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一掌而灭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白雄天看到这一幕,嘴巴微张,眼中有着惊愕。

    这是小丽哪里找来的武道天才?若是没有左天宗的存在,若是曾经没有和丹鼎宗有婚约,这样的天才,的确是最好的女婿人选!

    他心中想到这里时,丝毫没有在意白小军的死活。

    在白家,虽然看起来铁桶一般,但却是有着三座山头,暗中的竞争,有时候就是你死我活。

    而那白小军,正是他身旁白崇彦的孙子,也是白崇彦这一山头中,未来可以扛梁的苗子。

    甚至,让白丽嫁给左少宗,其实也是白崇彦和他身边另一位老者,白家另一个山头白崇喜共同谋划的,为的,就是让白家年轻一代第一天才白丽,离开白家,削弱家主一系的力量。

    用心,不可谓不毒!

    果然,在他身边,白崇喜老脸上也是有着一抹惊愕后,这抹惊愕,很快变成了一丝隐藏极好的喜意。

    白小军重伤,白丽嫁出去。

    那么他白崇喜这一脉,在白家必定崛起。

    而在对面,丹鼎宗的石杰,此刻看到这一幕,不由压下心中的暴怒,眉头一皱,目光深深在林阳身上看了一眼。

    他也是没有想到,区区十六七岁,看起来普普通通,没有丝毫高手气息散出的林阳,竟然能够仅仅用出一拳,把暗劲境界的白小军轰成重伤,这样的实力,这样的修为,是堪比白丽一般的天才。

    莫非,这是哪个武道世家,或者武道帮派外出游历的子弟?

    他心中想到此处,嘴角露出阴狠之意。

    即便是其他世家,其他宗派的子弟,既然来到了大川省,是龙也要盘着,更何况,敢招惹丹鼎宗,敢染指少主的女人,这就是找死。

    “小军!”

    白崇彦看到白小军砸在红木椅子,吐血昏迷的瞬间,口中高呼一声,身体一晃,来到躺在红木椅子碎块上的白小军身旁。

    他将还在昏迷的白小军扶起,看到白小军那胸口上凹陷的拳头印,老眼之中,喷出强烈的怒火。

    他在白小军身上,投注了无数心血,一直以来,当宝贝疙瘩一般看护着,是他这一脉,在未来掌控白家的希望。

    然而今天,林阳竟然把他的宝贝疙瘩打成重伤,这股怒火,顷刻间,变成杀心。

    但在此刻,他强忍着要爆发的杀心,抱着白小军,走到他们这一脉的白家子弟之中,将白小军交给其中一人照看后,他转身。

    在转身的刹那间,老眼中喷薄而出的毒辣杀意,落在林阳的身上。

    “伤我孙儿,今天,你必须付出代价!”

    白崇彦咬牙低吼。

    几乎在声音落下时,他脚下猛地一跺振德堂地面,身体向着林阳,爆射而去。

    而在他身后,那脚掌所跺之处,地板碎裂,化作齑粉。

    “不知死活,难道你以为,我不杀人吗?”

    林阳见此,目中一寒。

    伤了小的,出现老的,这样的情形,令人反感。

    不由得,他心中杀意起。

    “小儿,休得猖狂,老夫今天,必让你不得好死。”

    狂奔而来,听到林阳之言,白崇彦更是老脸阴狠,发出一声低吼后,整个人出现在林阳面前,一身暗劲巅峰的武道修为气息,向着林阳,弥漫而去。

    白崇彦虽然年老,但是骨架硕大,站在林阳面前,丝毫不显得弱势,反而须发皆张之下,显得气势十足,让得林阳看起来,犹如文弱书生。

    几乎出现在林阳面前这一刻,白崇彦就抬起右手,枯老的手指微微弯曲,如鹰爪一般,向着林阳的脖颈之处,狠狠抓去。

    他这一招,乃是他的成名绝技,曾经一爪抓出,抓断了手臂粗的钢管,十分恐怖。

    那些家主一脉的白家子弟看到这一幕,都是心中一惊,有些不齿。

    武道修炼,虽然讲究拳头大就是道理,但那是在同辈之中。若是仗着修炼时间长,年龄大,以大欺小,就有些说不过去。

    白丽表现的更甚。

    她没有见到过林阳出手,不知道林阳是否能够抗衡暗劲巅峰,心中总是有股担心。

    白雄天握了握手掌,有心想要出手阻拦,但是想到拦下之后,他就无奈的放弃这个想法,保下林阳,代价太大太大,他承受不起。

    丹鼎宗石杰嘴角含着冷笑,看着这一幕。

    哪怕此刻,白崇彦把林阳斩杀,也无所谓,他要的,只是一个交代。

    “让我死的人,恐怕到如今,还没有生出来!”

    看着一爪抓来的白崇彦,林阳目光冷冽。

    忽然,他一步跨出,速度展开之时,振德堂中所有人只看到了一片残影,冲向白崇彦而去。

    然后,就是一声惨叫,骤然在振德堂中响起,让得所有人心中一震,睁大眼看去。

    旋即看到,那一脸狰狞,欲杀林阳而后快的白崇彦,竟然在刹那间,一张老脸猛地惨白无色,张嘴喷出一口血雾后,那冲向林阳的身体,踏着地面,倒退而后。

    每一步踏出,脚下的地板都会碎裂。

    直到退出了九步,白崇彦忽然停止,定定的站在原地,嘴角挂着鲜血抬头看向林阳时,眼中有着浓浓的不可置信,难以置信。

    而在他的胸口上,与他孙子白小军同一个位置,有着一只凹陷的手印。

    这只手印凹陷了三公分。

    “你……不是……噗!”

    白崇彦望着林阳,他很想说出,林阳不是暗劲。

    然而,他刚刚张嘴,就又是一口血雾喷出。

    而在这口血雾之中,还夹杂着无数碎肉,四散而出,那竟是一片片肺叶,在掌力震碎之后,从口中喷薄而出。

    几乎在这一口夹杂着肺叶的血雾喷出后,白崇彦的双眼猛地瞪大,眼中有着浓烈的不甘之意,却是依然挡不住,那眼眸中的生命之火,渐渐暗淡下去。

    然后,白崇彦那略显得高大的苍老身体,没有了生命之力的支撑,终于无法站直,向着脑后,仰面倒下。

    砰!

    还有些温热的尸体,重重砸在地面,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

    这道声响,响彻在振德堂中,让得所有人,呼吸猛地一滞,心头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