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白云凝剑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望着飞速扑来的左天宗,林阳目光冰冷,神色淡漠。

    当初,在江大操场之中,众目睽睽之下,为了不造成太大影响,他没有直接将之灭杀,让其存活至今,算是他的一处败笔。

    而现在,左天宗再次找死,那他,绝不会如当初那般犹豫。

    直接!

    必杀!

    在左天宗临近那一刻,他毫不犹豫一脚飞踹而出,如闪电一般,在暴怒的左天宗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脚掌狠狠落在左天宗的胸口。

    砰!

    如重锤击鼓般的声音,从左天宗的胸口之处,轰然爆发而出,向着四周回荡之时,可以看到,林阳的脚掌上,那巨大的力量,让得左天宗胸口肌肉,震动起波纹,以脚掌所踹部位为中心,向着全身波荡而去。

    噗!

    左天宗在这一脚之下,脸色直接苍白无血,更是张口之间,喷出一蓬血雾,那眼中的暴怒疯狂,随着这口血雾喷出,渐渐隐去,化作了一片清明。

    缓缓低头看向胸口,那是一只穿着旅游鞋的脚掌,给他带来全身几乎皴裂的剧痛。

    然后,几乎来不及反应。

    呼……

    他健硕的身体,在这一脚巨力之下,倒飞而起,划过一道弧线,砸在青石砖地面上,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后,眼中的清明之色,眼中的生命之火,渐渐暗淡下来,最终脑袋一歪,彻底断了呼吸。

    一脚即杀!

    四周之人看到这一幕,倒抽一口凉气,眼中有着震惊和幸灾乐祸之色。

    那可是丹鼎宗的少主,左丹智唯一的儿子,林阳将之踹杀,其结果,左丹智必然发疯。

    林阳收回脚掌,神色依然冷漠,踏着青石砖地面,向着左丹智方向走去。

    而在此时,吞下一颗丹药的左丹智,在金永炎的搀扶中,终于睁开了双眼。

    但是,他的左脸青紫,肿胀的异常巨大,使得左眼完全被浮肿堵住了视线,唯剩下的右眼,在睁开的那一瞬,直接看到了左天宗被林阳一脚踹中,倒飞出去,砸在地面后,彻底没有了呼吸。

    “天宗!”

    左丹智神情一愣后,情绪剧烈激动,张口之间,大声悲呼,使得他引动伤势,再次喷出一口血雾,凄惨模样,更增三分。

    忽然,他猛地扭头,右眼中充斥着强烈到顶点的怨毒之色,看向那一步步走来,面色冷漠的林阳。

    “林阳孽障,你不得好死,哪怕我左丹智今天粉身碎骨,也必将你斩杀,为我唯一之子,报那血仇。”

    一把推开搀扶着自己的金永炎,左丹智颤颤巍巍的站直身体,深吸一口气后,咬牙切齿低吼。

    “执法堂,请底蕴,法阵诛杀此恶徒。”

    “是,宗主!”

    闫姓中年听到这话,目中一眨,看了林阳一眼后,抱拳应道。

    然后,他转身朝着丹鼎宗高层所在的区域,轻轻一挥手。

    旋即,有四名老者从椅子上站起,一步迈出,踏入广场之中,其中一人,没有丝毫犹豫,从丹鼎宗制式长袍内,掏出一只玉如意。

    这只玉如意通体碧绿,煞是精美,在拿出的一瞬间,似乎能够感觉,那碧绿之意,犹如水液一般,在玉如意内,不断流转。

    而那四名老者,看到碧绿如意后,全都目光凝重,口中低吼一声,抬起手掌,按在这只玉如意四个部位,体内经脉中的内气,滚滚而动,涌入这玉如意之中。

    轰!

    玉如意之上,碧绿之光璀璨绽放,几乎在一瞬间,染绿了殿前广场的半边天空,让得四周所有武道家族子弟,全都一时间忘记了失去家主的彷徨,傻眼的看着这一幕。

    林阳亦是眉头一挑,看向那玉如意所在之处。

    “这是一枚法宝,而且是改造之后,消耗性的低级法宝,嗯,还是丹鼎宗防护大阵的移动阵眼。”

    他轻轻呢喃一声。

    随即看到,四面环山的丹鼎宗上空,在这恐怖璀璨的绿色光芒中,忽然狂风大作,卷动白云,将那无数白云,渐渐聚集在一起,形成一把完全由云朵凝聚的长剑,足有丈许长短,带着浩瀚的气息,剑刃猛地对准林阳,化作一道寒光,疾射而去。

    “天哪,这……这超出了武道功法的范畴了吧。”

    “神乎其技,丹鼎宗的底蕴,太是恐怖,即便是化劲后期,恐怕面对这把白云长剑,也不敢锐其锋芒。”

    “那斩杀我夏家家主的混蛋,这一次必死。”

    ……

    四周武道家族子弟看到这把白云长剑后,在发出一声惊呼之后,向着林阳看去时,眼中有着一种解恨的阴毒。

    林阳停下走向左丹智的脚步,看着这疾速射来的白云长剑,抬手间,刚要摸向腰间储物袋,却是忽然,手掌转向,立在面前,手指不断掐动。

    我倒要尝试一下,如今的实力,达到了什么程度,能否扛下这道法阵之剑,即便不能,我也可以在紧急之时,保性命无碍。

    林阳嘴角勾起,眼中有着跃跃欲试。

    却在这个想法闪过后,他脚下猛地一跺青石砖地面,意气风发,全身气息鼓荡,发丝轻扬,目中光芒闪闪,掐诀的手指猛地一顿,抬头间,剑指朝着那飞斩而来的白云长剑,猛地一指点出。

    “凝空术!”

    他口中低语。

    这句话出,言出法随,在剑指四周,一股恐怖的凝滞之力,向着那丈许白云长剑,笼罩而去。

    刹那间,那白云长剑猛地一颤,那疾速斩来的速度,肉眼可见,出现了一抹迟滞,但是,速度依然惊人,没有完全停止,依然斩落下来。

    林阳见此,没有丝毫意外,另一只手掌毫不迟疑,迅速抬起后,手指快速掐动。

    忽然间,眸光一闪,十分坚毅,再次朝着白云长剑,一指点出。

    “火龙术!”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

    在他手指指尖,一道细小火蛇疾射而出。

    这道火蛇迎风见长,眨眼间,化作丈许长短,在天空略一盘旋后,就带着无边的炙热火力,朝着那斩落而下的白云长剑,疾冲而去。

    所过之处,空气被烧灼的噼啪作响。

    这样的一幕,落入四周所有人的目中,全都脸上一怔,一副活见鬼的不可置信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