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十三人殁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给我滚开!”

    左丹智感受着这股莫名的粘稠,一声冷哼后,身体猛地一震,皮肤之上,忽然散出淡淡的能量波动。

    顿时,那四面挤压而来的粘稠之力,以可以感知的速度,在他的四周,不断减弱。

    等到这股粘稠之力不足以束缚他的行动之后,他猛地抬头,心中警惕,向着林阳之处看去。

    刹那间,他眼眸猛地瞪大。

    赫然看到,林阳一指点出,手掌落下之后,没有丝毫停顿,右手在腰间储物袋一拍,一把刀刃漆黑的匕首,出现在他的手掌中。

    然后,林阳一步迈出,犹如缩地成寸,不受那空中粘稠之力的丝毫影响,出现在一名武道家族家主面前。

    他一脸冷漠,目中无情,没有丝毫犹豫,举起匕首,在那名家主心中惊恐,欲要阻挡,却是只能动作缓慢,一寸寸抬手之际,匕首落下。

    “噗!”

    漆黑的匕首刀刃,化作一道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从这名武道家族家主的颈间,一划而过,带起一蓬黑色腥臭的血液。

    竟是那匕首上的毒素,太过恐怖,在划破这名半步化劲家主皮肤的瞬间,已然扩散,中了剧毒。

    “毒龙匕……天宗的毒龙匕,竟然落在了这小子的手中!可恶。”

    看到这一幕,左丹智目中猛地一怔,怒火中烧,咬牙切齿。

    这把匕首,乃是他们丹鼎宗在炼丹的过程中发现的毒素淬炼而成,蕴含着恐怖毒素,化劲之下,擦之即死,没有例外。

    然而现在,这把匕首却是落在林阳手中,成了斩杀各个家主的凶器。

    可恶,万分可恶!

    他怒目圆睁,一握拳头,抬步间,正要阻挡林阳而去,却在抬步那一刻,粘稠之力,再次袭来,让得他的动作,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速度僵硬,阻挡不及。

    而在此时,林阳手起刀落之后,没有丝毫停顿,转身一步,出现在第二个武道家族家主面前,又是轻松写意,一刀挥下,腥臭黑血从颈间飚出。

    第二人死!

    然后。

    第三步踏出,第三人死!

    第四步踏出,第四人死!

    ……

    转眼间,林阳踏出了八步,八名武道家族的家主,全都没有一丝抵抗之力,犹如伸着脖子,任由林阳把手中淬了剧毒的匕首,在颈间一划而过。

    这样完全如杀鸡一般的杀戮,让得四周武道家族的子弟口中,倒抽着冷气。

    那是从头顶到脚底板的恐惧。

    “我们杨家的家主,就这样……就这样被他杀掉了,那可是半步化劲的强者。”

    “我吴家的家主,怎么就不反抗?”

    “死了,已经死了八名半步化劲,这实在是太诡异,即便是化劲宗师,也不可能如此轻松啊。”

    ……

    许多武道家族子弟心中颤抖着,那些被林阳所杀的家主,在他们家族中,可是顶梁柱,如今被杀,恐怕他们家族在大川省江湖中,将一蹶不振。

    而且,林阳杀人的手法,超出了他们对武道修炼者的认知,那种对未知不可捉摸的恐惧,此刻,席卷他们全部身心。

    同样,在四周的丹鼎宗弟子,看到这一幕,也惊骇的脸色煞白一片。

    林阳的强大,超出了他们想象。

    特别是左天宗,此刻浑身都在颤抖,摸了摸脖子,突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若是当初林阳展现出这样的实力,恐怕他的小命,在江省之时,早已经消失,根本不可能有用到仙韵罗盘抢救的机会。

    而在白家那里,白家子弟看到这样如砍瓜切菜的一幕幕,本来提心吊胆,以为此行必亡的沮丧心思,在忽然间,如同看到了神佛降临,一刹那,激动了起来。

    “林宗师,他……太…太…太厉害了,我感动的,都想要哭了。”

    “有救了,有救了,终于不用死在丹鼎宗。”

    “诸天神仙,谢谢你们,谢谢你们送来了林宗师,扬眉吐气啊,那丹鼎宗,那十三个武道家族,这下,你们彻底傻眼了吧!”

    ……

    许多白家子弟双手按着心脏,仰望着天空,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那是明知将死,却是生生活下来的巨大幸福。

    白丽在此刻,也目中水雾忍不住汇成细流,从眼角之处流了下来。

    但是,在她的脸上,却是露着从来没有过的开心笑容,嘴巴张开,一个劲的傻笑。

    这一刻,林阳的形象,在她的心中,宛若诸天神佛一般,散发着神圣光芒。

    然而,在无数人震惊,惊恐,喜悦、害怕等各类情绪萦绕心间之时,林阳的行动,却是没有慢上哪怕一丝一毫。

    他踏出了第九步。

    第九人,是与白家一起来临这丹鼎宗的夏家老者。

    他看到林阳一步跨来,老脸之上露出极致的恐惧,前面八人的惨死,他一一看在了眼中,此刻林阳走来,如同死亡之神。

    “不,你不要杀我,丹鼎宗与你的恩怨,我不再插手。”

    夏家老者口中急切的说道。

    更是在说话之时,脚掌狠狠一跺地面,想要向着远离林阳的方向倒射而去。

    然而,四周的粘稠之力太过于恐怖,根本不给他丝毫挣脱的机会。

    动作缓慢依旧,如同乌龟在爬。

    “这个时候后悔,晚了。”

    林阳冷笑,那颗千年的道心,如同坚石,没有丝毫波动,手掌抓着匕首,狠狠斩下。

    噗!

    漆黑的刀刃,直接划过夏家老者的颈间,一如既往,腥臭漆黑的血液,飚射而出。

    那夏家老者瞪大了眼睛,伸着手指,满含怨恨的指着林阳,身体在凝空术的迟滞作用下,缓缓向着地面,仰面倒地而去。

    林阳见此,冷冷一笑,转身踏出了第十步。

    第十名半步化劲家主,毫无意外,陨落在林阳手中,陨落在毒龙匕之下。

    然后,第十一人,第十二人,直到第十三人倒下,林阳才停止了踏出去的脚步。

    他缓缓扭转身体,目光看向那紧紧跟随在身后,用自身内力抗衡凝空术,想要救援那些武道家族家主,却是拼尽速度,也不能赶上的左丹智。

    “接下来,就轮到你死了。”

    林阳淡淡的说道。

    宛若杀一人,在他口中,只是平凡。

    左丹智听到这话,心脏猛地一跳,极大的恐惧从心底翻涌而起,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一踏地面,向着身后,疾射而去。

    连杀十三名半步化劲,这样的实力,他自信,他不可能做到,他不是林阳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