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区别对待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在庄园门口。

    白家安排专门司机,用了七八辆车豪车,载着白家二十名精英,并林阳、白雄天一起,离去。

    车辆在公路上疾驰,越来越是偏僻,最后更是行驶在如乡村之中的水泥路上。

    一路上,从平原到土丘,再到矮山,抬头远看,甚至能够看到,就在不远处,已经是一座座高山耸立的群山,山上林木青翠,几乎能够分辨出植株。

    一个小时后,车队来到水泥路的尽头,那是一处小院,而且,林阳透过车窗,一眼看出,这就是他昨天晚上探查过的那座小院,丹鼎宗石杰所镇守的一道关卡。

    此刻,在小院的门口两侧,各站着两名身穿丹鼎宗制式长袍,腰间悬挂有刀剑的冷峻青年。

    看到车队到来,一名青年转身走入小院之内,等到在出来之时,这名青年跟随在石杰、白崇喜身后。

    “你们还算是有自知之明,遵守时间而来。”

    石杰看着从车上下来的白雄天等人,嘴角一翘,讽刺道。

    然而,当看到林阳下车时,他的脸色却是猛地一变,嘴角的嘲讽之色,迅速消失不见,转而换上了不苟言笑,小心谨慎。

    这就是宗师的地位,哪怕是敌对阵营,哪怕是恨之入骨,也许要对宗师表现出尊敬,不然,那就是找死。

    宗师如龙,不是嘴上说说。

    在石杰身旁的白崇喜看到林阳后,老脸扭曲了几下,也是如鲠在喉。

    本来,他还想朝着白雄天说两句讽刺之眼,如今看来,有林阳这个少年宗师在,为了避免言多必失,他还是很明智的选择闭嘴。

    但是,那一双老眼,却阴狠瞥了白雄天一眼。

    白雄天下车,听到石杰之语,口中冷哼一声,但是没有多言。

    在林阳的大事面前,这些屈辱,暂且忍下。

    “石杰长老,既然我们已到,那么什么时候进山,前往丹鼎宗?”

    他深吸口气,平复了心情后,脸色冰冷的问道。

    “白家主不用着急,夏家马上就到了,带着夏家,我们一起。”

    石杰淡淡说道。

    在话落之时,那水泥路的远处,出现了车队的虚影,渐渐凝实后,是七八辆豪车,缓缓驶近,最终停在白家车队十米之处。

    车门打开,走下二十来名西装革履青年和一名老者。

    这名老者六十多岁模样,面容清瘦,但双目明亮,内蕴寒光,是一名武道暗劲巅峰的高手。

    看到这名老者下车,石杰连忙面带笑容,脚下快步,向着老者走去,隔老远就伸出手掌,欲要握手。

    这样的态度,与面对白家之时,天差地别。

    让得白家子弟以及白雄天,均是冰冷侧目,有一种被孤立的感觉。

    反倒林阳,淡然处之,对这一幕,视若无睹。

    “夏家主,欢迎,欢迎啊!”

    石杰来到夏家老者面前,笑脸说道。

    “石杰长老,多日不见,修为更加增进了啊。”

    老者看到走来的石杰,老脸上泛起笑意,亦是伸出手掌,与石杰握手之后,互相寒暄。

    片刻后,石杰目光朝着林阳瞟了一眼,用仅有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轻轻对夏家老者说道:“那就是白家请来,与少主有争端的少年宗师。”

    “哦?”

    夏家老者挑了挑眉头,朝着林阳看了一眼,然后笑着说道:“如此年龄,能够达到宗师境界,那么,他手中掌握的功法,必然不同凡响,若是能够将之擒下,逼问出来,想必以丹鼎宗的底蕴,定然可以快速,大批量的培养出宗师高手,到时候,还请丹鼎宗多多支持我们夏家啊!”

    “夏家主真是明眼人,我家宗主,其实就是这个想法,先行拷问,得到功法后,再将之灭杀。只不过,还需要夏家主出手帮忙才行,到时家主许诺的丹药,必然送上。”

    石杰深深看了一眼夏家老者,淡淡笑道。

    “这个好说。”

    夏家老者微眯着老眼,轻轻捋了捋胡须。

    旋即,石杰不再多说,转身对身后跟随的丹鼎宗弟子吩咐,让他们取来丹鼎宗专门为进山之人准备的,专门遮挡眼睛的黑色布带。

    片刻后,丹鼎宗弟子从小院一座小楼里,取出一只袋子,快速走来。

    石杰指了指夏家子弟,没有说话。

    但丹鼎宗弟子已经明白,迅速从袋子里掏出黑色布带,一一交给夏家子弟,并告诉使用之法,一旦使用错误,将会被发现,禁止踏入丹鼎宗范围。

    当发完了夏家子弟后,丹鼎宗弟子拿着袋子,正要前往白家所在之处分发。

    却在这时,石杰制止。

    “白家就不用了,有林宗师在,我们不可无礼。”

    他这话说的冠冕堂皇,似乎给林阳面子。

    然而,白雄天等白家之人听到这话,却是面色一变,阴沉起来,甚至目中,有着一抹怒意。

    以他们对丹鼎宗的了解,凡是进入丹鼎宗的外来之人,必须蒙蔽双眼,才可进入,无有例外。

    曾经有一个家族的子弟,自作聪明,在蒙眼黑布上露出一个缝隙,想要偷偷记下前往丹鼎宗的路线。

    然而,在最后,却是被丹鼎宗发现。

    那名家族子弟,被当场格杀,更是牵连到那个家族的所有进入丹鼎宗之人,全部被屠戮,当时震惊了在场的所有大川省武道势力。

    所以,每次进入丹鼎宗,蒙眼黑布,没有人敢做手脚,已经成为了习惯。

    偏偏在此时,石杰说出此话,做出此种决定,与以往惯例不同,与丹鼎宗对夏家的态度,明显不同。

    虽然只是细微差别,但也足以说明,此行前往,要么白家并入丹鼎宗,要么白家之人,全部丧命丹鼎宗之内,给了白家,没有第三选择。

    丹鼎宗,够狠!

    林阳也是目光轻轻一斜,淡淡扫了一眼丹鼎宗的石杰,心中冷哼。

    这种区别对待,虽然他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但是以他与丹鼎宗的过节,以他与左天宗的过节,这种区别,必然不会怀有好心。

    “好了,现在出发,前往我丹鼎宗。”

    石杰嘴角轻轻一勾,目光在白家众人身上扫过之时,眸中有着冰冷之色闪过。

    然后,他一甩长袍衣袖,朝着水泥路尽头的群山,率先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