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丹鼎宗也不和气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在我面前,你感觉你能逃得了吗?”

    林阳看着脚踏青石砖地面,倒退而去的左丹智,嘴角勾着冷笑。

    虽然他与左天宗有仇,但是那仇恨,还不足以让他对丹鼎宗上下有杀心。

    所以,他来到丹鼎宗,心中的确没有想要大开杀戒的意思,只是想着,借几车药材增进修为,以期能够突破到化气境。

    一旦到了化气境,他身上会轻松许多,许多道法,就不用通过秘法施展,也不会仅仅只能掐出凝空术、火龙术等几个简单道术了。

    然而,事与愿违,丹鼎宗不仅要杀他,还不知死活,逼问他所修功法。

    鉴于此,没什么好说,唯有杀,杀尽为止。

    敌人不除,他不会收手。

    在话音落下之后,林阳手握毒龙匕,脚尖轻轻一点地面,整个人化作一道光影,在四周凝空术笼罩之下,不受丝毫影响,朝着左丹智追去。

    两人之间的距离,眨眼间在拉近。

    “爸!”

    看到林阳杀向左丹智,在丹鼎宗高层所在区域,左天宗脸上猛地一变,从椅子上忽的一下站起,失声叫道。

    那林阳的恐怖,让得他也感觉到,恐怕他的老爹左丹智,根本无法抵挡。

    终于心中算是认同,张世平要聚集三名武道宗师才动手的谨慎,不无道理。

    不由得,他马上回头,看向身边一名老者,那是丹鼎宗执法堂的堂主,负责着丹鼎宗的安全,是除了左丹智之外,掌控丹鼎宗最大底蕴力量之人。

    “闫堂主,我爸肯定无法抗衡那林阳,赶快动用丹鼎宗法阵,将之灭杀。”

    “少主,动用法阵所耗太大,需要宗主口谕,我恐怕不能擅自做主。”

    坐在一张红木椅子上的闫堂主,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有着半步化劲的修为,此刻听到左天宗的话,目中异样光芒闪过后,摇了摇头,拒绝道。

    “你……闫光锥,我知道你恨我爸当年后来居上,夺你宗主之位,一直以来,你想要取代我爸的位置,但在丹鼎宗荣辱面前,你是不是应该放下个人恩怨,救人要紧,不然,我爸身为一宗之主,在丹鼎宗内陨落,你们感觉,丹鼎宗还有脸面统治整个大川省江湖吗?”

    听到执法堂堂主拒绝自己的请求,左天宗勃然大怒,伸着手指,指着闫姓中年,吼道。

    “左少主,注意你的言辞,注意你的身份,我闫光锥不是不救,而是那宗门底蕴,只能宗主口谕才能动用,这是宗门法规,我不能知法犯法,若左少主再无理取闹,休怪我以宗门法规惩治你以下犯上。”

    闫姓中年听到左天宗之言,面色猛地一沉,抬头时,冷哼说道。

    “你……”

    左天宗气结。

    “好了好了,天宗你不用担心,哪怕是化劲巅峰的武道修炼者,宗主也不可能连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一旦危险,我相信,宗主会发出口谕的。”

    丹阁大长老金永炎看到两人争执不下,似乎有朝着激化矛盾的方向发展,不由摆了摆手,安慰了一句左天宗。

    而在他的话落的一刻,却是听到,四周突然发出一道道惊呼声音。

    左天宗心中一惊,连忙向场中看去。

    赫然看到,林阳一身运动衣,脚下随意踏出,都如缩地成寸般,出现数米外,此刻,竟然已经来临疯狂倒退的左丹智面前三米之处。

    他手中的毒龙匕,刃尖一翻,毫不犹豫瞄准了左丹智的胸口,直刺而出。

    匕首的刃尖,随着林阳的不断临近,与左丹智胸口的距离,不断缩小。

    “小子,你太可恶!”

    左丹智看到来临的匕首刃尖,目眦欲裂。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现如今会如此的狼狈,身负的许多丹鼎宗绝世武学,在林阳那诡异的不像话的招数之下,竟然都没有施展出来的机会。

    哪怕是速度,都远远不及。

    憋屈,十足的憋屈。

    不由的,他一声爆吼后,毫不犹豫催动体内经脉中所有内力,一双手掌猛地伸出。

    旋即见到,手掌之上,迅速覆盖一层乳白色的气体,散发着能量波动。

    “锦山掌!”

    他一双手掌,猛地竖起,如两座山岳一般,没有去轰击林阳,而是对着那漆黑剧毒的毒龙匕,双掌夹击而去。

    这把毒龙匕,拥有剧毒,在林阳的手中,发挥出的作用,足以对他造成巨大威胁,所以,最先的目标,只能是把这个威胁祛除。

    砰!

    两只手掌在内气的包裹之下,犹如有了一层手套阻隔匕首上的毒素,在匕首刃尖距离胸口五公分之处,狠狠夹住了匕首刀刃,阻挡匕首再次向前。

    想要,空手夺白刃。

    林阳见此,冷漠一笑,没有强行去夺回匕首,而是在匕首被夹住的瞬间,他松开了握着匕首手柄的手掌。

    如此突兀,如此出乎意料的举动,让得左丹智一愣之时,林阳忽然腰身一扭,右腿如同横扫大半个弧度,在左丹智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以晶肌玉骨的恐怖巅峰力量,直接抽在其左脸之上。

    砰!

    剧烈的撞击之声,在刹那间响起。

    左丹智那张左脸,被林阳一腿抽中瞬间,猛地往右上方扬起。

    面孔肌肉被抽的扭曲,脑袋被抽的震荡,更是张嘴喷出一口血雾,整个身体,如同一只沙袋,飞离地面,向着右后方,狠狠砸了过去。

    砰。

    左丹智重重砸落在地面之上,两眼翻白,嘴角不断溢出鲜血,挣扎了数下,却是无法爬起。

    “爸。”

    左天宗看到这一幕,脸色猛地一白,在丹鼎宗之内,有左丹智才会有他,若是没有了左丹智作为靠山,他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基于此,他不由口中惊呼了一声,直接从他所坐的位置,一跃而起,向着那左丹智疾奔而去。

    丹阁大长老金永炎叹了口气,亦是从座椅上站起,快步来到左丹智身旁,看了眼左丹智伤势情形后,从怀中掏出一只玉瓶,倒出一颗丹丸,扶起左丹智,将这颗丹丸塞入其口中。

    而那执法堂闫姓中年,在此刻,眉头亦轻轻一皱,最终,为了面子上过得去,日后好想见,他不得不从椅子上站起,亦是来到左丹智身边。

    林阳抽出这一腿后,身形潇洒飘落,脚掌踏在地上,轻轻抬步,踩着青石砖地面,嘴角勾着冷笑,向着那十米开外,被左天宗等人围着的左丹智走去。

    脚步声慢慢临近,左天宗听到后,猛地回头,猩红着眼眸,仇恨的盯着林阳。

    “林阳,你他玛的敢伤我爸,我和你拼了!”

    他凶残的低吼后,身体猛的从地上一跃而起,状若疯狂,向着林阳扑了过去。

    这一刻,他浑然已经忘记,在江省之时,差点丧命在林阳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