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十车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白崇彦死了!

    暗劲巅峰的白家二长老白崇彦,竟然在一个十六七岁少年的一掌之下,死了!

    “这个少年的修为,莫非……不,肯定在暗劲巅峰之上!”

    白家子弟僵直着目光,心中震惊的想到此处,更是脑海,如天雷轰鸣。

    怎么也无法相信,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修为在暗劲巅峰之上。

    而暗劲巅峰之上,那是化劲,那是武道宗师,那是普通武道修炼者苦苦追求的目标,哪怕穷极一生,都有可能无法达到的境界。

    然而现在,那一脸淡漠,目光清冷,傲然而立在振德堂门口处,一掌灭杀了白崇彦的少年,必然是化劲无疑,必然是宗师无疑。

    这样的视觉冲击,这样的超然成就,让得身为同龄人,同时代人的他们,感觉到无法接受的同时,还有心底深处泛起的,无可抑制的自卑。

    白鹏身体颤抖,看向林阳之时,目中有了恐惧。

    宗师如龙,翱翔于天,不可侵犯。

    而他,从机场到白家,一路之上,对林阳的无视,对林阳的轻蔑,对林阳的嘲讽,虽然嘴中没有说出,但是在脸上,却是表现的一览无余。

    若是这位少年宗师记仇?

    想到此处,白鹏身体更加颤抖,抖若筛糠。

    白丽也是目光呆滞,看着那熟悉的有些陌生的林阳。

    虽然她的心中,对林阳的实力有着一些预测,但是此刻看到林阳一掌就拍死了在白家举足轻重,让得她老爸白雄天头痛不已的二长老白崇彦,那强烈的视觉冲击,还是让得她不敢置信,心中震惊。

    这真的是普通化劲宗师能够展现的武力?恐怕普通化劲,也没有如此随意,就可以灭杀一名浸淫武道几十年的暗劲巅峰吧!

    她心中想到这里时,忽然对林阳那里,有了一阵砰砰的心跳,眼眸中有了一丝迷离之色。

    白雄天微张着嘴巴,发愣的看着林阳。

    林阳一掌产生的效果,真是把他吓到了。

    他与那白崇彦、白崇喜,虽然同为白家之人,但彼此之间,都有着竞争,恨不得对方死去后,自己一方独大。

    然而,一直以来,他凭借着与白崇彦同等的修为,一直都拿其束手无策。

    甚至三人之间,还存在了较劲,只要哪一个踏入化劲,就可一方独大。

    然而,就在此刻,那让他束手无策,无法制约的白崇彦,竟然在林阳的手中,仅仅只是一掌,就给拍死了,而且看起来,在林阳那里,拍死白崇彦,还十分轻松,没有一丝难度的样子。

    这……就更恐怖了!

    岂不是我在这少年面前,也是一掌的结果!

    想到自己,白雄天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感觉心脏之处,有着一丝凉意。

    白崇喜看着林阳,老眼中明灭不定,瞳孔深处,有着强烈的敌视。

    这少年一掌就把白崇彦打死了,其修为恐怖,必然在化劲层次,若是成了白雄天的女婿,那我这一脉,在白家之中,岂不是岌岌可危?

    他想到此处,对于林阳的仇视,更甚。

    不由在沉吟中,偷眼看向丹鼎宗石杰等人方向,目中有着一种异样光芒闪过,似乎在做出什么决定。

    而同时,丹鼎宗石杰,看到林阳的一掌效果,老脸也在抽搐,深吸一口气后,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若是刚刚白崇彦不出手,恐怕他就要出手灭杀这个少年,一旦那样,此时毙命在林阳掌下的,必然是他。

    但在随即,他目中有着一丝疑惑。

    莫非与少主在江大,因为白丽而争风吃醋,产生冲突之人,就是这名少年,若真是他,恐怕要想将之斩杀,有些不小的困难存在。

    ……

    在整个振德堂因为林阳这一掌而心思各异中,林阳那抬起拍出的手掌,轻轻垂落在身侧,淡漠的扫视了一眼振德堂中所有人后。

    他忽然抬起脚步,在众目睽睽之下,缓步而行,来到振德堂中摆放在最上手位置的那张红木椅子前,轻轻转身,潇洒而坐。

    “还有谁想要对我动手?”

    他冷漠开口,这句话一出,整个振德堂沉默,无人敢回答,甚至无人敢出声。

    而在这话后。

    林阳目光扫去,停在白家子弟身上之时,所有白家子弟身体一颤,下意识后退一步,不敢与林阳目光碰触。

    这可是化劲宗师,如龙般的人物,天生在他们心中,有着威严,哪怕直视,都是亵渎。

    林阳见此,冷冷一笑,目光转动,落在白雄天身上。

    不由得,白雄天身体一颤,连忙抱拳朝着林阳一拜,那意思,不言自明。

    旋即,林阳目光再转,落在白崇喜的身上。

    “宗师面前,小老儿哪敢放肆。”

    白崇喜连忙从红木椅子上站起,朝着林阳抱拳一拜,显得很是恭敬的说道。

    但是,林阳却是嘴角轻轻勾起,在这白崇喜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丝丝敌意,虽然白崇喜掩饰的极好,但在他强大的神魂之下,无所遁藏。

    不过,有敌意又如何,区区一个暗劲巅峰,他还没有看在眼里。

    林阳目光转动,从白崇喜身上挪开,让得白崇喜心中长舒一口气后,林阳目光,落在了丹鼎宗石杰身上。

    “你刚刚很嚣张,要把我捉拿下来?现在,你可以动手了,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林阳淡漠冷笑。

    他本不想动手,但总有一些人,逼迫他出手。

    “不敢。刚刚我石杰有眼无珠,出言不逊,让得宗师心中不快,还请宗师看在丹鼎宗的面子上,多多海涵。”

    石杰听到林阳的问话,眼底深处有着一抹屈辱。

    但是,在这个时刻,如果与林阳硬碰硬,那是没有脑子的蠢货,而他身为丹鼎宗长老,自然不可能是那样的蠢货。

    所以,他深吸口气,压下心中憋屈,从椅子上站起,朝着林阳躬身一拜,开口说道。

    “丹鼎宗?”

    林阳冷笑。

    他与左天宗已经结仇。

    “既然你想要面子,那好,我今天不为难你,但是,你需要回去告诉你们宗门,早早做出准备,借我林阳十卡车上了年份的药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