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问我了吗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金永炎手掌牢牢抓着装有两颗坑洼药丸的玉瓶,从梯子上小心翼翼的走下来,老脸绷不住笑意,脚步轻缓,走到丹鼎宗高层簇拥下的左丹智面前。

    “宗主,幸不辱命,丹药一次成!只是有些可惜,若是能够如老祖一般,启动地火炼丹,必定可以让得丹药品质,再上一个台阶。”

    他枯老的手掌摊开,把玉瓶展露在左丹智的面前,激动之后,摇了摇头,惋惜说道。

    一生痴迷于丹道,每一次成丹,他内心之中,都充满着极大的兴奋。

    这代表他的成就。

    同时,对于更高的丹道,也有着强烈的渴望。

    “大长老辛苦了,丹道浩瀚,老祖毕竟是老祖。”

    左丹智从椅子上站起,伸出手掌,拈起金永炎掌心中的玉瓶,淡淡看了一眼,笑着说道。

    “多谢宗主关怀,这个老夫自然知道。”

    金永炎点了点头。

    “后续的事情,就交给宗主了。”

    “嗯,大长老可以坐一边休息休息。”

    左丹智握住玉瓶,点了点头说了句后,转身,轻轻抬步,走入殿前广场正中,目光扫视一圈后,嘴角勾着轻快笑意,举起手中的玉瓶,吸引了所有武道家族子弟的目光。

    “各位江湖同道,我丹鼎宗执大川省江湖之牛耳,必将扶植各个与我丹鼎宗同盟交好的武道势力,这炼制出来的破境丹,会陆陆续续与各个家族交易,你们会得到的。”

    他的话音一顿。

    整个殿前广场上,所有的武道家族子弟,都心中猛地热烈起来。

    丹鼎宗要和各个武道家族交易,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也会得到一颗。

    想到此,四周武道家族子弟,心潮澎湃,目光看向左丹智手中的玉瓶时,更加的炙热。

    “当然,对于那些忤逆我丹鼎宗,与我丹鼎宗为敌的武道势力,我们丹鼎宗,不仅不会和其交易丹药,还必将对其制裁,对其惩罚,甚至于,抹杀他们的存在。”

    左丹智言语忽然严厉了起来,猛地扭头朝着白家看去时,目光变得冰冷,寒光炸裂。

    在此刻,他要携着丹药炼成所凝聚的气势,以及所有武道家族子弟对丹鼎宗极度敬畏的大好形势,对白家,对林阳,发出最强烈的针对攻势。

    几乎在他话落的一瞬间,四周的武道家族子弟,都是心中一凛,犹如默契一般,与他们的家主一起,缓缓扭头,向着白家所在区域看去,一道道目光,似笑非笑。

    而在丹鼎宗高层所在之处,左天宗看到这一幕,感受着整个广场上因为他的父亲左丹智的一句话,而引起的滔天氛围,他几乎要激动的仰天长啸。

    终于,要出手了。

    林阳,今天你必死无疑!

    在白家所在之处。

    感受到整个殿前广场上,所有的目光看来,而且充满了敌意,让得白家所有人,都心中一跳,额头上有滴滴冷汗,不断渗透出来。

    甚至,坐在椅子上的身躯,都在不安的颤抖。

    该来的,最终,还是来了。

    “白雄天,因为你女儿白丽,我家天宗差点身死在江省之内。

    而来到我丹鼎宗后,你白家屡次与我丹鼎宗弟子作对,更是打伤了数人。

    甚至,不服从我丹鼎宗安排,扰乱我丹鼎宗的规则,你们白家,要给我一个什么样的交代,给丹鼎宗一个什么样的交代?”

    左丹智面上狞笑着说道。

    身后四周,更有千百道带着丝丝敌意的目光,增添他的威势,增添他的气场。

    使得在这一刻,整个广场上,白家所在之处,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在狂风巨浪中摇摆,在所有丹鼎宗弟子、所有武道家族子弟的目光中,瑟瑟发抖。

    白雄天双手颤抖,额头冒汗,却是不敢去擦。

    他在心中推演过无数次这样的情形,但是真的遇到,真的感受到,那强烈的无助,强烈的孤立感,让得他感觉度秒如年,恐怕其他的白家子弟,比之他,更加的不如。

    白丽也脸色煞白,这一刻,终于感受到了举世皆敌的滋味,那种恐惧,萦绕满心。

    甚至,她都有些后悔,不该任性,拒绝联姻!

    “左宗主,我……”

    白雄天最终深吸一口气,颤颤巍巍的站起,朝着左丹智抱拳一礼后,张口正要说话,却是被左丹智抬手一挥,霸道的打断。

    “不要和本宗废话,今天,你白家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被抹杀,要么,并入我丹鼎宗,不会有第三个选择,你只有十秒时间,决定吧。”

    “什么!”

    白雄天听到这话,脸色直接苍白无色,浑身气的颤抖。

    让白家并入丹鼎宗之内,那和抹去白家,有何区别?

    即便并入丹鼎宗后,白家能够作为一条狗,继续苟延残喘的活下去,但他白雄天,又怎么能够对得起创立白家的列祖列宗。

    唯有那叛徒白崇喜,才会那么没有骨气,投入丹鼎宗门下,做了一条走狗,让得白家蒙羞。

    “左宗主,并入丹鼎宗,你这是痴心妄想,我白家绝不会同意。”

    深吸一口气,白雄天目中有着决然,冷哼一声后,他转身面对林阳。

    “林宗师,我白家,全仰仗您了。”

    林阳随意的窝在椅子中,听到这话,抬起手指,如同挥走蚊虫一般,朝着后面挥了挥,浑然没有在意对面的千百目光,以及左丹智的咄咄逼人。

    见此,白雄天不敢多言,很识相的后退,坐进原先的椅子中。

    “好,很好,白雄天,本宗很欣赏你的傲骨,但是今天,你们白家,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丹鼎宗。”

    左丹智冷哼。

    眼中冒出了杀机。

    这话一出,坐进椅子中的白雄天,身体猛地一震,眼中露出着愤怒,双手手掌更是紧紧攥成拳头,手背上有着青筋如蚯蚓一般,凸了起来。

    而白丽,听到这话,也是脸色煞白,轻轻闭上眼睛,有两滴晶莹泪水滴落下来。

    她中有着深深自责,都是因为她的任性,让得白家,走到了如此田地。

    身周的白家子弟,更是在左丹智那全杀的威胁中,脸色苍白如纸。

    只感觉死亡的屠刀,在头顶徘徊,随时一斩而下。

    却在这时,林阳手指轻轻敲着椅子扶手,眼眸低垂,似很随意,幽幽说道:“白家能不能走出丹鼎宗,恐怕不是你能够说的算吧,问过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