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白家之变(一)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看着缓缓迈步,带着几名白家子弟走出振德堂的白崇喜,白雄天的目中,出现了阴沉。

    片刻之后,白雄天忽然朝着他家主一脉的白家子弟招了招手。

    “你安排人,密切注意大长老的动静,一旦发现异常,立马来报。”

    “是,家主。”

    这名白家子弟没有丝毫迟疑,抱拳应下后,转身快步走出振德堂,前去安排。

    而看着这名白家子弟的离去,白雄天不由紧了紧手掌。

    如今的白家,白崇彦已死,剩下的权利竞争,只有他和白崇喜。

    然而,刚刚他说出的话中意思,已经决定,选择林阳为靠山。

    若是在以前,他做出如此重大决定后,必然遭到白崇喜和白崇彦的质疑、反驳,从来没有一件事情能够顺利开展,可是在刚刚,他说出来的话,竟然没有遭到白崇喜的反驳质疑,这一反常的细微举动,不得不让他小心对待。

    ……

    林阳跟随着那名白家女子,来到一处偏僻别墅。

    这座别墅四周,种植着各色花木,看起来幽静舒适,是静修的很好地方。

    “宗师先生,这里是我白家曾经老祖的一处闭关之地,不知您可满意?”

    女子看了一眼林阳,显得很是恭敬,但在心中,却是感叹。

    如此年轻的宗师,她此生还从来没有见到过,甚至宗师境界,都是让她日思夜梦,可望而不可即,只能是一个目标而已。

    林阳扫了一眼别墅,点了点头后,抬起手挥了挥。

    顿时,那名白家女子很自觉的退去,转眼消失在花木繁茂之中。

    林阳没有丝毫停顿,抬步间,推开别墅房门,走入进去。

    这栋别墅内部,风格古朴,甚至有些壁画,可以看出数十年前的风格。

    不过,这些都没有让林阳太过于在意,他在别墅之内扫视了一眼后,径直朝着一处有着淡淡灵气散出的房间,抬步而去。

    推开这个房间房门。

    旋即见到,在这个房间之中,四周墙壁,哪怕是地板,都是用极品玉石装修而成,在这房间里面修炼,哪怕是不能吸收灵气的武道修炼者,也可以保持心境空明,修炼速度提升半成。

    “世家,果然是财大气粗,以这个房间中的极品玉石的价值,没有五个亿,恐怕拿不下来,甚至,即便能掏出如此多的现金,想要一时间凑出如此多的极品玉石,也不是那么容易。”

    林阳目光一眨,轻轻自语一声。

    然后,他抬步,走入房间,看到极品玉石铺就的地面之上,有着一只由金丝银线刺绣而出的修炼盘坐用蒲团,静静摆放在地上,蒲团显得有些陈旧,但没有灰尘,想来是有人经常打扫。

    除了这只蒲团,房间里面再没有其他物品,显得有些空旷静谧。

    林阳没有丝毫停顿,忽然抬手一挥,房间房门砰地一声关上。

    他走到蒲团前,盘膝坐了下去。

    然后,毫不停顿,体内灵力运转间,他在身前,捏出一道奇异手印。

    忽的一下,房间内散布的灵气,聚集而来,笼罩手印之时,让得林阳眉心之处,出现了一抹温润之光,神圣气息弥漫。

    这是前世他所掌握的一种神魂运用道术,可以把一丝神魂神不知鬼不觉的寄托在某一人身上,从而借助这个道术,确定那人的方位。

    当时,他之所以让那丹鼎宗石杰全须全影离去,且没有强迫其带路,正是为了谨慎,在其身上,留下了一丝神魂力量,只要那石杰回到了丹鼎宗,那么他林阳,必定知道丹鼎宗所在的位置。

    时间缓慢流逝。

    不知多久后,林阳忽然睁开双眼,目中光芒闪闪。

    那丹鼎宗石杰已经在一处地方停下,那处地方,距离他这里有百余里。

    “面对传承了千年的古老宗门,即便我拥有千年修炼经验,此刻修为足以碾压化劲初、中期武者,也需要小心谨慎,免得阴沟里翻船,所以今天晚上,去探查一翻,那里是不是丹鼎宗。”

    林阳嘴角轻轻一勾。

    在星空修仙界,他能够从一个散修,成为掌控十万星辰的紫阳帝君,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胆大心细,先谋而后动,从不干没有把握之事。

    只不过,人心隔肚皮,有时即便提防,也难以完全防范。所以,在他前世之时,还是在青鸾仙子、妖月星主这些伪君子的联手之下,饮恨神墟之内,

    不过,重生之后,他的心思更重,凡事,力求拥有把握。

    心中念头至此,他缓缓闭上双目。

    这处练功房中,有如此还算入眼的灵气,不将之全部炼化,就太说不过去。

    旋即,炼星神功运转,强大而恐怖的吸力,从林阳的身体上传出。

    刹那间,在房间中的灵气,犹如被掠夺了一般,飞速向着林阳聚集而去。

    甚至,可以看到,在林阳盘膝所坐之地的极品玉石地板,随着林阳的功法运转,温润的光泽渐渐暗淡,且这暗淡的范围,以林阳为中心,犹如波纹一般,向着整个房间,迅速扩散而去。

    时间流逝,天色将晚。

    白家庄园的另一处别墅中,白崇喜在别墅客厅中来回踱步,面色隐隐有着烦躁。

    “白雄天要投靠那少年宗师林阳,此举必然引起丹鼎宗的杀心,此刻对于老夫我来说,必须做出抉择,不然,死无葬身之地。”

    他在振德堂时,没有反驳白雄天,因为知道,即便反驳又如何,有白丽请回来的林阳这尊大神在白家庄园坐镇,他根本没有反抗机会。

    而想要在林阳走后,继续和白雄天争夺白家的掌控权,更是没有机会。

    因为白雄天已经决定了投靠林阳。

    此事的结果,要么林阳实力够强,能够扛下丹鼎宗的力量,要么林阳很菜,死于丹鼎宗的扑杀。

    无论哪一种结果,对于同是白家成员的他来说,都有着万般不利。

    “以那小子的年龄,即便达到了宗师境界,也必定不久,估计在丹鼎宗的面前,在左丹智的面前,哪怕有所反抗,也必定被镇压,被屠杀,如今此刻,若是依然待在白家,必定会被丹鼎宗当成同伙,给灭杀掉。”

    白崇喜越是沉思,越是感觉自己的推测没有错误。

    最后,他猛地停下脚步,抬头之时,老眼中有了一抹阴狠的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