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一拳而败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林阳见此,面色冰冷。

    没想到最终,他还是没能躲过白家之事,而一切原因,都是身边这看起来绝美,但为了能够摆脱丹鼎宗,强行拉他下水的白丽。

    若不是为了丹鼎宗的药材仓库,他绝不会出手,此刻必然扭头离去。

    然而现在。

    林阳口中冷哼,既然这白丽想要借用他的力量,那他也毫不客气,先收取些利息。

    旋即,在白丽抱着他一条手臂之时,另一只手掌忽然抬起,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按在白丽胸口白肉上,狠狠捏了一把,又滑又嫩,手感极其不错。

    “喔!”

    突然的袭击,让得白丽口中骤然发出一声惊呼,下意识的松开林阳手臂后,面色绯红,再抬头看向林阳之时,眼眸之中,有着咬牙切齿。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看起来一脸寡淡,一脸淡漠的林阳,竟然在此刻,做出了意想不到的登徒子行径。

    而在振德堂里面,白雄天看到这一幕,眼珠差点瞪出眼眶去。

    他女儿带回来的这货,难道真的不知道处在什么境地,真的不知死活?

    “找死!”

    白崇彦见到这一幕,面色直接变了,这可是当着丹鼎宗的面,直接在丹鼎宗少主未婚妻身上揩油,所带来的冲击力,足以让得丹鼎宗石杰长老怒火喷天。

    此刻,来不及多想,在石杰还没有暴怒之际,他率先怒火道:

    “白小军,还不动手,废了这小子手掌,打成半死。”

    话落之后,白崇彦偷眼看向丹鼎宗方向,果然见到那石杰脸色漆黑,眼眸盯着林阳,似欲要生吞活剥。

    其他的白家子弟,甚至是白鹏,都对着林阳怒目看去。

    虽然刚刚白丽说出林阳是男朋友,但是,那样的心理冲击,也没有林阳这手掌的一抓来的强烈。

    在丹鼎宗面前,林阳这一抓之后,恐怕使得白家,顷刻间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真是太可恶。

    “小子,你会后悔你的举动。”

    白小军看到林阳这一抓,听到白崇彦的怒声之后,本来就冰冷无情的脸上,刹那间露出凶狠,身体之上,一股晦暗的修为气息,散发出来。

    几乎在话落之后,他一步跨出,速度展开到极致,向着林阳疾射而去。

    如此的速度,让得白家子弟脸上,都有着一抹解恨。

    “小军乃是我白家除了小丽之外,第二天才,如今修为更是踏入暗劲,在同龄人中,也是佼佼者。”

    “这不知哪里来的小子,必然折在小军手中。”

    “这小子那只手掌,必须斩掉,才能洗刷耻辱,才能让得丹鼎宗看到我们的诚意,使得我们白家,度过这次危机。”

    ……

    许多白家子弟,冷笑着看向身体上没有丝毫强悍气息散出的林阳,心中已经对结果有了预测。

    转眼间,白小军狞笑中出现在林阳面前。

    白丽看到这一幕,想到那左少宗的凄惨,顿时脸色一变,就想要抬步,拦下她这个族弟,避免被林阳重伤,甚至灭杀掉。

    然而,她这个心思刚起,那白崇彦似乎早已经猜到一般,身形一晃,出现在白丽面前,不由分说,手掌抬起时,暗劲巅峰的修为散开,直接抓住白丽的肩膀,硬生生压制白丽修为,将之带回白家子弟所在的圈子,吩咐几名白家子弟,牢牢看管。

    然后,白崇彦快速回身,看向林阳方向。

    刹那间,他目中猛地一怔。

    赫然见到。

    白小军出现在林阳面前之后,手掌抬起,如同泰山压顶一般,向着林阳头顶之上,狠狠拍落而下,那掌心中,蕴含了一团隐晦的劲气。

    恐怕这一掌拍实之后,足以让一个普通人丧失行动能力,甚至可能,从此一生,白痴中度过。

    这白小军的心思,不可谓不毒,没有把林阳当人,下手毫不留情。

    林阳见此,脸上丝毫没有那白小军心中想要见到的慌张表情,依然面色淡漠,眼眸无情。

    在手掌拍下,距离头顶只剩下十公分,白小军嘴角露出得意笑容之际。

    忽然。

    “滚!”

    淡漠的林阳,张口之间,发出一道低沉的声音。

    在这道声音之中,他手掌抬起,猛地一握,朝着前方一拳轰出。

    这一拳,速度快到极致,后发先至,让得白小军丝毫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直接砸在了胸口。

    砰!

    这一刻,宛若静止。

    白小军拍下的一掌,停在了林阳头顶十公分处,林阳的拳头,却是印在白小军胸口。

    但,仅仅两秒之后。

    “噗!”

    白小军的双眼,猛地一凸,脸色刹那间苍白无血,张口之时,更是喷出一口血雾。

    同时,身体如一只破麻袋一般,在林阳的一拳之下,倒飞而去。

    最终,整个身躯狠狠的砸在振德堂中摆着的一把红木椅子上。

    随着一声喀嚓之音,这把红木椅子,直接崩溃,成了一块块的木头。

    而那白小军,躺在那堆红木头上,两眼紧闭,面若金纸,气若游丝,嘴角还挂着血丝,明显伤势极重,已经昏迷过去。

    同时,在其胸口之上,却是还有着一个清晰的轻微凹下去的拳印。

    “嘶,怎么可能!”

    在白家子弟之中,有人看到这一幕,震惊之中,发出一道惊呼。

    白小军是白家这一代的第二天才,武道修为已经达到了暗劲,在大川省的武道势力之中,也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好手,对付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竟然会是如此结果?

    许多白家子弟想到此处时,猛地抬头,朝着那一脸淡漠,对于一拳所展现出结果丝毫无动于衷的林阳,看了过去。

    “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武道修为,竟然只用一拳,就将白小军打成了重伤?”

    “小军是暗劲初期,那么这小子,起码在暗劲中期以上,和白丽一个境界吗?”

    “难怪白丽看上这小子,要带着这小子回家,原来也是一个武道天才啊!”

    ……

    许多白家子弟,心中惊讶时,看向林阳的目光,出现了一些细微变化,有了一抹敬畏的意思。

    在江湖中,历来崇拜强者,哪怕林阳重伤了白小军,那些刚刚还在心中,对林阳嘲讽的白家子弟中的一部分,也不会认为十分过分。

    强者,不可忤逆。

    更何况,在白家之中,阵营不同,并不是所有人,都不同情白丽。

    刚刚对林阳的不屑,也只是林阳没有展示出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