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路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什么!”

    朝着林阳弯腰下拜的石杰,听到林阳口中所说,猛地抬头,老脸上震惊的看去。

    还真敢狮子大张口,十卡车上了年份的药材?

    即便他不知道丹鼎宗库房中,在千年以来,收集了有多少珍贵药材,但是绝没有林阳口中所说的十卡车,甚至,一卡车都够呛。

    虽然林阳口口声声说是借,但那借和劫,不正是一个意思吗?

    想到此处,石杰心中越加憋屈,一双枯老手掌死死攥紧,全身都有轻微的抖动。

    不过,他却是不敢轻举妄动,一旦此刻冲动,恐怕会步那白崇彦的后尘,死无葬身之地。

    四周白家之人,听到林阳此话,亦是呼吸一滞,深深看了一眼林阳后,心中感觉,真他玛的霸道,十卡车上年份药材,以为那东西,是大白菜啊。

    “怎么,你有困难,还是丹鼎宗有困难?”

    林阳看到石杰的表情,嘴角勾起,冷森森的说道。

    此话一出,石杰身体一震,感觉到了一股死亡气息,萦绕心头之上。

    立刻,他抬起的脑袋低下,看似恭敬说道:“宗师之言,我必会带回丹鼎宗,到时候,由宗主决断。至于我,却是没有那个权力。”

    “嗯!”

    林阳点了点头。

    然后不再说话。

    石杰心中本来就不愿意在此多停留,此刻见林阳不言,连忙向林阳告退。

    他带着身后丹鼎宗弟子,走出振德堂,走出白家庄园大门。

    在庄园门口,他忽然脚步停止,缓缓扭转身体,看向白家庄园大门之时,目中突然没有了林阳面前的谨慎,面目变得阴沉狰狞。

    “威胁我丹鼎宗,哪怕你是宗师,在大川省,也休想猖狂起来,哼!”

    他口中冷冷自语后,回转身,一挥手,带着丹鼎宗弟子,去到小停车场,全都坐上车,迅速离开。

    而在此刻,振德堂中,白雄天踌躇了片息后,就带着白家子弟,来到林阳面前,正式拜见。

    “给我准备一间静室,不得有人打扰。而我来此目的,让白丽告诉你们,你们先行商议,做出安排,我只要结果,不看过程。”

    林阳目光扫过面前全都躬身而拜的白家众人,平淡说道。

    他的话落,白雄天连忙应下,叫来一名白家女子,为林阳带路,去往一处白家僻静别墅。

    等到林阳离开后,白雄天马上叫来白丽。

    “小丽,这位少年宗师,你是哪里找来的,真是你的男朋友?”

    白雄天目光一眨不眨看着白丽。

    若林阳果然是白丽找来的男朋友,那么他们白家,就可不惧丹鼎宗,真的翻身,而且会有大的发展。

    甚至,他所代表的家主一系,必会力压其他白家分支,成为白家一言堂。

    白崇喜也是老眼一眨,不动声色的看向白丽。

    白丽接下来所说之言,将会是他暗中做出决定的参考。

    “他,不是。”

    白丽看了眼白雄天期待的眼神,但想到林阳竟然袭胸的可恶,不由咬了咬嘴唇,说道。

    “他是我在火车上认识的,名叫林阳,乃是江大的大一新生,更是江省今年的高考状元,更是江省江湖的第一人,江省江湖扛把子。”

    随着白丽缓缓的叙述,四周白家之人,不管是家主一脉,还是其他两脉,全都在这一刻,眼珠瞪大,呼吸凝滞,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

    区区十六七岁,区区一个大一新生,竟然达到如此程度,江省江湖第一人,这样的地位,恐怕是其他人奋斗一生,都无法达到。

    而林阳,一个少年,竟然达到。

    即便那江省的江湖力量,因为百年前战乱的原因,比之大川省,多有不如,但那毕竟是一个省的江湖。

    “这林阳来我白家,目的何为?”

    白雄天心中叹了一口气,问道。

    林阳不是白丽的男朋友,让得他心中有着稍稍一些失望。

    “他要我带他去丹鼎宗。”

    白丽看了眼四周目光,无奈说道。

    其实,她自己根本不清楚丹鼎宗在哪个地方,因为所有去往丹鼎宗之人,都会在丹鼎宗设置的一道关卡处,被蒙上双眼,由丹鼎宗之人,带之入山。

    “原来如此。”

    白雄天点了点头。

    从这句话中,再联系到林阳那十卡车的言论,他隐隐可以猜出林阳此行的目的。

    也许真的是为了向丹鼎宗借药。

    然而,林阳的出现,却是也打断了白家和丹鼎宗的联姻,在将来,白家必会遭到丹鼎宗的打击,若是不能寻到更强大的力量,恐怕白家,就要灰飞烟灭。

    “小丽,那少年宗师林阳是你引来,如今你和丹鼎宗少主左天宗的婚约,已经被你搞糟,恐怕丹鼎宗接下来,就要报复白家。为了白家的未来,你自己惹出来的事情,还需你去解决。”

    白雄天忽然意味深长的开口。

    “你去看看林阳宗师那里有没有缺少的物品,多多接触,若是能够把他变成你真正的男朋友,我们白家,就可以度过难关。”

    “什么!”

    白丽猛地一惊,瞪大了眼看着白雄天,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老爸,竟然想要她与林阳,假戏真做。

    而在四周,白家之人听到白雄天所说,也有所思虑,齐齐看向白丽而去。

    那无数目中,也有着期待。

    毕竟,林阳乃是少年宗师,前途无量。

    “去吧。”

    看到白丽的震惊,白雄天挥了挥手,不再理会。

    然后,他一转头,面朝白崇喜。

    “大长老,既然林阳宗师已经发话,若是我们不按照吩咐去做,恐怕白家,立马就会得罪这位宗师,所以,我决定发动所有白家子弟,寻找蛛丝马迹,尽量在最短时间,找到前往丹鼎宗的道路,你以为如何?”

    话落,白雄天目光逼视白崇喜。

    如今的白家,白崇彦的那一脉,在没有了白崇彦之后,已经不足虑,但是白崇喜这一脉,却是实力没有丝毫受损,此刻想要做出一些决定,还需要白崇喜的配合。

    他感觉,真是憋屈。

    “雄天,你这个决定很对,我自然举双手赞成,这事情,你来负责吧。”

    白崇喜目中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冷闪过,老脸嘴角勾起一丝虚假的笑容,淡淡说道。

    话落之后,竟是不给白雄天丝毫再度开口的机会,直接抬步,悠悠然走出振德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