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白家之变(二)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来人。”

    白崇喜苍老的声音,传出。

    顿时,从别墅四周的一个房间之中,走出一名少年。

    这名少年在十八岁左右,在刀削般的脸上,有着一双阴厉的眼眸。

    他是白崇喜的孙子,也是白家年轻一代,除了白丽、白小军以外,排行第三的天才。

    如今修为,虽然没有选择内气修炼,达到暗劲修为,但也凭借着世家底蕴,在炼体境界中,成就了铜皮铁骨大圆满的体魄。

    “爷爷。”

    少年来到白崇喜面前,目中露出疑惑的轻轻喊道。

    “去通知我们这一脉的重要人物,今天晚上,我们离开白家,投奔丹鼎宗。”

    白崇喜看了一眼他宝贝的孙子,面色坚定的说道。

    曾经,丹鼎宗有意让他白崇喜成为附庸,驻守在丹鼎宗之外某一个方位,作为丹鼎宗的外围,只不过当时,他没有答应,此刻看来,答应下来,是他现如今,唯一的一个出路。

    “爷爷,我们要脱离白家?”

    少年听到这话,脸色猛地一变,不由震惊问道。

    “不错,现在的白家,面临着危机,我不想为白家陪葬。去吧,去通知我们这一脉愿意跟我走的人。”

    白崇喜望着已经变得漆黑的窗外,点了点头说道。

    在他心中,已经认定,白雄天投靠林阳,必定是个错误的决定,在丹鼎宗恐怖底蕴之下,林阳要死,白家也必然毁灭。

    见到白崇喜坚决,少年只得点了点头,转身走出别墅。

    ……

    林阳缓缓睁开眼睛,眸中有着两道精光一闪而逝。

    他的修为,终于在炼化了整个房间灵气之后,稳步推进,成功达到了凝气境的后期。

    脑袋轻轻转动,看向四周时,他猛然发现,在房间之中,那极品玉石装修的墙壁、地板,在这一刻,竟然全都暗淡失色,哪怕一丝灵气,都不再散出,完全失去了本有的灵性。

    随着修为的增进,炼星神功也是越来越霸道了。不知道在突破到化气境时,功法的掠夺之力,又将达到什么程度,有些期待啊!

    他手掌一握,强有力的感觉涌上心头,抬头时,看向了窗外。

    此刻天色已经全部暗了下来,天空虽然晴朗,但没有月亮,显得四周,很是黑暗。

    去看看,那里到底是否是丹鼎宗,若是,可以仔细探寻一翻丹鼎宗的底蕴,到时候,也好目标明确。

    想到此处,林阳从蒲团上站起,走出别墅后,一步迈出,消失在黑暗中。

    百余里地,对于他的修为来说,没有丝毫难度,狂奔之下,只用了三十分钟,就是到达。

    这是一处在山脚下,拥有着两三座小楼的院子。

    “这里,会是丹鼎宗?”

    林阳看着这处院子,目中露出深深的疑惑。

    一个传承千年,在大川省有着超然地位的门派,根本不可能如此寒酸。

    但是,他还是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从围墙一跃而过,踏入了小院之内。

    在这处小院中,他转了一圈,看到了今天白天,在白家庄园小停车场中见到的那几辆豪车。

    而后,他更是悄悄踏入那几座小楼,每个房间都探查了一翻后,最终确定,这里不是丹鼎宗,而是丹鼎宗的一处关卡。

    同时,那丹鼎宗老者石杰,是丹鼎宗内,这处关卡的轮值长老。

    “看来,那神魂之术,算是白忙活一场。不过,要不要把那石杰拿下,逼问出丹鼎宗宗门的具体位置?”

    林阳站在一处暗地,望着一座小楼上,有着一片灯光的房间,有些犹豫。

    若是他此时拿下石杰,必定能够问出丹鼎宗的位置,。但是,他不敢确定丹鼎宗内的防护力量有多强,更不敢确定,丹鼎宗与石杰之间是否有特殊的联系通道,一旦知道石杰出事,这样的千年宗门,会有什么样的提防。

    如果他连丹鼎宗都进不去,这次的目的,都是妄谈。

    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他不是鲁莽之人。

    所以,考虑了片刻,林阳就打消了这个想法,打算依然按照原计划,通过白家,进入丹鼎宗,一旦进入丹鼎宗之内,凭他的修为,无论什么防护阵法,都将没有启动的时间。

    一转身,他正要离去,却是看到,不远处,有几道身影踉踉跄跄奔向这处院子而来。

    他怔了一下后,身体一闪,躲在更加隐蔽之处。

    然后看到,白家白崇喜身后带着几名老少,踉跄从身边而过。

    在这些人身上,有着斑斑血迹,看起来似乎经过了一翻搏斗之后,逃出的一般。

    “怎么回事?难道白家出现了变故?”

    在白崇喜几人走过之后,林阳从暗处走出,看着几人的背影,眉头一皱。

    没有丝毫迟疑,他展开身形,飘出小院之后,向着白家庄园方向,疾速而去。

    在半个小时后,他出现在白家庄园门口,身形没有丝毫停滞,飘然进入庄园。

    然后,他发现,此刻的庄园之中,灯火通明,把整个庄园照射成了白昼,有一道道白家子弟身影,在庄园道路上穿梭。

    而在庄园的空气中,隐隐弥漫着血腥味道,四周的花木、假山,都有着碎裂的痕迹,似乎庄园之中,发生了不知名的厮杀。

    林阳身形慢下来,走在庄园道路上,有白家子弟从林阳面前走过时,都会驻足,躬身一礼,喊一声“宗师先生。”

    “白家出了什么事情?”

    忽然,林阳拦下一名白家青年,疑惑问道。

    “宗师先生。”

    这名白家青年先是躬身行礼后,才开口说道:“今天晚上,大长老带人叛出白家,家主拦截时,发生了一场恶战,伤亡不少。”

    叛逃?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该不会是我出现在白家的缘故吧?

    林阳眉头一皱,心中疑问更深。

    但他知道,面前这个白家子弟,必定了解不深,也没有多问,摆了摆手,让其离去。

    却在这时,正对面不远处,白雄天带着白丽,以及白家几名其他骨干人员,似乎得到白家子弟送去的消息,匆匆来到林阳的面前。

    这些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有着伤痕。

    “林宗师,不好意思,我们白家的丑事,打扰了您休息。”

    白雄天歉意的向林阳抱拳摆了摆。

    然后,抬头看向林阳那张稚嫩的让人产生不自信怀疑的脸颊时,心中有着一抹苦涩,也有着一些动摇。

    他不知道自己坚持投靠林阳的决定,到底正不正确。

    但是,他知道,自从林阳来到白家之后,与他作对的二长老死了,大长老叛逃了。

    虽然整个白家,在此刻,完全掌握在他白雄天的手中,但力量足足削弱了一半还要多,几乎可以说,伤及肺腑,伤及了骨髓。

    这,到底值不值?

    他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