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换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什么!猪……猪……猪圈?”

    夏家老者听到这话,谄笑的脸上,笑容猛地僵住,身体都有着小幅度的趔趄。

    让白家住猪圈,这丹鼎宗的想法,真是已经……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丹鼎宗处在大山之中,粮食之类还好说,让人背回来就好,一袋米,足够一个人吃十天半个月了。

    但是,武道修炼者对于肉类食物,需求也是很大,而且,肉类带进山中不容易,也不好保存,所以,在丹鼎宗内,有专门弟子养殖猪、鸭、羊、牛、鸡这些牲畜。

    然而,让白家去猪圈休息,这个下马威,真是够过分的。

    即便在夏家老者身后,那许多的夏家精英青年,此刻听到这话,也是直接呆滞了。

    想象到与白生生的二百斤大猪一同抢猪圈,那画面真是太美,令人鸡皮疙瘩满身。

    石杰看到夏家众人的表情,嘴角轻轻一翘,也没有多说,转身向着丹鼎宗内,一处幽静之地而去。

    ……

    林阳等人跟随着丹鼎宗执事汪守中越行越远,似乎已经到了最靠近丹鼎宗外围之处,隐隐约约,有鸡飞狗跳之声传来,不由让得白雄天等人面面相觑。

    “好了,这里就是你们的休息之地,某既然已经把你们领到地点,告辞!”

    面前出现的是一座规模不小的养猪场,青砖绿瓦围成的猪圈中,有着几十头毛色红润的大肥猪,正簇拥在猪圈门口,好奇看着猪圈外的白家众人。

    扫了一眼这座猪圈,汪守中指着猪圈旁边一座木头搭建而成的简易木屋,傲慢说道。

    话落之后,他一扬脸,根本不看白雄天等人漆黑的脸色,直接转身,就要离去。

    “你们丹鼎宗太可恶了,这样的地方,是人住的吗?”

    “你们丹鼎宗认为我白家好欺负吗?”

    “这样的地方,绝对不住,赶快给我们换一处环境好的。”

    ……

    白丽等白家二十名精英,不知道谁率先开的口,但在片刻间,对着汪守中,怒吼声连连。

    白雄天也是冷眼看向汪守中,虽然一言不发,但双手攥着拳头,身体略有颤抖,似乎在极力克制,即将爆发。

    “不住?你们白家要造反吗?你们可要想清楚,这里是丹鼎宗,丹鼎宗让你们住哪里,必须住哪里,即便是现在让你们滚,你们也必须马上滚,若是敢说个不字,你们是想死吗?”

    汪守中听到这话,偏转了一些的身体慢慢回正,冰冷的目光在白雄天等人身上扫过后,落在林阳的身上,嘴角轻轻一撇,眼中有着非常的不屑。

    化劲宗师又如何,进入了丹鼎宗,必须按照他们的规矩来。

    外界的武道势力也许害怕化劲,但他们丹鼎宗,宗主左丹智就是化劲,更有可以诛杀化劲的宗门阵法,所以,在丹鼎宗之内,他们不怕。

    是以,在说出这句狂妄之言后,他不再理会白家众人,扭身就走。

    而听到这话,见到这一幕的白家众人,气的胸口起伏,怒火中烧。

    几乎刹那,他们没有丝毫犹豫,看向林阳而去。

    在他们心中,也只有林阳,才是主心骨。

    “拿下他!”

    林阳一脸淡漠,神色平静,如同看着跳梁小丑一般,看着汪守中狂妄的表演。

    直到此刻,白家众人一脸期盼望过来时,他才轻轻开口,说道。

    “什么!”

    迈出了一步的汪守中,听到这话,身体猛地一震,诧异扭头,向着林阳看去。

    这个少年敢在他们丹鼎宗之内,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这诧异还没有多久,数名白家子弟精神一震,猛地越众而出,直接扑向汪守中。

    虽然汪守中身为丹鼎宗执事,武道修为达到了暗劲中期,但是,白家此次来临丹鼎宗的子弟,并不限制年龄,而是限制修为,全都在武道暗劲。

    此刻,那越众而出的几名白家子弟,迅速包围了汪守中,在联手围攻之下,仅仅用了一分钟,就将汪守中打得鼻青脸肿,翻倒在地,被两名白家子弟扭住胳膊,半跪在林阳面前。

    “你换不换地方?”

    林阳看着鼻青脸肿的汪守中,淡淡问道,话语之中,没有丝毫火气。

    “你们敢打我,这是对丹鼎宗的侮辱,你们在找死。”

    汪守中抬眼看着林阳,面目狰狞,大声怒吼,甚至身体挣扎间,想要站起。

    见此,林阳眉头轻皱。

    “我倒要看看,丹鼎宗能奈我何。杀了!”

    林阳这话一出,让得嚣张咆哮,怒吼连连的汪守中身体一震,猛地瞪大眼睛看着林阳,眼中渐渐出现了一丝恐惧的神色。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前林阳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若是他此刻被杀,哪怕在最后,丹鼎宗为他报了仇,灭杀了林阳,那他的命也没了,对于他来说,也已经毫无意义可言。

    扭着汪守中的两名白家子弟也是惊愕了一下,但没有丝毫犹豫,听从林阳之言,他们其中一人,抬起手掌,一丝暗劲在掌心蕴藏,猛地朝着汪守中的脑袋,拍落而下。

    眨眼间,劲风袭来,死亡阴影笼罩。

    “住手,我换,给你们换。”

    汪守中额头冷汗涌出,汇成细流,眼中更是充满着惊恐,不敢有丝毫迟疑,不敢有丝毫停顿,在那名白家子弟拍落的手掌距离脑袋只剩五公分时,大声叫道。

    这话传出瞬间,拍落的手掌,猛地一顿,那白家子弟抬头看向林阳,目中有询问之意。

    同时,满脸惊恐,满头大汗的汪守中感觉自己从鬼门关门口走了一趟,在此刻,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不由长出一口气,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既然如此,就留他一命,让他带路,重新找一处舒适居所。”

    林阳淡淡说道。

    旋即,那两名扭着汪守中胳膊的白家子弟,将汪守中提起,在汪守中的指引之下,来到一处有着七八间房屋的小院中,所有白家人安顿下来。

    汪守中踏出小院,擦了擦额头汗珠,回头看了一眼小院内,目中有着阴毒。

    敢打我汪守中,你们白家给我等着,等到宗主擒下你们,我汪守中必然自告奋勇,亲自拷打你们。

    心中发出誓言后,他满怀怒气,踏着重重的步子,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