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三颗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嘶……”

    看到这一幕,无数倒抽冷气的声音,在殿前广场四周次第响起。

    那十三个武道家族的子弟,心中惊恐的扫了眼再次悬在天空的白云巨剑,再看向林阳身影时,不由吞了一口口水,浑身颤抖。

    他们此刻,心中感觉,林阳就如魔神一般,人挡杀人,神挡杀神,更是在心中,无法抑制的充满恐惧,有着无比的害怕,生怕因为先前时候的奚落言语,引来林阳的屠戮。

    因为根本不用丝毫怀疑,面对如今此刻的林阳,凭他们微弱的武道修为,毫无反抗之力。

    毕竟,化劲宗师都陨落在了林阳一指之下。

    四周丹鼎宗的弟子,甚至是高层,看到他们的宗主,身为化劲宗师的左丹智,竟然在这白云巨剑下,毫无招架之力,直接殒命,哪怕是残尸都找不到一丝。

    他们心中也是一寒,以丹鼎宗与林阳的过节,恐怕林阳大开杀戒之时,他们首当其冲,都不做第二考虑。

    而且,看那悬空的三丈白云巨剑,以他们对护宗法阵的理解,哪怕所有的丹鼎宗弟子和长老联手,也不可能抗衡丝毫,更何况,那林阳本身,就是化劲宗师实力。

    若想活命,恐怕只有一条路可走……

    他们心中一颤,目中有了屈服。

    而在白家那里,所有人喜笑颜开,感觉胸中有一口压抑了很久的气息,终于用力的吐出,身心愉悦。

    压宝压对了!

    白丽笑脸如花,望向林阳时,眼眸之中,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光亮。

    ……

    林阳一道剑指点出,巨剑升空,悬于殿前广场上空后,看向那五丈长沟壑,嘴角勾着冷笑。

    左丹智想要和他争夺丹鼎宗大阵的控制权,有些不自量力了。

    丹鼎宗的护宗大阵,脱胎于修仙者的阵法,想要催动,以修仙者所拥有的灵力最佳。

    哪怕左丹智具有化劲修为,内力强悍哪怕左丹智喷出精血,把一切都压上哪怕丹鼎宗护宗大阵经过改良,内力也可以催动,但这些,在他林阳体内正宗灵力面前,依然一败涂地。

    因为,这是质量之争,不是数量之争。

    修仙者的灵力,比之武道修炼者的内力,在能量等级划分中,高出了十万八千里,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两者相争,结果自然可以知晓。

    那么接下来。

    林阳左手托着控制丹鼎宗护宗大阵的玉龟,右手捏着剑指,目光一转,看向那刚刚站在左丹智身后,此刻却已经躲到了广场一处位置,浑身上下有着斑斑血迹的金永炎和闫姓中年二人。

    “斩!”

    话不多说,只有一字,表露心志。

    这一字吐出后,林阳就毫不犹豫,剑指抬起,划过一道弧线,引动天空中悬着的白云巨剑,正要朝着那二人所在之处,一指凌空,斩下。

    金永炎和闫姓中年看到这一幕,脸上猛地一惊,已经有左丹智的前车之鉴,一旦林阳的剑指落下,那悬在空中的三丈白云巨剑必然也会斩落。

    然而,他们仅仅只是半步化劲,比之左丹智的化劲修为,都差的太远,更何况是在这把斩杀了左丹智的白云巨剑之下,根本不可能挡下来。

    明知必死,还去死,那不是英勇,那是傻逼,不是他们的风格。

    “林宗师,手下留情。”

    “我金永炎。”

    “我闫光锥。”

    “愿意奉你为尊,永世追随,绝不反悔。”

    他们二人不敢有丝毫迟疑,噗通一声,在广阔的青石砖广场上,当着千百丹鼎宗弟子以及十三个武道家族子弟的面,单膝跪地,大声高呼。

    生怕晚了一分,林阳剑指斩下,即便是这句话,也不能说出。

    二人声音传出,林阳即将斩下的剑指猛地一顿,天空中的白云巨剑也是一颤,即将斩下的速度,重新归零,静静悬浮天空,散发着强烈气息。

    “我不需要无用之人。”

    林阳沉默之后,目光一眨,冰冷无情的声音出口。

    这声音回荡在重新变得寂静无声的殿前广场上,显得卓然不凡,让得四周之人,身体不由一颤,不敢弄出一丝声响出来。

    金永炎二人听到这话,眼中不仅没有惊恐,反而还表现出极大的喜悦之色。

    林阳能够开口,他们就有活下去的机会。

    所以,毫不犹豫,金永炎开口说道:“林宗师,您来丹鼎宗,想必是为了药材吧,我知道丹鼎宗所有的药材库,而且,拥有着钥匙。

    那些药材库,若是没有匹配的钥匙,没有正确的开启方法,一旦强行打开,就会触动摧毁机关,整个药材库的药材,必然会被毁灭,请宗师三思。”

    话后,他抱拳望向林阳,眼中满含期待。

    林阳曾说出“借十车药材”,那么,其必定急需药材,所以,以整个丹鼎宗的药材为筹码,应该可以保下他的一条性命。

    林阳听到这话,神色平静,看不出丝毫异常,但是,他的目光却是从金永炎的身上移开,落在其旁边,那执法堂堂主闫光锥的身上。

    “你呢?”

    林阳淡淡问道。

    “林宗师,执法堂掌管着整个丹鼎宗的底蕴,上古典籍,各类神兵,各种奇珍异宝,丹鼎宗内不知凡几,我愿意把丹鼎宗所有珍宝,献给林宗师。”

    闫光锥急速说道。

    话落之后,他抱拳看着林阳,心中十分忐忑。

    虽然他恨左丹智后来居上,夺他宗主的机会,虽然他极其想要坐上宗主之位,但是在生命面前,一切都可以抛弃,而现在,就是生命危急之时。

    “奇珍异宝?可还有那座丹炉上镶嵌的晶石?”

    林阳听到这话,眉头一挑,剑指一转,指了指那尊两米高的紫金色炼丹炉,淡淡问道。

    “有,还有三颗。”

    闫光锥听到问话,顿时激动,连忙说道。

    “既然如此,你们带路吧。”

    点了点头,林阳手掌一挥,那悬在天空中,似乎随时都准备斩落的白云巨剑,忽然崩溃,化作无数白色云朵,向着四周飘散而去。

    见到这一幕,金永炎和闫光锥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息,抬起手臂,用袖子擦了擦额头因为紧张而冒出的冷汗,提起的心脏,终于平稳落地。

    但是,他们也不敢丝毫怠慢,快速从青石砖地面上站起,弓着腰身,伸手做邀请状,在头前为林阳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