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白家没眼光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夏家没有座位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在今天的安排上,为了惩罚白家,为了制裁白家,所以,所有前来丹鼎宗的武道家族之中,也仅仅只有白家,没有安排座位。

    然而现在却是,夏家没有座位,反而白家有。

    “白雄天,你很自觉啊!”

    左丹智虾米小眼看向白家方向,颇有深意的扫了林阳一眼后,目光落在白熊天身上,重重冷哼了一声,没有等白雄天任何回复。

    他抬起手,朝着不远处的一名丹鼎宗中层弟子招了招手。

    等到这名弟子恭敬来到面前,左丹智说道:“去,为夏家搬来椅子。”

    “宗主,那可恶的白家怎么办,就让他们这样大摇大摆的坐在那里吗?”

    这名丹鼎宗弟子听到这话,踌躇了一下,恨恨的说道。

    刚刚那名被白家群殴的丹鼎宗弟子与他关系不错,可是却在制止白家之时,被白家群殴,身为同门,身为朋友,他极为愤慨。

    “这事情,自会由宗门解决。”

    左丹智气派十足,看了眼面前恭敬的丹鼎宗弟子,淡淡说道。

    “是,宗主。”

    这名丹鼎宗弟子连忙躬身,应下了之后,他迅速转身离去,安排人员,为夏家搬取椅子。

    而在左丹智身旁,那紧紧跟随的左天宗,此刻目光越过距离,阴笑的在林阳身上扫了一眼后,就神情淡然,与身旁之人有说有笑。

    在他心中,林阳今天必死。

    甚至,心里面有些嘲笑林大为、张世平等人,哪里用的上小心翼翼,请三个宗师出手,仅凭他丹鼎宗的实力,就可灭杀林阳。

    随后,十几名家主冲着左丹智抱了抱拳后,转身四散,回到各自家族子弟所在之处,坐在他们专属的座位之上,使得整个殿前广场,各个家族,围成一道圆圈。

    在圆圈之内,左丹智负手傲然而立。

    “本宗左丹智,在此,欢迎各个武道势力前来参加四年一度的开炉炼丹观摩会,大川省武道界,长久以来,在丹鼎宗的领导下,日益昌隆……”

    他扫视了四周一眼后,轻轻开口,虽然没有用出多大力气,但声音清晰传入广场每个人的耳中。

    这样的功力,让得四周各个家族之人,目中都是露出敬佩。

    林阳目光也是一眨,落在左丹智的身上,他以强大的神魂力量,能够看出,左丹智身体体内的内气,比之武道暗劲的修炼者,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更加的致密,更加的精纯,若是能够将内气化液,兴许可能达到小先天境界。

    这个境界,是林据地球武道修炼者的情况,以先天境界对比,凭空捏造出来的一个境界。

    实在是,地球武道修炼者修炼的功法,残缺不全,简化到了极限,不仅舍弃了吸收天地灵气的修炼方式,更是舍弃了丹田存储修为的基本规则,仅仅把身体内提取聚集起来,比之灵力差了好几个档次的内气,凝缩在经脉之中,仅在经脉中流转。

    哪怕是把所有内气化液,充满全身各个经脉,也与星空深处修仙者的灵力液化、充斥丹田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还要远。

    更何况,是和林阳这样,修炼了强大到变态的炼星神功,目标是丹田灵力化海的修仙者相比,更是没有一点可比之处。

    林阳哪怕仅仅是凝气境后期,在星空修仙界属于惨不忍睹的修为,面对地球上的武道修炼者之时,也并不放在心上,斩杀之,没有丝毫难度。

    所以,武道修炼者内气化液的境界,林阳只能用小先天境界来形容,与真正的先天境界,根本没法放在一起去进行比较。

    “林宗师,我若是没有猜错,恐怕在开炉炼丹表演之后,这左丹智就要对付我们了。

    而且,这左丹智踏入化劲宗师已经十年,内力雄厚,请林宗师多多小心才是。”

    白雄天坐在林阳的一侧,在左丹智那冷哼出口后,他的脸色就数次变化,目中有着担忧。

    更是在此刻,左丹智废话连篇,说些没有营养讲话之时,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在林阳的身边,小心介绍左丹智的情况,希望能给林阳带去参考价值。

    毕竟,他们白家帮助林阳进入了丹鼎宗,又在一天之内,在丹鼎宗刁难之后,做出的各种反击,与丹鼎宗的关系,必定如水火,所以一切希望,都在林阳身上,若是林阳无恙,他们白家无恙,若是林阳失败,他们白家,必定被丹鼎宗灭门,不会有第二个可能。

    “嗯!”

    林阳窝在椅子中,轻轻点了点头后,再没有丝毫其他的神情变化。

    白雄天见此,只能暗叹一口气,突然有种感觉,林阳似乎有些不靠谱样子,对于这次能不能活着离开丹鼎宗,他心中已经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好了,别的话,本宗也不多说,接下来,让你们各个家主开开眼界,开炉炼丹。

    而今天炼制的这种丹药,乃是我丹鼎宗多年研究古籍,又经过多次的试验调配,最终做出的一种丹药,这种丹药,有一定几率,可以让武道修炼者突破多年不能突破的境界桎梏,所以,本宗命名其为破境丹。”

    左丹智忽然话音停顿,微扬着脑袋,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一股无比骄傲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哪怕是面孔,都骄傲的十分欠揍。

    不过,他的话出口,却是让得四周的武道家族一片哗然。

    能够帮助武道修炼者突破境界,这样的丹药一旦出现,在武道界中,绝对能够掀起轩然大波。

    甚至,拥有这种丹药的丹鼎宗,将来的影响力,绝对能够突破大川省。

    甚至影响到整个华国江湖,也是轻轻松松。

    若是能够簇拥在丹鼎宗身旁,成为亲密伙伴,在将来,一旦丹鼎宗发展起来,身为亲密关系的武道家族,必定也有长远的发展。

    “嘿,没想到丹鼎宗竟然能够炼制出如此的珍贵丹药,那白家,真是失算了。”

    “区区一个白家,以为找了一个跳梁小丑做靠山,就敢和丹鼎宗这样的庞然大物对抗,本身就说明,那白雄天的眼光不怎么样。”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哪怕是宗师修为,又能够强大到哪去,恐怕,那境界都不稳定,仅仅只是一只没有牙的纸老虎而已。”

    “可惜了,可惜了,自今天之后,大川省再没有白家,而那叫做林阳的所谓少年宗师,在丹鼎宗面前,也是螳臂当车,自取灭亡。”

    ……

    许多武道家族子弟,以及各个武道家族家主,都是把脑袋偏转,看向白家所在方向,嘴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嘲笑表情。

    而在目光扫到坐在白家中间最尊贵位置的林阳时,更是眼中嘲讽,毫不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