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苦情戏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噗!”

    郑姓青年在他自己的一掌下,直接身体一震,张口喷出一大口血雾。

    瞬间,脸色苍白如纸,气息都弱上了许多,让得本来就重伤的身体,伤得更重。

    “郑师兄!”

    “郑师兄,你这是?”

    ……

    身周的七八名丹鼎宗弟子,看到郑姓青年如此突兀的做法,全都惊呼一声,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想要报仇,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郑姓青年摆了摆手,深吸一口气后,费力的说着话。

    “走,扶我去议事堂,今天晚上,宗主、各位长老,还有除了白家之外,各个家族的家主都在那里,我要以苦情,打动宗门,灭杀白家。”

    郑姓青年脸上,全是狰狞。

    而四周他的同门听到这话,全都倒抽一口凉气,为了让得宗门出手,对自己也忒狠。

    不过,这七八个丹鼎宗弟子没有多说,按照郑姓青年的要求,扶着他前往丹鼎宗议事堂而去。

    走在路上,穿过了几条小道,忽然前方阴暗处,一道身影闪现而去,让得郑姓青年等人,心中猛地一凛,向着闪出的这道身影看去。

    “汪执事,你怎么在这里?”

    看清闪出来的身影后,郑姓青年虚弱的脸上,眉头轻皱,开口问道。

    这个出现之人,正是白天带着白家去猪圈的汪守中。

    其他丹鼎宗弟子,亦是看了过去。

    毕竟,这是大晚上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汪守中却是出现在此地,有些反常。

    “郑师弟,我听说你去找白家麻烦,我就是想看看,是不是成功了,看起来,似乎你也遭到了很大挫折。”

    他看了眼凄惨虚弱的郑姓青年,摇了摇头,叹息道。

    这话说出,让得郑姓青年脸色猛地一沉,冷哼道:“汪执事是来看我的笑话吗?”

    “不不不,郑师弟你误会了。”

    汪守中连连摆手,然后目中酝酿着水雾,似乎想起凄惨之事,说道:“实不相瞒,今天白天,我也被白家之人痛打了一顿,到现在,身上还青一块紫一块。所以,听说师弟去教训白家,心中高兴至极,在这里等着好消息。没想到,哎,那个少年宗师,的确不好惹啊,根本不会顾及这里是丹鼎宗,更不会顾及我们是丹鼎宗弟子。”

    “不好惹又怎样,是宗师又怎样?在我们丹鼎宗,容不得他撒野。”

    郑姓青年面色冰冷的哼道。

    “哦,难道郑师弟有办法?”

    汪守中挑了挑眉头。

    “我要去议事堂,向宗主,向各位长老请求,尽速诛杀白家之人,洗刷耻辱。”

    郑姓青年狞声说道。

    话落之后,目光一眨,看向汪守中:“汪执事,既然你也受到白家欺压,不如和我一起,到议事堂请命?”

    “好,乐意与君一同。”

    汪守中沉默了片刻,一拍手掌,痛快答应下来。

    他们一行,速度极快,出现在一片恢弘建筑群前。

    这片建筑全是用巨大青石凿出的石砖垒砌而成,显得古朴宏大,一经接近,就有一种雄壮的气息铺面而来。

    在这片区域中轴线位置,有着一处比较宽阔的广场,完全用青石铺就。

    广场尽头,是一座建在高出地面一米左右平台上的庄严大殿,殿门匾额上,写着“议事堂”三个大字。

    这座议事堂大殿,正是丹鼎宗平时议事论事的地方。

    甚至,影响整个大川省武道界的一些命令、禁令,都从这里发出。

    在两名丹鼎宗弟子搀扶下的郑姓青年,以及汪守中等人,走进广场,径直向着那处庄严的议事堂大殿而去。

    而在议事堂大殿门口两侧,各有四名丹鼎宗弟子傲然而立,充当门卫。

    他们看到渐渐走近的郑姓青年、汪守中等人,眉头不由一皱,分明能够看出郑姓青年身体的异样,但是,他们身有职责,只要郑姓青年、汪守中等人不硬闯大殿,他们不会提前去拦截。

    从殿前广场到议事堂大殿所处平台之上,有着十几道宽大台阶,层层而上。

    郑姓青年和汪守中走到台阶之下,仰面看了眼庄严气派的大殿后,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宛若排练过一般,全都齐齐屈膝跪地。

    “丹鼎宗养殖场管事郑刚!”

    “丹鼎宗外务处执事汪守中。”

    “跪请宗主,各位长老,为我们做主。”

    他们口中高呼之后,头颅触地,久久不起。

    而在身后,那七八名丹鼎宗养殖场的弟子,亦是毫不迟疑,跪在郑姓青年郑刚以及汪守中身后。

    时间缓缓流逝,显得寂静而广阔的殿前广场上,郑姓青年郑刚等人跪地,看起来很是渺小。

    一个时辰后,他们依然跪地不起。

    而那郑刚,更是因为在来的路上,自己给自己一掌的缘故,此刻脸色已经如白纸一般,虽然还在坚持跪在地上,但摇摇晃晃之间,似乎随时都有倒地的可能。

    在台阶之上,议事堂大殿门口,那八名丹鼎宗弟子守卫注意到这一幕,均是互相看了一眼,虽然没有吭声,但互相询问的意思明显。

    最后,其中一名守卫沉默中转身,快速走入议事堂。

    片刻后,议事堂内,忽然一阵骚乱。

    有许多的脚步声,从议事堂内,渐渐清晰传出,且逐渐靠近大殿门口。

    最终,有数道人影率先出现。

    带头的是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小眼睛、八字胡,眉宇之间,有着一些猥琐阴险,与在江大之时,林阳所遇的左天宗,有几分相像,正是丹鼎宗宗主左丹智。

    而在他的身边,跟随着的少年,毫无意外,是左丹智唯一的儿子左天宗。

    此刻的左天宗,除了脸色还稍显苍白一些外,双腿已经无碍,可以正常行走。

    同时,在他们二人身后两侧,还有好几道身影,甚至在更后面,隐隐约约,还有更多的身影,其中可以看到,当初在白家所遇的石杰。

    “拜见宗主,少主,各位长老!”

    门口还剩下的七名大殿守卫弟子,看到率先而出的中年男子左丹智,以及左丹智身后两侧之人,连忙抱拳行礼,态度恭敬。

    对于这一幕,左丹智没有回应,而是黑着脸色,带着身后众人,一身煞气,继续前行,来到台阶边缘,居高临下,看向跪伏在台阶前,已经摇摇欲坠的郑刚等丹鼎宗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