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群殴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林阳的话出口后,白丽整个人猛地一怔,如同一尊木偶一般,脑袋里直接宕机。

    把椅子搬过来?

    她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过。

    甚至可以说,丹鼎宗在大川省霸道惯了,所做出的决定,所做出的安排,没有哪个人,哪个势力敢违逆,敢反抗,敢有第二种心思。

    然而在这一刻,林阳轻轻的一句话,宛若拨云见月,刹那间在所有人的脑海中,形成轰鸣。

    “不错,搬过来。”

    “如此简单,就可解决,我怎么没有想到。”

    “好,就这样办。”

    ……

    所有白家精英精神振奋,目光看向那摆成圆弧形的纯木木椅。

    摩拳擦掌。

    “林宗师,我们这样做,恐怕丹鼎宗弟子会阻挠啊!”

    白雄天看到四周白家子弟的神情,不由心中一惊,连忙提醒道。

    “有人拦,那就杀!一切有我担着。”

    林阳背负双手,轻眯着眼睛,看向那用巨大青石砖垒砌而起的议事堂大殿,幽幽说道。

    话中,满含杀气。

    “是!”

    白雄天心中猛地一颤。

    对于林阳,他了解不是太多。

    而接触以来,林阳说出的话,也是不多。

    但是,仅仅从这不多的话语中,他能够感觉,林阳此人,有着无比的霸道。

    甚至,打骨子里有着一种冷傲,俯视苍生。

    杀人,在其口中,如喝凉水一般简单,似乎一切事情,只要一个杀字,就可解决。

    旋即,他不再迟疑,一挥手,让白家子弟全部出动,朝着那摆放的纯木椅子而去。

    四周有丹鼎宗弟子看到这样的情形,全都瞪大了吃惊的眼睛。

    这一刻,他们终于感受到了昨晚上,那郑刚等丹鼎宗弟子的遭遇。

    他们无法想象,白家竟然会如此胆大包天,竟然在代表着丹鼎宗脸面的殿前广场,敢去胆大妄为,搬走那些椅子自己坐。

    “住手!”

    在四周,有一名丹鼎宗弟子依然自持高高在上,俯视整个大川省武道界的心态,实在无法忍受白家如此猖狂的行为,他从远处跑来,大声怒喝。

    几乎这名丹鼎宗弟子声音落下的瞬间,所有前去搬纯木椅子的白家精英,全部猛地抬头,目中蕴含着的怒意,化作滔滔怒火。

    他们来到丹鼎宗,所受排挤,所受侮辱,太多太多,早已经在心中,想要发泄。

    看着这名跑来的丹鼎宗弟子,他们毫不犹豫,把手中搬起的椅子放下,犹如商量好一般,全部一踏地面,如一窝狂蜂,冲向那丹鼎宗弟子而去。

    “你们要干什么?”

    那名丹鼎宗弟子看到蜂拥而来的白家精英,眼中一怔后,脸色大变,想到了郑刚的凄惨。

    刹那间,他停下脚步,想要扭身离去。

    然而,此刻燃起怒火的白家精英已经来到,一句话不吭,直接拳头砸出,脚掌踹出。

    砰!

    砰!

    砰!

    ……

    无数拳打脚踢声音,在二十名白家子弟群殴之中,响彻起来。

    甚至,在他们脚下,在他们拳头下,那丹鼎宗弟子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昏迷过去。

    等到白家子弟打得差不多火候,停止下来,四散而开,重新回到所搬的椅子前时,就是看到,那丹鼎宗弟子躺在地上,长衫破烂,鼻青脸肿,几乎不成人形。

    这一幕,让得四周看过来的丹鼎宗弟子气的咬牙切齿,却是不敢有丝毫异动。

    “林宗师,请坐!”

    一名白家子弟搬着一把明显是丹鼎宗为武道家族族长准备的木椅,来到林阳面前,将之放在林阳身后足以一屁股坐下的位置,谄笑着说道。

    而在同时,其他白家子弟亦是搬着椅子到来,在林阳身后那张椅子四周摆开,做簇拥之状。

    “嗯,都坐吧。”

    林阳冲那名白家子弟点了点头,大袖一甩,轻轻坐进椅子之中,一双手臂架在木椅扶手上。

    四周,白雄天等人见此,才朝着林阳抱了抱拳,簇拥着林阳,坐了下来。

    刹那间,宽阔无边的殿前广场寂静无声,唯有坐在椅子中的白家众人,聚集在一处,夺人眼目。

    时间缓缓流逝,日上三竿之时。

    殿前广场上,陆陆续续出现了各大武道势力的子弟,他们在丹鼎宗弟子的带领下到来,被分配到各自的位置。

    然而,夏家子弟来临之后发现,他们所分配的位置,与其他家族完全不同,空空如也,没有一张椅子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夏家的椅子呢?”

    “是谁?是谁和我夏家过不去?”

    “玛的,要让我知道是谁,绝饶不了他!”

    ……

    夏家子弟面色铁青,目光巡弋四周,在白家方向,目光投放的最多。

    他们心中,其实有着猜测。

    却在这时,那建在方台之上的议事堂大殿之中,有二十多道身影缓缓走出殿门。

    “拜见宗主。”

    殿前广场四周的丹鼎宗弟子看到大殿中走出的为首之人,全都单膝跪地,大声呼道。

    声音响彻,回荡在殿前广场上,显得气势磅礴,也在一瞬间,衬托出左丹智高高在上的地位。

    一宗宗主,超然不俗。

    在这叩拜声中,左丹智嘴角含着傲然笑意,带着身旁的左天宗,以及身后的宗门长老和各大武道家族的家主,脚步不停,继续前行。

    浩浩荡荡中,他们踏着台阶而下,来到广场。

    “家主,难道我们夏家,就这样站着?”

    看到走来的左丹智等人,夏家一名子弟满面委屈之色,跑到跟随在左丹智身后的夏家老者面前,可怜兮兮的指着夏家子弟所在位置。

    只见许多的夏家子弟,都是站立着,与四周其他家族子弟端坐在椅子上的情形,形成鲜明的对比,使得夏家子弟看起来,无比凄惨。

    夏家老者随着这名夏家子弟的手指所指方向看去,看到这一幕,脸色猛地一沉。

    他沉默中快走几步,来到左丹智面前。

    “左宗主,丹鼎宗是不是安排有误,为何让我夏家子弟与其他家族不同,全都站着?”

    他话语虽然平静,但也能够感觉出,那压抑的怒气。

    面带笑容的左丹智听到此话,嘴角的笑容猛地僵硬,机械般扭转脑袋,向着夏家子弟所在区域看去。

    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