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白雄天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三个小时后。

    黑色宝马下了高速,向着一处巍峨大山行驶而去,没过多久,出现在这座大山脚下。

    赫然看到,在山脚位置,在那绿草如茵,花树弥漫之地,有着一片庄园,这片庄园的规模虽然不如紫林庄园,但是,一眼看去,可以感受到一股古朴气息,应该是传承经年,经营已久。

    庄园前面,有着一座大喷泉,喷洒出的水液成了雾状,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一道道小型的彩虹。

    白鹏开着宝马,径直来到庄园门口,在一片停了好几辆豪车的小型停车场,把车停好。

    白鹏带着林阳二人下车,正要向庄园门口走去,却是忽然,他猛地一停,面露疑惑时,脚下一动,身体后退,在停车场停着的几辆豪车车牌上,仔细看了几眼。

    这些豪车的车牌,都是路上少见的稀有车牌,若是没有一定地位,没有一定财富,根本不可能拿到如此车牌。

    “鹏哥,怎么了?”

    看到白鹏如此奇怪的做法,白丽不由的目露疑惑。

    却在她这话问出后,白鹏面色凝重起来。

    “这几辆车,是丹鼎宗的车辆,他们来了我们白家,恐怕,是对我们白家下最后通牒。”

    他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

    此话一出,白丽脸色刷的一下惨白,不由目光扫过林阳,贝齿轻轻咬了咬嘴唇。

    “走吧,该来的挡不住。反正,我死也不会嫁给左天宗,更不可能成为丹鼎宗的生育机器。”

    白丽说出此话后,抬步向着庄园大门走去。

    白鹏看了一眼白丽前行的背影,不由摇了摇头,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是何必呢。

    但在随即,他又目光一转,看向一旁面色冷漠,不苟言笑,似乎超然物外高士般的林阳,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就这样的小子,还敢来白家见家长,这下可好,碰到丹鼎宗之人,等下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不过,他没有丝毫理会林阳,抬步间,跟随白丽步伐,走去。

    林阳看到二人前行,目光一眨,露出沉思之色。

    但在片刻后,他亦是抬步,尾随白丽二人,走入了庄园之内。

    庄园之中,种植着许多花木,有一些老树,树干上有着虬结的树瘤,显示着古老的痕迹。

    在花木繁茂之中,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一些建筑,这些建筑,有些是青砖绿瓦,看起来有些年头,有些是现代洋楼,散发着新时代气息。

    林阳三人走在庄园里林荫浓密曲曲折折的小路上,向着更里面而去。

    一座青砖琉璃瓦的古老建筑,出现在三人的眼中,在这座建筑的正门,悬挂着一块写有“振德堂”的匾额。

    “这是我们白家议事,接待客人的地方。”

    白丽脚步稍微慢了一些,与林阳走在一起,看了一眼马上要走到的青砖琉璃瓦建筑,小声对林阳介绍。

    原来白家,依然保持着华国江湖古代传统,如同水浒中聚义堂的模式。

    林阳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白丽见此,目光一眨,更加靠近林阳,并肩齐行。

    在前面走着的白鹏,扭头看到这一幕,眉头不由一皱,目光扫过林阳时,轻轻冷哼一声。

    不知死活的东西,到了现在,还敢和小丽走的如此之近,等让丹鼎宗看到,就是找死。

    他心中想到此,却没有做出丝毫提醒,转头之时,大踏步走入“振德堂”下的红漆大木门,进入了宽阔的振德堂里面。

    林阳二人紧随其后。

    旋即看到,在振德堂中,正对着门的两侧,摆着红色木椅,其中一侧木椅上,坐着一名老者,老者身后,站着三四名黑衣劲装男子,均是散发着武道修炼者的气息。

    而在这名老者对面,隔着一个过道的另一侧,却是坐着一名皱着眉头的中年。

    在中年的两侧,还有两名老者,看向对面之时,老脸上的笑容里,有着讨好之意。

    在这些人的头顶之上,悬挂着数盏大号水晶灯,璀璨的光芒把整个振德堂照射的清明一片。

    几乎在林阳三人踏入振德堂门槛之刻,两侧木椅上所坐之人,全都心有感应,猛地扭头,向着门口看去。

    在这许多目光中,白鹏身体一颤,面色变得恭敬,谨小慎微的走入里面,朝着那名中年,以及中年两侧的老者,躬身一礼,开口说道。

    “家主,两位长老,我已经把小丽接了回来。”

    “嗯,你退下去吧。”

    其中一名老者挥了挥手,随意说道。

    然后,他和另一名老者看向走进来的白丽时,眼中有着一抹喜色。

    反倒是中年男子看到白丽,不由脸色垮塌,痛苦的叹了一口气,眼中有着无奈。

    “好,既然小丽回来,那么老夫石杰,是不是就可以将她带回去,为我家少主生儿育女。”

    那一排木椅中,唯一坐着的老者,忽然手掌一拍椅子扶手,整个人忽的一下,站起来后,看向对面中年,冷笑了一声,说道:“白雄天,你说呢?”

    中年白雄天面露苦涩,久久没有出声。

    他本来以为,打电话告诉白丽丹鼎宗的想法后,白丽会躲避起来,短时间不回来,没想到,却回来的这么快,这么迅速,还好死不死的,正撞在石杰的枪口上。

    “好好好,小丽本来就是丹鼎宗的左少主的未婚妻,早一天晚一天没有什么两样,既然宗主想要早一点抱孙子,那么我白家,自然是举双手赞同。”

    在白雄天旁边的一名老者,满面笑容的从椅子上站起,朝着石杰拱了拱手,讨好般说道。

    在他口中,似乎白丽,可有可无。

    “白崇彦长老,小丽是我的女儿,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

    沉默苦涩中的白雄天听到这话,脸色猛地一沉,抬头时,冷声说道。

    “雄天,白崇彦长老说的很对,小丽是你女儿,也是我白家之女,嫁给左少主,对我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更何况,嫁给左少主,也是小丽的福气,有多少武道世家想要嫁出女儿,还不可得呢。”

    在白雄天另一边的老者,突然开口,幽幽说道。

    他的话,让得白雄天脸色一白,全身无力的瘫坐在椅子里,眼中有着痛苦之色。

    家族利益与亲生女儿幸福之间,他两难抉择。