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自拍一掌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中午,按照往年的惯例,白家派出两名子弟,前去丹鼎宗食堂,领取食物。

    然而,半个小时后,两名前去领取食物的白家子弟鼻青脸肿,空手而回。

    晚上同样如是。

    一整天,没有食物进肚,即便是林阳,对丹鼎宗,也有了杀意。

    “他们不给,我们自己动手,派两个人,去往那猪圈,直接拖出一头猪杀了取肉,作为晚餐。”

    林阳盘坐在一张床榻上,看着面前前来汇报情况的白雄天,沉思片刻后,开口说道。

    “啊……是!”

    白雄天听到这话,脸上猛地一惊,但在随即,他反应过来,连忙抱拳应道。

    这样的做法,在曾经,他白家何曾想过。

    突然之间,他感觉,跟着林阳,有一种霸气侧漏的感觉,不打招呼,杀丹鼎宗的猪,恐怕丹鼎宗立宗千年,还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吧。

    心中感叹着,白雄天转身离去。

    林阳看着离去的白雄天背影,再次闭上双眼,运转功法,全力摄取四周天地灵气。

    在这丹鼎宗中,天地灵气比之外界,浓郁了十倍有余。

    ……

    杀猪,取肉!

    生火,烤肉!

    在漆黑的夜里,这处小院,显得灯火通明,肉香四溢,让人胃口大开。

    因为一天没有吃饭,白家二十多人,一头猪根本不够。

    最终,生生在那猪圈中拖出了三头大肥猪。

    正在众人围着一堆堆篝火,手中抓着烤熟的肉块,大口朵颐,满嘴留香的时候。

    小院的大门,忽然从外被推开,七八名身穿丹鼎宗制式长袍的丹鼎宗弟子,蜂拥而入。

    为首之人,乃是一名炼体铜皮铁骨大圆满的青年。

    他走入小院后,目光在小院中的几堆篝火处扫过,看到一根根猪骨头,一颗颗猪头骨,眼眸之中,怒火越来越盛,几乎喷天而发。

    “白家,你们胆大包天,竟敢屠杀我丹鼎宗的猪,找死不成!”

    为首青年,扫过所有白家之人后,怒瞪向白雄天,喝声质问。

    紧随着他的质问,在身后跟随的七八名丹鼎宗弟子,亦是目光冰寒,挺着胸膛,哪怕武道修为低微,但依然浑身上下,有种高高在上的高傲,轻视的看向白家众人。

    “你们丹鼎宗不给我们食物,我们就自己取来,杀了区区几头猪而已,又当如何!”

    在一处篝火旁,一名白家子弟猛地站起,狠狠撕了一口烤熟的猪肉后,指着为首的那名青年,怒声道。

    进入丹鼎宗以来,他们先是被安排在猪圈,后又不给食物,屡屡被刁难,早已经心头火气燃烧,此刻哪里还管这里是丹鼎宗。

    更何况,他们白家与丹鼎宗联姻失败,这次来到丹鼎宗,恐怕也会受到丹鼎宗的制裁,与丹鼎宗的关系,已经势如水火,此刻闹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好好,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即便我丹鼎宗的一头猪,也比你们高贵万倍,你们敢杀猪,是在找死。各位师弟,我们一起出手,拿下他们,送到执法堂,让执法堂制裁!”

    为首青年听到这话,狞笑一声,朝着身后的丹鼎宗弟子挥了挥手。

    旋即,那些跟随他而来的丹鼎宗弟子,全都从腰间抽出随身携带的武器,虎视眈眈看向白家众人,似乎随时都要出手。

    此刻气氛,陡然紧张。

    林阳坐在白家众人中间,手中抓着一根快要啃干净的猪腿骨,慢条斯理的啃下最后一条肉丝。

    当听到为首青年那刺耳的话语,他眉头猛地一皱,抬起头时,目光冰冷。

    他忽然手腕一甩,那条啃得干净的猪腿骨刹那间飞出,带着破空之音,射向那为首的丹鼎宗青年弟子。

    “嗯?”

    为首的丹鼎宗青年弟子手中抓着一把青钢长剑,正要动手,忽然心中一凛,感觉一道寒风袭来,有着浓烈的危险气息。

    他猛地抬头,看到一道白光,速度快若闪电,疾射而来。

    不及细想,他手掌中的青钢长剑从下往上,划出一道弧线,向着那射来的白光,狠狠劈斩而去。

    砰!

    青钢长剑与那白光碰撞在一起,火花四溅,发出一道巨大的声响。

    然后,在为首的丹鼎宗青年弟子惊恐的眼中,那精钢打制的长剑上,一股惊人的巨力传来时,剑身之上,喀嚓一声,竟是直接崩断。

    那道白光,却是丝毫不受影响一般,依然速度飞快,瞬间到了面前,狠狠轰在他的胸口。

    砰!

    这名为首的丹鼎宗青年弟子,以他铜皮铁骨大圆满的炼体体魄,竟然在这道白光的轰击之下,直接倒飞而起,如一尊人形雕塑一般,向着他身后的七八名同门师弟,狠狠砸了过去。

    “郑师兄!”

    青年身后的七八名丹鼎宗弟子看到这一幕,都是发出一声惊呼,下意识的伸出手掌,去托住倒飞而去的青年。

    却没想到,他们的手掌刚刚触及青年后背,就是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力量,猛地从后背涌出,冲击进他们的身体之内,让得他们如遭雷击一般,身体跟随着青年同,倒飞出一米多远,重重砸在地上。

    “噗!”

    为首的郑姓青年落地之后,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直接苍白无血,胸口之处,都有些凹陷,看起来伤势颇为严重。

    而在他四周,那七八名丹鼎宗弟子,亦是脸色苍白,看起来受到了不小的震动。

    “猪腿骨?”

    郑姓青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看了眼砸中他胸口的东西后,眼睛猛地一瞪,再次喷出一口血雾。

    被一根猪腿骨砸的吐血,说出去,可以丢死人。

    “你们白家很有种,杀我丹鼎宗的猪,打伤我丹鼎宗的人,真以为在这里,没有人能收拾的了你们吗?你们给我等着。”

    郑姓青年被刚刚震飞出去的丹鼎宗弟子搀扶起来,一双眼眸阴冷的看向刚刚猪腿骨飞来方向的林阳,嘴角挂着血渍,阴狠说道。

    话落之时,他就在那些丹鼎宗弟子搀扶之下,直接踏出这个小院的大门。

    等到离开小院百米之后。

    有一名丹鼎宗弟子开口问道:“郑师兄,我们怎么办?不能就这么算了。”

    “就这么算了?怎么可能!”

    郑姓青年被人搀扶,听到这话,嘴角冷冷一笑,扭头看了白家所在小院一眼后,忽然,他手掌抬起,在四周丹鼎宗弟子震惊的目光中,朝着胸口,狠狠一掌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