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斩灭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哈哈哈……天宗,你看到了吗,你爹,为你报仇!”

    看到白云巨剑再有一息时间,就将斩中林阳,而林阳依然低着头,不闪不避。

    左丹智胜券在握,仰天大笑。

    然而,在这笑声中,在白云巨剑来临头顶三寸处时,林阳因凝神掐诀而低着的脑袋,忽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猛地抬起,眼中清澈光亮一闪而过,在他的嘴角,竟是露出一抹淡然笑容,丝毫没有惊慌,丝毫没有害怕。

    竟然在这个时候,他还在笑?

    所有看到林阳嘴角这抹笑容之人,全都目中一怔,有些不可思议。

    然而,在下一刻,他们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

    浩大的殿前广场中,方圆二十米内,只有林阳一人傲然站立,左手托着散发璀璨光芒的玉龟,右手捏着剑指,在三丈白云巨剑的巨大威压之下,衣衫猎猎,发丝飞扬,宛若临世谪仙。

    在抬头那一刻,看着近在咫尺的三丈白云巨剑,他掐诀的右手,突兀捏出剑指,猛地抬起,朝着白云巨剑,凌空一指点出后,口中轻吐。

    “停!”

    仅仅说出一个字。

    这个字传遍整个殿前广场,让得所有人呆滞的看到。

    那临近林阳头颅仅仅三寸,马上就要斩在脑袋上,血溅五步的三丈白云巨剑,竟然在林阳口吐一字之下,真的停止不动。

    就那么静静的悬在林阳头顶三寸之处,散发着莫大威压,让人一望之下,心中寒意森森,毫不怀疑,这绝对是一柄绝世凶器。

    而且,在这处殿前广场上,无人能够锐其锋芒。

    可是偏偏在此刻,白云巨剑竟如一个听话的孩童,在林阳的一言之下,安分守己。

    “这不可能?”

    左丹智大笑之中,喉咙如被忽然塞住,大笑的声音,突兀戛然而止,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看着停在林阳额前三寸的白云巨剑。

    这白云巨剑,是丹鼎宗护宗法阵凝聚的至强一击,拥有着无匹威力,守护了丹鼎宗千余年,哪怕是化劲后期的宗师面对,也无法完全抗衡。

    然而现在,竟然叛变。

    那么此刻,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斩杀林阳?

    想到此处,左丹智脸色苍白,脚下无力后退几步,张口间,喷出一蓬血雾,极致灿烂,极致殷红。

    而在他的身后,丹阁大长老金永炎和执法堂主闫姓中年,在看到这一幕后,身心亦是震颤,宛若默契一般,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从未有过的震惊之意。

    林阳的手段,神鬼莫测,难以想象。

    竟然能够影响大阵的运转,这该是多么恐怖的修为。

    同时,在四周,无数丹鼎宗弟子,无数武道家族子弟,看到这样匪夷所思的现象,也惊骇的脑袋里面一片空白,傻愣愣站在原地,久久无言。

    白家众人也在惊呆。

    白丽手指捏着另一片衣角,两眼无神一般,看着那巨剑停下,整个人都完全僵硬住了。

    白雄天倒抽着冷气。

    这林宗师的恐怖,再次刷新了他的认知,丹鼎宗护宗法阵都能够控制,那么在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情,是这位林宗师做不出来的呢?

    林阳看着那停下来的白云巨剑,微微一笑。

    昨天晚上在丹鼎宗护宗大阵各处阵眼位置走了一遭,不是去浪费时间的,而是凭借曾经千年修仙经验,在那以星空修仙界阵法标准来说,极其简陋的大阵上,动了手脚,增添了一个控制阵法的阵眼,就是他手中的玉龟。

    如今看来,效果很是不错。

    他满意的伸出手指,轻轻弹了弹那悬在额前三寸处的白云巨剑。

    竟是发现,这把剑极为的凝实,手指弹上去,能够发出铜铁声音。

    “斩!”

    听着那传入耳中的铜铁之音,林阳忽然目光一转,落在左丹智的身上。

    此人,该杀。

    几乎没有犹豫,他剑指朝着左丹智,一指指去。

    呼!

    浩大的白云巨剑,在这一指之下,从平静中移动,剑刃直接出现在左丹智的头顶上空,强烈的剑气,激荡间,让得天空中风云变幻。

    那白云巨剑形成的恐怖死亡阴影,笼罩而下。

    丹阁大长老金永炎和执法堂堂主闫姓中年见此,均是目光隐晦一闪,全都迅速转身,各自朝着一个方向,疾射而去,竟是在这一刻,毫不犹豫舍弃了左丹智。

    “不,我不相信,你能控制护宗法阵,不相信!”

    左丹智感受到强烈的危机,猛地抬头,双目赤红,头发散乱,胡乱飞扬,有着强烈的不甘心。

    这护宗法阵,是他击杀林阳的唯一希望。

    几乎在他咬牙切齿,疯狂的怒吼之后,就毫不犹豫抓着手中的碧绿玉如意,体内经脉中的所有内力,在这一刻,如泄闸的洪水,全都疯狂滚滚,一丝不剩,全部涌入碧绿玉如意之内。

    好似感觉这样做还是不够,他脸上发狠到狰狞,猛地一咬舌尖,喷出一大口精血,洒落在玉如意上面。

    他的脸色,直接苍白如纸。

    刹那间,玉如意绿光更加强盛,把整个殿前广场,全部笼罩起来,使得这片天地,变成了绿色,把玉如意的全部能量,激发到极致。

    然而,那白云巨剑,在这漫天绿色中,却是没有丝毫变化,依然速度极快,斩落而下。

    好似,左丹智的一翻努力,打了水漂。

    “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丹鼎宗的护宗法阵,竟然六亲不认!”

    看着速度依然,斩来依然的白云巨剑,左丹智心中那经过一翻努力后,殷切的希望,在顷刻间化为乌有,最后变成了无边的怒吼。

    却在这时,巨剑斩下。

    轰!

    三丈白云巨剑,仅仅压在人的脑袋上,就可把人压爆,更何况是斩下。

    几乎在一眨眼间,拥有化劲初期修为的左丹智,连一丝反抗的浪花都没有激起,直接在三丈巨剑之下,化作了一团血雾。

    然后,巨剑斩在了广场青石砖地面上。

    滔天轰鸣响起时,在巨剑之下,掀起一团弥漫的尘烟,升腾而起,无数的碎小青石颗粒,如一颗颗疯狂的子弹,向着四面八方,疾射而去。

    等到林阳又是一指点出,白云巨剑抬起升空后,赫然看到,在那巨剑刚刚所斩位置,一道五丈长,半丈宽的沟壑,如人身上划出的皮肉外翻的伤口一般,横陈在硕大的殿前广场上面。

    那左丹智的血肉,一丝一毫,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