥长老都做出了努力,见到了希望,出现了转机的情况下,依然要离开宗门,四处流浪吗?”

    执法堂老者听到此话,看向站起来的石杰,目中猛地一沉,冷漠说道。

    “若是有可能,我也不愿意,但是,被别人统治,就丧失了自由,总感觉脑袋上顶着一座大山,我石杰,不愿意在那林阳手底下为奴。”

    石杰冷哼道。

    “是吗,难道左宗主在时,你不是被别人统治?”丹阁老者冷笑。

    “你不要强词夺理。”

    石杰怒瞪丹阁老者。

    “看来,你是铁了心了,既然如此,我们就不留你了,请上路吧。”

    执法堂老者沉默片息,最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

    “好,我走,你们留在这里,就好好当狗吧。”

    石杰冷哼一声,立刻转身,抬起脚步,正要一步迈出,跟随那些武道家族子弟的洪流离去。

    却在这时,执法堂老者目中寒光一闪,朝着石杰身旁的一名半步化劲老者使了个眼色。

    刷!

    那坐在石杰身旁木椅上的老者,忽然跳跃而起,手中一把长刀,朝着石杰的脖子,猛地挥舞而去。

    这样的一幕,太过于突兀,以至于石杰刚刚转身,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那闪着寒光的长刀,就直接出现在了脖颈位置。

    噗!

    长刀直接砍在石杰的脖颈,鲜血刹那间喷溅而出,让得四周之人,每个人脸上,或多或少,都沾染了几滴,血腥味充斥鼻腔。

    “你们,好毒。”

    剧痛袭来,石杰脑袋终于反应过来,那执法堂老者口中所说的上路,原来是这个意思,他好恨,若是刚刚心中有所提防,就不会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此刻,一切悔恨,都已经晚了。

    随着血液从颈间伤口处喷涌,他越来越感觉眼皮沉重,最后,脑袋一晕,彻底没了知觉。

    “我说过,闫光锥长老的付出,不能够白费,你们还有谁要上路?”

    执法堂老者看着那倒地死去的石杰,抬头看向其他丹鼎宗高层,冷漠问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沉默。

    “既然没有人再有异议,我执法堂命令,所有丹鼎宗弟子出动,阻拦那些武道家族子弟离开,我倒要看看,没有了他们的家主,谁还敢反抗。”

    “是!”

    在广场四周,所有丹鼎宗弟子听到这话,全都精神一震,神情苦涩中,立刻转身,化作数道长流,飞快向着十三个武道家族的子弟队伍,追赶而去。

    在十三武道家族子弟即将走到丹鼎宗山门之时,丹鼎宗弟子手持兵刃,疾速赶到,阻拦下来。

    “你们丹鼎宗为什么不逃,还在拦截我们,难道你们真以为那林阳恶魔,有如此善心?”

    看到被拦下,有武道家族子弟,大声怒吼。

    “我们不要死在这里,你们丹鼎宗给我们一条活路吧,那林阳,太恐怖,没有人能够抗衡。”

    有一人被林阳吓破胆,此刻请求道。

    然而,这一道道声音,都不能让为首的丹鼎宗弟子动摇,他冷漠的看着被挡在山门前的武道家族子弟,冷冷说道:

    “你们的命运,由那林阳宗师决定。所有人回去,回到你们在丹鼎宗的居所,等候通知。”

    “不!”

    所有武道家族子弟大吼,但是在整体实力比他们高出一大截的丹鼎宗弟子面前,一切反抗都是无用功。

    最后,十三个武道家族子弟,全都一脸凄苦,在丹鼎宗弟子驱赶下,各自回到各自家族在丹鼎宗的休息地,忐忑等待,不知是死,还是活。

    而那丹鼎宗弟子中的为首弟子,看着被驱散的武道家族子弟,他也深吸一口气,眼中有着担忧。

    林阳要如何处理丹鼎宗,他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